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政黨 > 正文

王丹:麥克法誇爾教授對中國的洞見

各位聽眾你們好,我是王丹。2月10日,西方著名的"文革"史研究權威,曾經擔任過哈佛大學費正清中心主任,政治系系主任,也是我的從碩士到博士的長達十年的指導教授麥克法誇爾老師,因病仙逝於家中。恩師的去世當然帶給我巨大的哀傷,但是作為他的學生,我覺得最重要的,就是把他的思想和觀點傳達給更多的人,以此表達我的哀思。

麥克法誇爾教授不僅是一位學者,更是一位公共知識分子;他的學術成就舉世公認,但與此同時,他也從來不隱瞞自己的政治立場。作為中國政治研究專家,他對中國的政治發展始終縈繞在心。1989年中共血腥鎮壓民主運動,大批流亡學生和知識份子來到美國,麥克法誇爾和其他一些學者積極協助他們安頓下來,他還特別希望能讓一些學生繼續學業,曾經推薦吾爾開希進入哈佛大學念書。當然,1998年我流亡到美國,也是他給我寫了強有力的推薦信,讓我能夠進入哈佛大學深造。

"六四"過去30年了,很多當年強烈譴責中共的西方學者,逐漸對當年的事情淡漠了,在中國經濟崛起的背景下,他們開始淡化處理六四問題,迴避對中共的政治和道德批判。而麥克法誇爾教授和余英時、黎安友、林培瑞等少數良知派學者一起,始終保持對中共的批判立場,參與過很多次針對中國人權問題的西方學界的連署行動。儘管是少數,但他擇善固執,一以貫之,充分展現了一個公共知識分子應有的鮮明的反暴政立場。而今天中國的發展,正好證明了麥克法誇爾三十年來的堅持是多麼的正確,也間接證明了他的研究的成就。

早在2012年習近平剛上台的時候,很多人包括很多西方的中國問題專家,都對習近平抱有期待,認為他會開啟中國的政治改革。但是有一次我去看望他,他明確地表示,他不認為習近平會進行政治改革,也不認為中共會推行民主,他的頭腦之清醒,對中共認識之深刻,已經被現實所證明。此外,對於中國近年來的發展,麥克法誇爾教授也有很多精闢的見解。針對習近平的執政,他曾指出:"確實,習正在試圖開展他自己的文化大革命。但是習的問題是他缺乏有信服力的意識形態來凝聚體制內人員。無論是'中國夢'還是'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都不具備馬克思列寧主義的知識可信性,也不可能如當年的毛澤東思想那樣有群眾號召力。"

關於"六四",他也曾經分析過:"20世紀開始時的'五四'學生運動與'六四'相比有一個重要的不同。那就是"五四"從一開始就是個暴力行動。學生們想要找出巴黎和會中將領土割讓日本的罪魁禍首,所以他們上門一個個去找那些將國土出讓的部長官員們。儘管沒有大規模的暴力行動,因為我不認為他們能夠找到真正的"罪魁禍首",'五四'運動一開始就帶有暴力的實質。"在五四運動100周年和六四事件30周年的今天,重溫他對兩場不同的學生運動和社會運動的對比分析,對我們有很大的啟發意義。而關於"文革",他的那本《文化大革命的起源》,也是迄今而至我看過的資料最為翔實,把歷史梳理的最為清晰的著作。任何人想了解"文革"那段歷史,都不應當錯過麥克法誇爾教授的研究成果。

與麥克法誇爾老師相處十年,我從他那裡得到的,不僅是知識和關懷,更是一個公共知識分子的榜樣,那就是:理想主義,堅守基本價值,永遠反對專制。

——RFA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政黨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