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動態 > 正文

顏丹:「取消公攤」?又要變相斂財吧

萬變不離其宗,我們只需記住一點,用人民的土地來敲詐人民,將60%的稅費納入房價中的獨裁政府,是決不可能為老百姓著想的。那麼如今,政府「取消公攤」的真實用意又是什麼呢?若就地取材,從官媒分析的那幾條「取消公攤面積的意義」來看,幾位指名道姓的御用專家們的花言巧語、胡謅亂扯都不值一提,只有「此前業內」提到的「對未來房產稅的出台進行一定的鋪墊」之說,不免讓人聞之色變、細思極恐。

日前,大陸官方再談房地產稅。外界關注,房產稅開始徵收後,大陸房價是否真的會下跌嗎?

近日,大陸某官媒根據中共住建部2月18日發布的官方文件中的“住宅建築應以套內使用面積進行交易”一條,高調指出,中國的“房地產交易將正式告別‘公攤面積’”以及“‘買100平米房子只得70平米’現象有望終結”。

好笑的是,國人對此持續了幾十年的不公現象的“有望終結”並未普大喜奔,相反還產生了深深的恐懼與擔憂。正如上述官媒的自問自答:其一、“會不會讓買過房的人資產縮水?”答曰“只是對單價產生影響,對總價並不會有太大的變化”,意即,會提高每平方米的售價;其二、“取消公攤面積導致房價上漲”?答曰“只是計價方式有所改變,對房價並不會產生太大影響”;政府有意調控,卻說不影響房價,這不是讓老百姓心裡更發慌嗎?

某地產公司首席分析師對此立即指出,“公攤面積並不是越小越好”;“開發商同樣可以提高套內單價”;“過度擠壓公攤,會導致社區品質下調,包括樓道、會所、大堂等公共面積縮水”。也就是說,“羊毛出在羊身上”;無論怎麼算,無論有沒有公攤,對購房者來說,都不會有啥便宜可占。惟一能從樓市獲利的,就只有政府及其“幫凶”開發商。

萬變不離其宗,我們只需記住一點,用人民的土地來敲詐人民,將60%的稅費納入房價中的獨裁政府,是決不可能為老百姓著想的。那麼如今,政府“取消公攤”的真實用意又是什麼呢?若就地取材,從官媒分析的那幾條“取消公攤面積的意義”來看,幾位指名道姓的御用專家們的花言巧語、胡謅亂扯都不值一提,只有“此前業內”提到的“對未來房產稅的出台進行一定的鋪墊”之說,不免讓人聞之色變、細思極恐。

為什麼“取消公攤”是徵收“房產稅”的前奏?除了上述業內人士的點撥,還應該考慮一個現實案例。據中共官媒報導,“2002年6月,重慶人大常委會通過了《重慶市城鎮房地產交易管理條例》,要求:商品房現售和預售,以套內建築面積作為計價依據”;“該條例於當年8月1日施行”。從“不按這一計價依據銷售的開發商,將由房地產行政主管部門責令改正,並處以商品房交易金額5%~10%的罰款”的規定來看,“重慶在全國率先強制施行”就應該不是說說而已了。“取消公攤”之後,“重慶於2011年開始試點徵收房產稅”;且至今“房產稅試點範圍未有擴大”。

或許有人會問,上海也開徵房產稅了,為何沒像重慶那樣提前“取消公攤”?這個不難理解,若一個城市能成功開徵房產稅,還需要先“取消公攤”嗎?而重慶之所以非得提前鋪墊一下,正是因為在全國範圍內開徵,阻力重重。從學者何清漣發現的“早在2008年,開徵房產稅之說就已經出現,但徵收時間上一推再推,先是從2013年推至2015年,如今又推至2017年,會不會再推到2019年,只能等著瞧”的這一艱難過程就可見一斑。

然而,阻力再大,也擋不住中共如今邪乎、迫切的斂財之意。就在2019年即將到來之際,大陸有財經分析人士指出,“近年土地出讓金減少,不過地方債務卻在不斷堆積”;“從地方政府利益考慮,它們自然需要想一個辦法來‘開源’”;“這其實也就是房產稅的本質目的,為地方增加稅收”。此外,去年“兩會”期間,在“李克強明確表示,今年穩妥推進房地產稅立法”後,中共全國人大一次會議發言人張業遂也立即“給出時間表,預計房地產稅最快兩年後推出”。

儘管迫在眉睫,但害怕“顏色革命”的中共卻不敢冒天下之大不韙,強行開徵房產稅。致使中共將開徵房產稅的時間一拖再拖的阻力,也不是唬人的。從李克強不忘強調“穩妥”就足以看出中共當局的謹慎、心虛。正如要讓重慶試點“取消公攤”,中共心裡盤算的是,開徵房產稅得一撥一撥的來。

取消公攤,就意味著可徵稅的房產面積以及人群會縮小。有文章分析稱,“如果人均免徵面積是60平方米,按照2015年人口統計數據,中國約有1.44億城鎮居民需要繳納房產稅”。假如“60平方米”是取消公攤之後的套內面積,那麼這個“1.44億”的數字就會縮小,即大部分“剛需”就會出現在“免徵”範圍之內。倒不是因為政府為“底層”著想,而是由於這類群體早已無油水可刮。

這裡有一個問題,既然要在房產面積上動心思,為何不直接擴大“免徵面積”,從60平直接升至80平,豈不更方便?但中共顯然不願意讓所有的視線都集中在“房產稅”上,此舉有聲東擊西之效。再者,公攤比例,在各地、各小區都不一樣,到時候多了少了,矛頭將直指開發商或小區管理者。中共幫地方斂財,但得在人民面前樹立自己的“救星”形象。此外,被免徵房產稅,或許還能讓潛在的剛需再度燃起買房的慾念。

既然不是“剛需”,那麼,被中共盯上的冤大頭又是誰呢?是擁有多套房的中共權貴們?由體制培養出的房叔、房姐們,啥時候會被“黨媽”犧牲掉,得看他們跟“選擇性反腐”的習中央的遠近親疏。包括近幾年出現過的房產拋售潮,拋售者們也並不是怕什麼房產稅,除了忌憚不小心會被“反腐”射中的冷箭之外,更重要的是為了止損、趕在樓市崩盤、坍塌之前全身而退。

在人民幣持續貶值的今天,想借房產來投資、保值的,絕不僅限於黨官、富豪。小有所成的中產人士以及在倒閉潮中經營不下去的小微企業主們,由於把錢都投在了樓市,將無一倖免的成為被徵收房產稅的主力軍。尤其是那些把三、四套房掛在自己名下、又不甘心甩手的,則更是中共磨刀相向的第一撥“羔羊”。正是因為這類群體還有“小日子”可過,也就不會有揭竿而起的動力以及讓“顏色革命”一觸即發的可能。對中共來說,斂他們的財,再安全不過了。

但十分不樂觀的是,靠如今這個最小的、形不成氣候的群體,中共及地方犬馬就能保住自己的錢袋子?取消公攤也好,開徵房產稅也罷,中共決不能忽視的一個更大前提是,積貧難返的紅朝已無財可斂。想在樓市中繼續斂財的中共始終都解決不了這樣一個難題:房產稅免徵面積越大,被征的人數與稅款就越少;而免徵面積越小,民眾的反抗之聲就會越大。到那時,恐怕就不只是財政問題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