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林彪最怕聽到的一句話:「敬祝林副統帥永遠健康」

毛看到舞台的演員在齊聲祝禱「萬壽無疆」時,對身邊的林彪開玩笑說,下一個要輪到你了(指文革時期的例行套語,在祝毛「萬壽無疆」後,要「敬祝林副統帥永遠健康」),就這麼一句話,讓林彪大為警惕,當晚回家,書寫「悠悠萬事,唯此唯大,克己復禮」,下令「林辦」人員夜間上街刷去所有祝林彪「永遠健康」的標語,並連夜寫信給周恩來和中央文革小組,要求在全國制止對「永遠健康」的宣傳。

林彪最恨的是陸定一夫婦。陸原是毛在延安整風運動中提拔的重要領導幹部,建國後毛對陸也基本信任。50年代後期以來,陸在對知識份子問題的看法上和毛一致,受毛欣賞,但陸定一的夫人嚴慰冰長期給林家寫匿名信,得罪了林彪。陸定一和林彪的重量不能相提並論,毛要拿到林彪的忠心,犧牲陸是小事一樁。

林彪對過去得罪過他的人絕不容忍。1953年3月,傅連暲醫生曾奉毛的命令為林彪檢查過身體,引起林的疑心,文革初,傅連暲即遭迫害。毛知道傅是好人,而且在1934年在江西萼都曾經救過毛的命,於1966年9月3日下旨救傅:此人非當權派,又無大罪,似應予以保護。由於毛救傅的旨意並不堅決,在回復傅的求救信中,更對傅有所指責:“對自己的一生,要有分析,不要只見優點,不見缺點”,1969年2月29日,傅連暲還是被葉群、邱會作整死。

林彪在軍隊中最不放心的是賀龍,必欲除之而後快。在老帥中,朱德已垂垂老矣,沒有任何威脅;劉伯承雙目幾近失明;陳毅,在軍中沒有什麼人馬,而且有歷史上反毛的事,自有毛來收拾他;徐向前,幾十年謹小慎微;聶榮臻,只是管國防科技,離權力中心很遠;葉劍英,更沒“山頭”和人馬;老帥中只有賀龍實力雄厚,在軍中有較深的人脈資源,在國內外都有較大的影響,而且在60年代初中期曾奉毛命,一度代林彪主持軍委日常工作,和羅瑞卿也關係密切。於是林彪夫婦在剛出山的1966年7至8月,就策劃誣陷賀龍。毛對賀龍原是信任的,但以後也漸起疑心:1964年11月,蘇聯國防部長馬利諾夫斯基元帥在莫斯科對賀龍策反,賀龍在當時雖表現了對毛的忠誠,毛還是難打消疑慮:蘇聯人為什麼會對賀龍策反?毛就改變了對賀的態度,同意打倒賀龍,林彪趁此機會,把賀龍系的人馬全部清洗,毛聽之任之。

但是,林彪對毛批劉少奇的絕情,私下抱有看法。60年代初,林彪很佩服劉少奇、彭真治黨的一套,曾親筆寫下,在管理幹部方面,要“學劉彭的做法”。在1962年1月23日準備“七千人大會”報告時,林彪提醒自己,“講時應照顧聽眾利益,及大首腦(一號、幹部辛苦、各腦、周)利益,分別拉之”。在1月29日作報告時,他的第一句話就是:少奇同志的報告講得很好,很正確,我完全同意。在文革中,林彪對劉少奇的態度,基本上是順著毛和江青的態度走。1966年8月14日,林彪將一份誣告劉少奇的信轉給江青,“並請酌轉主席閱”。1968年9月29日,林彪又在劉少奇專案組的“審查報告”上親筆批示:“劉賊少奇,五毒俱全,鐵證如山,罪大惡極,令人髮指,是特大壞蛋,最大隱患。把他挖出來,要向出色指導專案工作並取得巨大成就的江青同志致敬!”但是據給葉群講書的官偉勛說,林彪私底下對其女兒林立衡說:“劉少奇在論事上比毛主席講得透,劉鄧都是好同志,拿掉他們沒有道理。”林彪的秘書張雲生也回憶,1967年7月,紅衛兵包圍中南海,要揪出劉少奇,林彪在聽秘書講文件時脫口而出:劉少奇是副主席,蒯大富反劉,就是反黨。

林彪對陶鑄被打倒無能為力,陶鑄被打倒後給林一信,林見信後“默默無語”,葉群命秘書把信趕快燒掉。

對彭德懷也沒有特別加以打擊,揪彭和打彭是由江青親自指揮的。

對劉伯承沒有加以迫害。

對徐向前、陳毅,看毛的眼色,在毛反擊“二月逆流”和武漢“七二〇事件”後,林彪對這兩人,特別是對徐向前有嚴重打擊,但在1967年冬,林彪又對楊成武說:徐向前沒有野心。

對朱德,林彪雖然多次在中央的會議上羞辱朱德,但在私下,據朱德女兒所述,自1959年廬山會議後,直到他叛逃的前一星期,“還常常登門拜訪”朱德。

對周恩來,基本不妨礙,一般情況下,也尊重周的意見,支持周的工作,在文革中和周沒有發生過正面衝突。1967年3月,為召開軍級幹部會議一事,周因直接報毛而沒報林彪,受到江青、康生、葉群的指責,毛同意軍內事應先報林彪,再報毛,為此周還親自向林彪寫檢討,表示“今後決不再犯”,林接信後頗為感動,當即叫秘書寫信給周致謝,後被葉群攔下,改以電話問候。

對康生:知道康生的厲害,敬而遠之。

林彪對一些部下倒台有同情,和江青也吵過架,但林彪區分不同情況,除對極少數親信伸出援手(只救過邱會作),其他一概不管。

林深居簡出,除了隨毛露面,很少有接見軍隊人員的行動,對“軍委辦事組”的工作“很少過問”,和黃永勝、吳法憲、李作鵬、邱會作也很少接觸。

林彪對“永遠健康”的祝辭也非常害怕。1967年6月16日,林與毛一起觀看上海京劇院演出的革命現代京劇《智取威虎山》,毛看到舞台的演員在齊聲祝禱“萬壽無疆”時,對身邊的林彪開玩笑說,下一個要輪到你了(指文革時期的例行套語,在祝毛“萬壽無疆”後,要“敬祝林副統帥永遠健康”),就這麼一句話,讓林彪大為警惕,當晚回家,書寫“悠悠萬事,唯此唯大,克己復禮”,下令“林辦”人員夜間上街刷去所有祝林彪“永遠健康”的標語,並連夜寫信給周恩來和中央文革小組,要求在全國制止對“永遠健康”的宣傳。

可是當機會到來時,林彪也迅速出手,這是他的一貫特點。1967年3月20日,林彪想揪“軍內走資派”,“帶槍的劉鄧路線”,毛權衡後加以制止,林退縮回去了。1967年7月20日,“武漢事件”爆發,林彪順風扯帆,跳到前台,“興奮異常”,先是主持了中央文革碰頭會,7月22日,林立果以“紅尖兵”的筆名,在《人民日報》發表文章,提出“揪軍內一小撮”的口號。林彪本來沒準備參加中央文革預定在7月25日召開的群眾大會,後又向中央文革小組表示自己要出席在天安門廣場舉行的百萬人群眾大會,於是,林彪第一次成為主角登上天安門。7月下旬,林彪主動接見文革小組幾位成員,說“寄希望於小將”,試圖借江青之手、清除軍內非林系的力量。8月1日,《紅旗》為紀念“八一”的第十二期,果然提出“揪軍內一小撮”的口號。

武漢事件和林彪在7月20日以後的行為引發全國性的“反軍”高潮,各地執掌軍政大權的非林系的軍隊大員,如許世友等,政治地位岌岌可危,林彪的“活躍”引起毛的高度警惕。毛在上海,當著隨行的楊成武和其他工作人員的面,對祝林彪身體“永遠健康”和“四個偉大”的提法表示不滿,又對楊成武談起長征途中林彪要毛下台的舊事。毛要楊速回北京,撇開林彪,向周恩來傳達他的指示:老帥出席八一建軍節招待會,由楊成武在招待會致詞。毛的這些舉動,一下把林彪打縮回去了。他“又恢復少言寡語,悶悶不樂的狀態”,來了個“大撒手”。8月25日,為了穩定大局,毛下令拋出王力、關鋒等,又一次要楊成武撇開林彪,向周恩來傳達他的指示,周認為不妥,要楊前往北戴河向林彪彙報。此時,倒劉大局還沒有最後完成,毛只是要敲打林彪一下,並沒有“換馬”之意,9月24日,他在談到召開九大問題時說,接班人當然是林彪。之後,毛又有一系列安撫林彪的動作,1967年11月25日,毛作出批示,拒絕了林彪提出的刪去對他評價太高的詞語,表示“刪去不好,也不必改寫”。

1968年3月,又來機會了,江青要打倒楊成武和傅崇碧,林彪也想打擊“楊、余、傅”,因楊成武、余立金都向他封鎖毛在上海的講話,而毛也有考慮,楊成武“四面討好”,傅崇碧跟周恩來較緊,余立金不重要,毛就支持了林彪。1969年4月,九大期間,屬於林彪系的溫玉成突然被林廢黜,毛也接受了。這是毛對林彪的最後一次的給予。

1966至1968年,幾乎軍隊的所有決策均須事先報釣魚台,得毛和江青同意後,才能推行,林彪的講話,也得由釣魚台事先審查,軍委辦事組人員的組成,也是毛親定的。所有重大決策都來自於毛,但是當毛需要林彪的時候,也會適當滿足林彪的要求,這幾年的情況,大致如此。毛依靠軍隊,穩住了大局,又以軍隊為中心,重新建黨,恢復了秩序。

三、葉群扮演的重要角色

考察50年代後的林彪,不能忽略其妻葉群在林彪政治生活中所起的重要作用。葉群是抗戰爆發後奔赴延安的眾多革命女性中的一員,曾在延安中國女子大學擔任組教科長,1942年林彪從蘇聯返延安後和葉群結婚。林彪奉毛命去重慶期間,葉群在搶救運動中被整,在受審查時間,曾“往洗臉盆里大小便”,從此緊緊抱住林彪這棵大樹,在建國後的歷次黨內鬥爭和政治運動中安全渡過。葉群性格外向,懂俄文,有文化,好讀書,悟性很高,在50年代,葉群陪伴丈夫一同韜晦十年,夫婦雙修“宮廷學”,一直督促林彪捧毛。

葉群和江青的共同點是:兩人都有野心,有文化,葉群本來比江青有“人情味”,對下屬和“林辦”工作人員的態度也較好,但自文革介入高層政治後,也變得和江青一樣,作風專橫,都是滿嘴意識形態大話,又有農民革命“女寨主”的派頭。江青自稱“老娘”,葉群自稱“姑奶奶”。和江青的不同點是:江青不能當毛的家,只是毛的工具;葉群在相當程度上可以當林彪的家。葉群雖然經常受林彪的訓斥,自尊心受到很大的傷害,對林彪有怨氣,但共同的利益已把她和林彪緊緊捆綁在一起。林彪在賦閑的十年,已習慣於依賴葉群,也從多年的經歷中相信了葉群判斷能力的準確性。林彪身體不好,精神倦怠,需要葉群打理內外事務。

文革中葉群基本以林彪代表的身份出現在重大場合,而實際她所扮演的角色更為重要:

(一)控制林彪接觸的信息。

(二)給林彪的意見和批示“把關”,督促林彪捧毛捧江青。

(三)代表林彪,指導軍中有關重要的人事事務,是軍委辦事組的“女當家”。

毛在文革初期對軍隊的領導機構做了精心的布局,1966年初,毛命令葉劍英取代羅瑞卿擔任軍委秘書長,葉劍英擔任此職一直到1967年3月。此時發生全國奪權、軍隊“支左”及“二月逆流”,軍委機構名存實亡,由各大軍區各自為政,北京只有一個由楊成武的總參的班子負責備戰工作。1967年夏,毛去南方,江青、林彪、葉群建議成立“軍委看守小組”,8月7日經毛批准,確定吳法憲為組長,而葉群實際上是“軍委看守小組”的靈魂人物。9月23日,毛回到北京,提名楊成武參加“看守小組”,改名為“軍委辦事組”,由楊任組長。1968年3月,“楊、余、傅事件”爆發,“軍委辦事組”改組,由黃永勝負責,葉群等為成員,葉群幾乎不參加辦事組的會議,但在其中仍起關鍵作用。毛了解葉群在軍委辦事組的角色,葉群參加軍委辦事組是毛的意見。毛對葉群攬權沒加以制止,是把葉群當林彪的替身看待的。

中共革命是以男性為中心的,葉群只是軍隊的一個上校,因為是林彪的妻子,就可以參加軍隊最高領導機構的工作,這是十分反常的。然而在毛時代,特別是在文革中的1966至1971年的特殊時期,“高幹夫人”深度參與政治,卻是常見現象。因為,革命不分性別,而且出於保密的需要,首長夫人被認為政治可靠,於是從江青開始,到省級軍政領導人,擔任丈夫秘書的夫人比比皆是。由高幹夫人擔任丈夫的秘書或辦公室主任的制度為高幹夫人干預政治大開方便之門,其中分寸,全靠首長掌握。此制度在文革前還是局部現象(王光美一度躍入政治前台是一特例且造成嚴重後果),有劉、鄧、彭真以黨紀加以控制,但到了文革時期,特別是在1967初實行全國軍管之後已失控,軍隊中大軍區級以上的高幹夫人參政已非個別現象。毛為什麼不加干預?

可能的原因是:毛讓江青出山,委以重任,就不好再批評下屬讓夫人做辦公室主任,林彪身體不好是事實,只能讓葉群代林彪參加會議,而葉群善於察言觀色,很會說話,使毛對葉群一向不反感,曾被毛稱許為“八級泥瓦匠”。而且女性參政是可控的,其性質都是首長的附屬物,好壞都拿丈夫是問,或雞犬升天,或一起下油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愛思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