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世界上哪個國家最信任美國?

世界上哪個國家(政黨)最信任美國,對美國最好?(圖:pixabay)

開始先提一個問題,世界上哪個國家(政黨)最信任美國,對美國最好?

如果我說是中國,可能很多人都不太敢相信,但是事實證明確實如此。首先,全球持有美債和美元外匯的國家,中國排名第一。但凡了解貨幣理論的人都知道,紙幣是信用貨幣,如果信用崩潰,紙幣將一文不值,包括美元。而中國連掙帶借持有著三萬億美元的外匯,可見是對美國主權信用的極大認可。

接著,全世界沒有一個國家的政府官員能像中國這樣,把子女安排到美國,把妻妾藏到美國,或退休後自己移民到美國養老。美國幾乎成了他們的歸宿,也意味著中國人民賺的外匯最後還是回到了美國。所以有高官曾將中美關係直接比作夫妻關係。

然後,大家都知道中美兩國貿易量巨大,中方每年賺走美國數千億美刀的順差。在這條信息的背後,是中國每年為美國提供廉價到超乎想像的天量商品的事實。無論是服裝鞋帽還是家電傢具,都比國內便宜至少一半,而且無偽劣產品。他們把好東西低價賣給美國,卻把偽劣產品留給國人,你能相信誰才是敵人?

雖然我們的新聞媒體每天24小時反美,但事實是,美國人壓根看不到。這些信息的受眾永遠只是中國人民,是中國的媒體告訴老百姓說美國很壞,要反美。難道反美不應該是直接告訴美國我反對你的一切?

所以,反美根本就是假象,那些指導反美的人自己的親人和財富都在美國。倒不是說他們一定熱愛那個國家,而是美國擁有很多中國沒有的東西。比如良好的社會環境,開放的公共資源,公正的競爭平台和自由的政治空間等。或者說,他們在享受美國的民主。

如今中美第七輪貿易磋商即將開始,最終結果會對中國人民產生深遠影響。那麼,美國對中國來說又意味著什麼,這場“貿易戰”,是為拆牆還是為疊牆,是為正義還是為利益?

我個人覺得,如果有人認為美國人的談判是基於人權自由,多少會有點天真。畢竟川普是美國人的總統,而不是中國人的,這從美國代表的談判內容中也可看出,大多都是以美國利益為優先。

但是,國與國之間的關係非常複雜,有時候對美國有益的,不一定對美國人民有利。同樣,對中國政府有利的,也並不代表對中國人民有利。這裡我以當年美國與日本等五國簽訂的“廣場協議”為例。

以往中國的媒體總是妖魔化“廣場協議”,稱它是日本喪權辱國的條約,最後因此失去了二十年。其實這都是在欺負國人不懂經濟,因為一個國家的貨幣升貶都是兩面的,貨幣若是升值,意味著國民參與全球化的成本降低,購買海外商品會變得便宜。

假設現在人民幣兌美元為1:1,那麼中國人民買蘋果手機只需要花幾百塊錢,但是如此一來,華為們的手機就賣不動了。所以,人民與政商的立場往往是相對的,尤其是中國這種主權在官的國家,這種對立非常鮮明,人民無異於勞動的工具。

同樣的道理,當中國將大量廉價商品傾往美國的時候,美國人民也是受益的,他們以更低的價格買到了需要的商品。但是對美國資方來說,這是很痛苦的,因為他們沒有價格優勢,根本無法與之競爭。後來這種痛苦漸漸傳遞給人民,因為繼續下去工作崗位要沒了,於是川普上任後開始偏向資方立場,要保護美國企業的競爭力,首要任務就是打壓中國的重商主義。那麼如此一來,中國的人民利益就迎來了抬頭機會。

所以,美國人並不一定考慮人權問題,但我們依然可以從側面受益。

接下來再看看美國所提出的結構性改革,中國人民具體可以從哪些方面受益。從白宮上一輪談判後的聲明中可以看出,所謂的結構性改革,大致為強制技術轉讓、知識產權保護、網路盜竊、農業、服務、非關稅壁壘和貨幣。除這些外,雙方的談判內容應該還包括停止扭曲市場的補貼行為和購買美國的工業品等。

在以上各項中,停止強制技術轉讓,侵犯知識產權和網路盜竊這三項是以美國利益為基礎,但合乎情理的要求。人有人品,國也該有國品。除這三項以外,其餘各項中國人民都是可以間接受益的。比如取締非關稅壁壘後,進口商品會全面降價。在有效競爭下,國內假冒偽劣的商品市場可以得到優化,商品內貴外賤的扭曲現象也會逐漸消失。

再如停止扭曲市場的補貼行為,這裡的補貼大多是針對國企,而且非常不透明,裡頭存在的腐敗和國家財政的浪費是難以估量的。要知道,政府不賺錢也不創造錢,它只是錢的搬運工,所有對企業的補貼全部來自國家財政收入,即稅收。也就是說,老百姓繳納的稅收,沒多少真正用之於民,很大一部分都補貼給了國企。而國企,到底是誰的?反正我是從來沒拿到過一分錢的分紅。所以,如果這種扭曲的補貼行為得到遏制,老百姓可以放鞭炮慶祝。

其餘各項就不一一說明,最後再聊下貨幣問題。我其實有點意外,也很慶幸美國將貨幣問題擺上了談判桌,因為一個國家的貨幣政策才是重中之重。眾所皆知,年前就傳言國債將貨幣化,而後沒多久,中共官方又宣布標普將進入中國市場,目的很簡單,主要為國債“國際化”鋪路。

但問題是,以債為錨後,國債的信用就決定了貨幣的信用,那麼,你拿什麼保證你的國債信用呢?所以我大膽預測,美國關於中國貨幣的改革建議,就是央行獨立。

因為任何一個國家,只有貨幣政策獨立後,才能保全主權信譽,包括美國也是如此。畢竟會印錢的人永遠不會努力賺錢。而對當下的中國而言,也只有貨幣獨立,才能避免泡沫擴大化,避免全民財富被通脹吞噬,並實現軟著陸的可能性。但是,談何容易,你無法說服一個可以印真鈔的人去踏實工作。

最後我再提一個消極的觀點,我並不認為中國的本質問題是可以通過談判解決的,這也是中美談了近一年都沒談成的原因。雖然自“貿易戰”以來,中方已經做出了一些改革,但是,這些改革並非迫於美國,而是迫於形勢。比如減稅,是因為應對製造業優勢減弱,開放外資准入是為應對產業空心化,引進標普,是因為以外匯為基礎的貨幣發行模式無法維繫,只能經營主權信用。

當然,美國的價值也是不可低估的,因為只有它的體量和經濟體之間的依賴性,才能製造形勢,給中國政府執行深化改革的動力。並且,他在中國改革開放的過程中,一直扮演著引路人的角色,他所提出的所有改革建議,也都是它自己一直在做的。可以說,美國就是我們的良師益友。

至於中國政府最後是否接受,那就很難說了。19世紀60年代,大清為增強國力,開始發起洋務運動,仿照西方對經濟實行改革。然而這一運動因為政治體制腐舊,最後收效甚微。結果1898年,清庭又開始進行戊戌變法,打算對政治體製做出改變,最終衝撞了權力中樞,戊戌六君子被斬首於菜市口。清末,苟延殘喘的清廷終於意識到危機,但始終不肯捨棄權力,於是開始布局拖泥帶水的假立憲,結果不出幾年,一個王朝就此隕落在憤怒的革命烈火之中。歷史的教訓告訴我們,有一種東西叫做時代的洪流,在人類文明前進的道路上,它從不會對絆腳石手下留情。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新世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