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存照 > 正文

王維洛: 南水北調——樣板工程 還是血本無歸?

南水北調工程對環境造成的傷害,比三峽工程更為嚴重。(電視截圖)

2014年至2018年,南水北調東、中線工程累計四年調水222億立方米。按照規劃,四年應該調水728億立方米。工程只完成目標的百分之三十!

四年來,南水北調工程賣水的凈收入僅占工程投資額的2.5%,工程經濟效益十分差。但是南水北調工程投資2541億元人民幣,全部來自老百姓交納的國家重大水利工程基金。因此,南水北調工程既沒有支付利息的負擔,也沒有向老百姓歸還本錢的問題。南水北調工程賣水凈收入全部落入利益集團的口袋中。對於利益集團來說,南水北調工程的經濟效益總是比預期的還要好;對於老百姓來說是血本無歸!

一、南水北調工程被列為改革開放四十年來的成功樣板工程

2018年12月18日習近平在慶祝改革開放40周年大會上發表講話,列舉了中國四十年來取得的偉大成就,特別是在基礎設施建設方面的成就:“信息暢通,公路成網,鐵路密布,高壩矗立,西氣東輸,南水北調,高鐵飛馳,巨輪遠航,飛機翱翔,天塹變通途”。在這裡習近平特別提到了南水北調工程,可見在習近平的心中,南水北調工程是一個十分成功的工程。

二、南水北調工程是個成功工程嗎?

如何評價一個工程是否是成功工程?方法很簡單,就是看是否達到了工程的目標。

南水北調東線工程主要是利用京杭大運河的原有河道及周圍的自然湖泊,從長江下游揚州處抽引長江水,經13級泵站逐級提高北送,經洪澤湖、駱馬湖、南四湖、東平湖,于山東境內分兩路,一路越過黃河後,自流向黃淮海東部平原輸水,最後到天津;一路向東供應膠東半島,主要是煙台和青島。南水北調東線工程主幹線長1840公里,其中從長江下游取水口到山東境內的分叉處乾渠長660公里,黃河北至天津乾渠長490公里,至煙台、青島乾渠長690公里。第一期工程完成後,平均每年的調水量為87億立方米。南水北調東線工程第一期工程已經完工,並於2013年12月8日開始運行。

南水北調中線工程本應從長江三峽水庫直接引水,後因批准建設的三峽工程正常蓄水位只有海拔175米,比原定的海拔200米低25米,所以只能從長江的支流漢江引水。南水北調中線工程從漢江上的丹江口水庫引水,輸水乾渠跨越長江、淮河、黃河、海河四大流域的八百多條河流,終點為北京和天津。南水北調中線乾渠長1246公里。南水北調中線工程第一期工程完成後,平均每年的調水量為95億立方米。南水北調中線工程第二期工程完成後,平均每年的調水量為135億立方米。南水北調中線工程第一期工程於2003年12月31日開工,2014年9月29日通過驗收,2014年12月12日正式通水。現在已經準備著手第二期工程的建設。

2018年12月13日《經濟日報》發表題為《南水北調東中線累計調水222億立方米》的報道:“自南水北調中線一期工程2014年12月12日正式通水以來,東中線工程已全面通水四周年。水利部最新數據顯示,截至今年12月12日,南水北調東中線工程累計調水222億立方米。”

從2014年12月12日開始計算,截至2018年12月12日,南水北調東線和中線這兩個工程各自運行四年,累計調水222億立方米。

那麼工程的目標是什麼呢?南水北調東線平均每年的調水量為87億立方米,南水北調中線工程平均每年的調水量為95億立方米,一共平均每年的調水量為182億立方米。四年累計調水量應該為728億立方米。而實際上四年累計完成的調水量只有222億立方米,只完成工程目標的百分之三十!

南水北調東中線工程運行四年,只完成工程目標調水量的百分之三十!這就說明,南水北調東中線工程是個完全失敗的工程!

三、南水北調工程的最大受益者是北京

雖然南水北調工程運行四年,只完成工程目標調水量的百分之三十,但是南水北調中線與中線工程還是有所區別,就是南水北調工程中線工程在完成工程目標方面,好於東線工程。

從調入水區來看,南水北調工程的最大受益者是北京。自2014年底以來,北京的歷年調入水量如下:

2014-2015年度:7.03億立方米;

2015-2016年度:11.05億立方米;

2016-2017年度:10.32億立方米;

2017-2018年度:約12億立方米。

四年累計約40.67億立方米。

按照規劃,南水北調中線工程平均每年調入北京的水量為10.5億立方米,四年應該調入北京的水量為42億立方米。四年實際調入北京的水量累計約40.67億立方米,基本達到工程目標。

四、小河有水大河滿還是大河有水小河滿

四年實際調入北京的水量累計40.67億立方米。這是一個什麼概念?

歷史上的北京,是個水資源非常豐富的地區。海河流域最大的河流永定河是北京最主要的水源。1949年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北京成為首都。首都的供水就成為中國政治家首先要考慮的事情。1951年10月官廳水庫大壩工程開工,這是中華人民共和國建立之後的第一座水庫大壩工程。1954年5月13日官廳水庫大壩工程竣工。之後工程經過四次擴建,最終的水庫庫容為41.6億立方米,相當於南水北調中線工程運行四年累計調入北京的水量。二十世紀五十年代初,永定河在官廳水庫壩址處的平均年徑流量為20億立方米,為南水北調中線工程平均每年調入北京水量的兩倍。由於永定河的過度開發和污染,官廳水庫水庫已經退出北京飲用水水源系列。根據統計資料,永定河2006年至2009年連續四年的年入庫流量均在1億立方米以下,分別為0.96億立方米,0.76億立方米,0.86億立方米和0.22億立方米。永定河平均每年20億立方米的水資源就這樣不明不白地被糟蹋了。

為了保證首都北京的供水安全,在官廳水庫大壩工程之後,1958年中央政府開始建設密雲水庫大壩工程,1960年9月竣工。經過後來的幾次加固和擴建,密雲水庫的最大庫容量達到43.75億立方米,規模超過官廳水庫大壩工程。密雲水庫的水源為潮、白河。潮白河的天然徑流量為10.2億立方米(二十世紀五十年代密雲水庫壩址處平均每年徑流量為20億立方米)。但是進入21世紀後,潮白河的自然流量明顯減少,2000年至2005年潮白河的年平均入庫流量僅為2.5億立方米。潮白河的自然流量減少的原因是上游地區的礦產開發和生態環境的破壞。目前密雲水庫的入庫流量需要南水北調中線工程來補充。

除永定河、潮白河外,北京還有拒馬河、北運河等八十多條河流。另外北京起碼有水庫85座,其中大型水庫4座,中型水庫16座,小型水庫65座,共有總庫容量94億立方米。正如北京人所說,其實北京並不缺水。北京的缺水,源自對於河流的過度開發,永定河、潮白河的開發程度均超過100%。毛澤東號召,一定要根治海河,辦法就是建造水庫大壩將河流的流水都控制起來。這個辦法來自蘇聯,來自斯大林的《蘇聯社會主義經濟問題》一書:“在上古時代,江河泛濫、洪水橫流以及由此引起的房屋和莊稼的毀滅,曾認為是人們無法避免的災害。可是,後來隨著人類知識的發展,當人們學會了修築堤壩和水電站的時候,就能使社會防止在從前看來是無法防止的水災。不但如此,人們還學會了制止自然的破壞力,可以說是學會了駕馭它們,使水力轉而為社會造福,利用水來灌溉田地,取得動力。”但是中國的政治家、工程技術人員忽略了中國和蘇聯的一個自然條件的根本差別,就是在中國的許多地區,水面蒸發量遠遠高於當地的自然降水量,在北京地區尤其是這樣。根據對密雲水庫的研究,水面蒸發量相當於密雲水庫蓄水量的9%。2018年密雲水庫達到建庫以來的最大蓄水,蓄水量突破22億立方米。按照9%的水面蒸發量計算,密雲水庫因蒸發造成的水量損失就高達一年2億立方米。前面談到的永定河每年20億立方米的徑流量減少到2006年至2009年不足1億立方米,原因就是在官廳水庫大壩工程之後,中國政府在官廳水庫上游又建造了幾百座水庫大壩工程。水庫大壩工程的建造形成了人工湖面,增加了水面蒸發量。每一座水庫增加那麼一點點水量損失,下游的官廳水庫就會水量乾涸。

北京的水資源缺乏問題,根源在於對水資源的人為破壞。那麼解決問題的方法就是恢復河流的生態環境,恢復永定河、潮白河等北京八十多條河流的生態環境,恢復自然流量,恢復河流自然狀態。治河要從全流域著眼,重點在治理河流的上游,治理河流上游的各個小支流。俗話說,小河有水大河滿。僅僅只是依靠南水北調中線工程從其他河流流域調來的水資源,只能充填永定河在北京地區的河道,只能充填密雲水庫,製造處一個優美的人工水景,滿足政治家的臉面需求。但是北京的大河水滿了,永定河、潮白河上游的小河裡依然沒有水,永定河、潮白河水系的生態環境依然存在。

小河有水大河滿,這是自然規律。大河有水小河滿,這是人民公社時代唱的歌。

五、南水北調中線工程的目標正在悄悄地被修改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議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