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民意 > 正文

《流浪地球》:我們都TM山寨到這份上了 你們還不滿意?

那天,在朋友圈看到一個總結,簡直太經典了:一個人對《流浪地球》的評價包含著龐大的信息量,分四個維度畫個象限,好評和差評,大V和群眾。大V給好評的是拿人家錢了,過年期間還在工作,勞模風範;群眾給好評的是欣賞能力有待提高;大V給差評的說明在休假中,性格上比較強悍有表達衝動;群眾給差評的屬於社會上受過良好教育,且各方面素質較高的那部分人群。

有反派影評的聽友私下問我,三解怎麼看《流浪地球》?特轉載此文,以作回答。

誰能料想到,撕裂春節朋友圈的,是一部叫《流浪地球》的電影。

我大年初一就去看了。因為實在太閑,總需要點什麼東西打發時間。驚奇地發現去看電影的人還不少,甚至比平日里更多,這有點出乎我的意料。同期,幾乎都是國產片,沒得選,《流浪地球》名氣最大,那就看這個。

我看完,基本結論,這是個垃圾電影,沒有吹捧的那麼高——符合我國民科一貫的做派,弄個世界級的難題,出個初中生的解決方案。那個叫戶口的,表達青春期叛逆和父子相見的焦慮的方式,也極其低級,根本不具備推動這個故事往前發展的張力。裡面的救援隊伍,太弱了,到最後基本被接管了。雖說要彰顯個體的價值,但這種對比的段位未免也太低了吧。

有趣的是,這一次幾乎我認識的所有自媒體和媒體,幾乎都眾口一詞的說這個片子好了。這簡直是奇觀。前一陣子剛懟完咪蒙,大講特講價值觀的那部分人,臉一轉,就開始說這是個好片子了。有人罵完這是個爛片,說很多自媒體人是有錢就可以「人盡可夫」之後沒多久,也刪了自己的朋友圈。

有的自媒體,看完《無名之輩》,大罵是無邏輯之輩,批評其中不講對人的尊重,不講基本的智商和邏輯(這些批評明顯是很中肯的);但在看完《流浪地球》後,就開始熱淚盈眶,自作主張要將武俠的空間讓給科幻。這種川劇裡面的變臉,實在讓人佩服。

以上,就羅列這些觀察吧。

接下來咱們聊點正題。

一、天不變,道亦不變?

從內容本身來看,這當然是垃圾電影。前面我已經大致說過了。我不去談那些技術分析,因為那些東西已經夠多了。

我就問一句,到了電影設置的那個時間背景,我們還活成那樣,你還想活下去嗎——地下城盜竊宇航服、黑社會、大吼大叫的看守所、還需要用VR眼鏡賄賂看守?

一個社會的良序還建立不起來嗎?是不是說無論到了什麼年月,咱們現在這些玩意都要當國粹一樣繼承下去,萬世一系?是天不變,道亦不變嗎?

一部分人抽籤進地下城,沒抽到簽的被淹死。這些人連個掙扎也沒有。如果有,也僅限於一個兒子對父親的質疑,這質疑最終通過父親的義無反顧而消解。我覺得要我拍,重點就應該是從地下城走出去的那個鏡頭,第一眼該看到就是地下城門口架著的成排的機槍,對著那些沒有抽中籤但想擠進來的人掃射的遺迹。要不幾十億人像草履蟲一樣死去,屁都沒有一個,這是對人蔑視到什麼程度才能這麼干?

有人說,極端環境下,必須有一部分人死,這個沒有辦法。幾千年的瑪雅人搞血祭,也是這麼個理論,不殺人祭天,不下雨。敢情文明進化了幾千年,你們一下子又回到瑪雅時代了?

劉慈欣的很多小說本質上就是《活著》,無非披了科幻的外皮,內核仍然是人類在各種苦難面前堅持著活下去並延續後代。這樣的小說我們已經看到過無數本,《活著》也好,《白鹿原》也好,本質上都是這樣的故事。拆開所有的科學,你說這是一個陝北或河南的家族遷徙的故事,也再合適不過了。

什麼他媽愛情,什麼他媽道德,什麼他媽關懷!先他媽活下去!你看鄰村兒,入冬前不存糧食,傻逼了吧!還有隔壁屯兒,大雪封山之前不走,七嘴八舌沒有主心骨,由著年輕人鬧騰,猶豫!現在完了吧!全他媽餓死。還有老張家,逃難路上媳婦惡疾,一家人捨不得拋下她,這下好,拖累了3天,土匪把他們圍住了,一家都死了!

他的大多數作品都是把人(或人類)扔到極限困境,但想一想,也無非就是扔到1970年。然後人類在困境下不停地重複故事,包括驚慌失措的被煽動的人群,和雖然掌握終極真理(或知識)但不被理解被狂熱民眾放逐的精英。

他擅長設置一個極端環境(太陽爆了!),在這個極端環境下人放棄權利、藝術和感情就顯得有足夠的理由。彷彿一切都是對自己或自己見過的人放棄那些東西的解釋。他成長的年代還是一個瘋狂時代,所有的困惑和思索都是介於這個階段的。你說這是他的愛好,我覺得不如說是他的創傷。

二、農業重金屬,誰能比我土?

這片子,從裡到外都是農業重金屬。科幻,真的沒看到,我不知道那些對著這個片子大談特談科幻的人,對科幻的理解,是科幻還是魔幻。

科學的本質是好奇心,是對於未知的探索,也就是對自身的不滿意。這個片子的惡臭,發散於一個根本問題,就是它是當代”洋務運動“培育出來”人“的一個典型鏡子——所有為本片說話的人的立論,都基於一點——就是美帝的科幻電影也這樣,潛台詞就是,我都山寨成這樣了,你tm還要什麼?

問題是,科幻的本質是什麼,是科學幻想,科學需要對未知的好奇心。而這些洋務運動下的蛋,最熱衷的,確實天不變道不變,他們只是換個體位,接著鼓吹:現在真好!

所以,要在科幻片的開頭,放13套的新聞30分,連節目包裝都沒變。這都是告訴你,“這是(當代)中國”。這種元素,比比皆是,包括上面提到的,地下城盜竊宇航服、黑社會、大吼大叫的看守所、用vr眼鏡賄賂的看守。還有教室裡帶有反諷色彩的”感情朗讀“?現代化的結果,就是這些東西,都成了國粹?一直保存了幾百年?

更遑論,瘋狂的種族歧視、大國沙文主義。地球聯合政府就是五個國旗的授權,五大國可以操弄一切?還有那個可笑的公平抽籤,和一個刻意製造的父子矛盾。

別人呢?抽籤帶來的妻離子散,,心理創傷呢?雷佳音之流活的那麼沒心沒肺,全家都進來了?精英先進,領導先走,都不合適,也想學學民主吧,於是搞了個公平抽籤。幾十代的現代化進化,就是把這麼一群沒心沒肺的農業社會畜生保留下來?

至於很多人說其中的”狼味兒“少了,恰恰相反,自始至終,這個片都是狼味兒。乃至於那種精英帶著全人類希望去自爆,別說成功率,就問一句,尼瑪,你憑啥?波爾布特覺得共產主義好,就把全國人殺掉1/8——和這種思維有區別嗎?

你他媽的是精英,你在那個位置上,你就可以肆無忌憚地替全人類做決定?還那麼理直氣壯?臨危一死報君王?你死之後哪管洪水滔天?

這些思維方式,貫穿全片。還不狼?

問題是吳京演的那個宇航員,即便不是皇帝,但就是在那個位置上,因為能開飛船,他就可以自己獨走,搞「226兵變」,就跟日本海軍們一樣,吼一嗓子就敢拿長門號的主炮轟東京。

特效、家庭價值這些都是照著美帝電影抄。但也掩蓋不了,原著本身就是爛貨。這個片子也是爛貨。

飽和式救援,這個概念是他們最喜歡拿出來說的,無非是抗震救災。為啥火石不在杭州地下城,為啥杭州地下城沒有治安軍?這些軍人不是分散駐紮?非要一方有難八方支援?——是豬嗎?地震一次性都死光了,幾個人的小隊就解決了?光杭州地下城就有35萬人,我就想問,飽和你麻痹!這個和科學的關係是啥?干工程的也知道有備件吧?地震毀滅了地下城的結構,那個發動機還能用嗎?

有人會說,你們這都是些杠精,杠精你妹啊!這就是現實思維在電影里的投射,青蛙跳再高,看到的也還是那方天。硬扯什麼硬核,就太不著邊際了。

三、系統集成和創新是一回事嗎?

說系統集成之前,先舉個例子。我們能用上國產智能手機了,跟我們具備手機研發的能力了是一回事嗎?毛衣戰逼逼了那麼久,很多人對技術轉讓這一點還覺得陌生的不得了,原因很簡單,主旋律一直告訴你,我們是艱苦奮鬥,自力更生,怎麼會有用市場換技術這種操作呢?更不要提長久以來振振有詞的「粉碎帝國主義對我們的封鎖」這種調調——每次聽這個,我腦子裡的畫面就是,一個孩子坐在地下哭,哭著說小夥伴不讓他從自己的兜里拿糖吃。

得益於開放的世界市場,我們能把各種軟硬體湊在一起,搞出個貼牌的玩意來了。這就叫系統集成。

回到《流浪地球》,就是這個導演比較踏實,工作做紮實了,扎紮實實的照著抄,特效那部分抄及格了。國內影視劇,兩大精神榜樣,要麼港片,要麼美國大片。

如果說,抄個特效,抄及格了,都要熱淚盈眶,都要你不如直接就喊出來終於可以「師夷長技以制夷」的策略終於成功了!所以,我一直說,這就是一群洋務運動下蛋,孵化了一百年,還沒捂熱,但就開始牛逼到要咋呼了。

四、講真,你不配有自己的看法

不就是個電影嗎?至於嗎?這種論調我也聽得蠻多。確實,就是個電影,至於嗎?我煩的是那些,「按著你的腦袋」,非要讓你同意這是個硬核的科幻電影的人,非要逼你承認這是中國科幻的元年,這不是蠢,就是壞。自己挑起爭吵,你跟他正經聊,他們又跟你扯,不就是個電影嘛?

你算老幾,你也配嗎?我大學讀《新石頭記》,看晚晴小說對世界的想像的時候,你在哪?

還有人說,我們壓抑了這麼多年了,我們不能驕傲一下嗎?壓抑需要的是自由和開懷大笑,和妄自尊大沒有關係。更有胡扯的,把傷痕文學都給我翻出來了,請問「傷痕文學」到底講啥?「傷痕文學」反思半天,反思出來了什麼?

這些低質量的討論,匯成一個奇觀——一群人文素養中學的平均水平的人,開始了知識點回憶大賽,能記起一個辭彙來,就拋一個辭彙出來。然後利用各種詭辯,在那找存在感。

扯急了,最牛逼的殺手鐧是,一個作品,誰都可以有自己的看法。我有時候會很錯愕,技術進步帶來的科技社會主義,什麼時候給人造成了一種錯覺——覺得自己和別人在專業度上是沒有區別的?什麼話題自己都可以說兩句,而且都需要被尊重和聆聽?那評論的專業門檻在哪?

我是尊重每個人發言的權利,但不意味著我對所有的發言都有點贊的義務。你根本就不具備作品鑒賞的能力,拾一些營銷辭彙,就來鼻子里插大蔥裝象,像話嗎?我知道,很多年來,在網路上上演的一幕,是這樣的——你但凡說一個噴子胡說,他們就會反擊你,你看看,這些人,連我們說話的權力都不尊重,還口口聲聲民主,真他媽虛偽!

那天,在朋友圈看到一個總結,簡直太經典了:

一個人對《流浪地球》的評價包含著龐大的信息量,分四個維度畫個象限,好評和差評,大V和群眾。大V給好評的是拿人家錢了,過年期間還在工作,勞模風範;群眾給好評的是欣賞能力有待提高;大V給差評的說明在休假中,性格上比較強悍有表達衝動;群眾給差評的屬於社會上受過良好教育,且各方面素質較高的那部分人群。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劉三解freestyle 微信號liusanjie110119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