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梁京:習近平任內中國發生顏色革命的可能大大增加

——「底線思維」與顏色革命

習近平為了保住中共政權,或僅僅是為了保住他個人的權位,願意在突破道德底線方面走多遠?他又能走多遠?現在已經沒有懸念的是,他願意走很遠,至少比許多人原來相信的要遠很多。在我看來,正是他不惜生靈塗炭、不怕中國與美國同歸於盡的「底線思維」,導致他在外交和內政方面犯了許多重大的戰略錯誤,反而大大增加了在他的任內中國發生顏色革命的可能。

上周一(21日),習近平在「省部級主要領導幹部堅持底線思維著力防範化解重大風險專題研討班」開班式上發表講話,毫不掩飾他對中國發生「顏色革命」的戒備之心。幾天後,委內瑞拉政局生變,美國率領眾多拉美國家承認反對派領袖組織的臨時政府。有人因此而揣測,習近平此前發表講話,很可能是得到相關情報而未雨綢繆,以減少委內瑞拉政變給中國帶來的衝擊。

今天回頭看中共執政的歷史,最一以貫之的,就是當權者不惜選擇一切手段保住政權的政治意志。習近平的所謂底線思維,就是這種意志的最新表達。對這一表達最直白的翻譯,就是為了保住中共政權的政治底線,他會不惜突破道德底線。現在很多人都明白,人性的邏輯是,執政者一般不會自動放棄權力,但問題在於,習近平為了保住中共政權,或僅僅是為了保住他個人的權位,願意在突破道德底線方面走多遠?他又能走多遠?

現在已經沒有懸念的是,他願意走很遠,至少比許多人原來相信的要遠很多。在我看來,正是他不惜生靈塗炭、不怕中國與美國同歸於盡的「底線思維」,導致他在外交和內政方面犯了許多重大的戰略錯誤,反而大大增加了在他的任內中國發生顏色革命的可能。

當然,我也知道,習近平以及和他思維類似的人不會這樣看。他們的邏輯是,如果你不擺出「寧教我負天下人,休教天下人負我」的姿態,顏色革命早就發生了,中國早就「大亂」了。因此,這種看似自私和不道德的政治倫理,反而比「婦人之仁」更道德。要說服習近平以及與他持相同理念的人是不可能的,因為這種思維方式不僅背後有巨大的既得利益,也有很深刻的歷史、文化和社會根源。這是否意味著習近平的「底線思維」一定會導致顏色革命,或者註定會給中國和世界帶來災難性的嚴重後果?

我認同索羅斯最近在達沃斯講話的基本精神,那就是習近平的底線思維以及他基於這種思維方式的種種作為,已經不僅給開放社會,也給整個世界帶來了巨大危險。不正視這種危險,只會增加這種危險。同時,面對這種危險,有良知的人並非只有坐視旁觀的選擇。歷史沒有必然,人類權力博弈的道德底線也不是一成不變。事實上,習近平雖然突破了江、胡當權時的許多「底線」,但我們也不難看到,他也不敢像毛、鄧時代那樣大開殺戒,也就是說,習的選擇既受到中國和整個外部環境的影響,也有強人政治的「理性邏輯」。歷史上這個邏輯的表現就是,若讓強人突破道德底線的努力輕易得手,反會助長他們的風險偏好,釀成大禍。

我們已經看到,習近平不僅動員了越來越多的內部反抗,也激醒了美國和整個西方和民主國家的集體反制。很多中國知識人看到了中國傳統的造反手段不靈的事實,因而得出反抗無效的結論。為此,我認同鄭也夫的這個結論:「我們今天還沒走到將一切責任都推給政治家的時候。因為今天的書生還沒有盡責。如果他們都忠實於自己的良知,都勇於講出自己的看法,中國不會是今天的樣子。」不過,我認為中國書生的問題不僅是缺乏勇氣,也缺乏想像力。郭文貴的爆料革命應該給這些人啟示:網路時代的革命需要新的想像力。

(以上評論純屬作者個人觀點,並不代表本台立場。)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自由亞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