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何清漣:中美各有難題 貿易戰行將收官

外交是內政的延續,從無一國內部政爭白熱化,主政者能夠取得外交成就的先例。更何況,目前川普總統遇到的不是普通的政爭,他與日益左傾、社會主義化的民主黨的爭議,涉及到美國今後走資本主義還是社會主義道路的意識形態之爭。無論從他個人、共和黨還是美國的長遠利益來看,他都必須暫時結束一切對外爭端,集中精力應付2020大選。

美中兩國元首敲定,3月27日將在馬拉阿歌莊園舉行雙邊貿易協定峰會。其結局已由《華爾街日報》等美媒釋放消息:中國提出降低對美國農業、化學和汽車等產品的關稅及其他限制;美國則考慮取消大部分甚至全部取消去年開始對中國產品實施的制裁。以上內容,加之中國正在審議《外商投資法草案》,其中規定不得用行政手段強制外企轉讓技術,正好坐實本人在《中美貿易戰:開戰容易收官難》里的分析:中美兩國都面臨國內難題,有儘快結束貿易戰的需要,中國的難題在於經濟,美國的難題在於政治,正是美國之難給了中國解難的機會。

中國之困在經濟

中美貿易戰開打以來,中國在3-9月間實際上已經吃了不少虧,開啟了全球產業鏈重置之進程,中國失業人員大增;經營多年、意在竊取智慧財產權的“千人計劃”接近破產,明星人物張首晟自殺,另有20多人被起訴,據說不少“千人計劃”的參與者已經悄悄回國,留在美國的也只能按兵不動;華為被美國在全球範圍內追剿,該公司金融首席財務官孟晚舟在加拿大被捕,面臨被美國引流之厄;尤其是在美國經營了幾十年才養成的“擁抱熊貓派”不得不偃旗息鼓,不能再為中國在華府開展公開的遊說活動……

在有如泰山壓頂般的壓力下,中國政府一方面採用拖字訣,以期熬過2018年美國中期選舉,寄望於民主黨獲勝後川普面臨不利局勢後,中國能夠以較少的損失結束貿易戰。中期選舉的結果果然不負中國所望,民主黨利用桑德斯班底社會主義者整體加入民主黨而奪回了眾議院,從此川普每天在民主黨的各種批評與刁難中艱難打拚,面臨各種壓力,還得準備應付2020總統大選,對中美貿易戰就只求迅速解決。

中國高層知道經濟乃政權命脈,習近平也知道自己的政治對手正在等著他犯錯,比如中國經濟陷入絕境,也明白必須給白宮搭架梯子讓川普體面下台階,針對美國要求的金融開放、強制轉讓技術先後做了政策法規上的調整:2018年4月,中國銀保監會公布進一步放寬外資銀行市場准入有關事項的通知,宣布取消對中資銀行和金融資產管理公司的外資持股比例限制,明確允許外資銀行在中國開展代理髮行、代理兌付、承銷政府債券業務,等等。同時將外資人身險公司外方股比放寬至51%,3年後不再設限。外國銀行“吸儲”門檻也降至50萬元。8月,《外商投資法草案》公布,替代此前的“外資三法”。其中設專章規定今後“不得用行政手段強制轉讓技術”,包括徵收及補償、智慧財產權保護以及出資、利潤、資本收益等的自由轉出等規則。提拔了外資信心,本年度外資投資中國增長4成。原來高調宣稱要棄中赴美的台商郭台銘最近擬在中國擴大招工。

以上調整,加上承諾多採購美國商品,減少美國對華貿易逆差,都可視為中國為美國總統川普送上一架讓其不失體面下來的梯子。

華府國會山硝煙瀰漫

早在中美貿易戰之初,我就說過,對川普最大的掣肘不是中國,而是美國內部各利益集團。這一年美國的國內政局,正好坐實了我這預測。

根據美國政治獻金觀察網站Open Secrets對希拉蕊1999-2014年間募集資金來源的統計,對其貢獻最大的幾大行業包括法律界、金融、房地產、女權團體。2016年捐贈來源排名第一的是證券和投資公司,額度高達7800萬美元,其中包含數個對沖基金、索羅斯旗下的基金都捐贈了千萬美元以上的資金。

對於川普開展對華貿易戰,美國華爾街為代表的勢力(投行業、金融界、跨國公司)基本持反對態度,但民主黨卻一致同意,原因是一旦開戰,受損的首先就是對華出口的美國農業州,這是川普的選民基本盤,失去這些支持,已經對共和黨地2018年國會中期選舉的選情產生了不利影響;如果持續到2020年大選期間,農業州的怨氣,將對民主黨更為有利。這是民主黨不斷發聲,不能對中國讓步的原因。

與此同時,美國民主黨對川普的政治攻勢不斷,他提名的卡瓦諾大法官遭遇一樁無法證實的35年前的性騷擾誣告,最後通過FBI調查證其清白;奧巴馬留下的所謂“通俄門調查”更是被民主黨用來作為一把利劍,時不時聲稱要以此為由彈劾川普,在中期選舉之後,更是成了新科民主黨議員們口中的熱詞。這場花了納稅人3500萬美元的調查,民主黨最後沒有浪費這塊好鋼,將其用在了刀刃上,就在川普已經趕赴河內與金正恩會談的前一天,民主黨突然宣布,次日召開有關通俄門的國會聽證會,媒體則捕風捉影,宣布川普的前律師科恩將爆出大量“事實”,預測川普即將被彈劾下台。

選在本國總統重要的外交會談的同一天開聽證會,是經過精密測算的:通俄門查了兩年多,共花費3500萬美元公帑。為了讓通俄門案件成立,特別檢察官穆勒團隊在川普競選團隊中尋找了數個突破口,羅傑·斯通及其合作人、保守派作家傑羅姆·科爾西均拒絕簽署穆勒提出的認罪協議,表示就算坐牢也不會撒謊。科恩則因個人逃稅、銀行欺詐和競選資金違規等被抓住把柄,為了換取較輕的處罰,願意在國會的聽證會上公開指責川普。穆勒明知科恩並無川普“通俄”的證據,但只要科恩願意抹黑川普,就能起“臭彈”作用。這顆“臭彈”特意選在特金會當天召開並提前放風,其目的只是讓北韓與中國產生這種印象:“川普是個弱勢總統,隨時可被彈劾下台,與他簽約並沒有什麼意義”。結果如民主黨所願,科恩雖然承認沒有川普通俄的證據,但卻指責他“是個種族主義者、騙子”,“他參選不是為了讓美國偉大,而是推銷自己”等等。川金會無果而終。參議院民主黨領袖舒默與民主黨眾議院議長南茜均對此表示滿意,舒默稱:“川普總統退出談判是對的,而非為了吸引關注,和朝方達成一個糟糕的協定。我一直擔心,現在總統先生身上的壓力這麼大,如果要贏談很可能會出一個不好的結果。”眾議院議長佩洛西也表示,“鑒於總統先生對朝鮮本來就沒有什麼好的提議,他這麼做是對的。”

外交是內政的延續,從無一國內部政爭白熱化,主政者能夠取得外交成就的先例。更何況,目前川普總統遇到的不是普通的政爭,他與日益左傾、社會主義化的民主黨的爭議,涉及到美國今後走資本主義還是社會主義道路的意識形態之爭。無論從他個人、共和黨還是美國的長遠利益來看,他都必須暫時結束一切對外爭端,集中精力應付2020大選。

除了美國民主黨及《紐約時報》等媒體趁機指責美國沒取得多大的戰績之外,世界各國都在盼望中美貿易戰儘快結束,不用再在兩國之間選邊站隊。對美中雙方來說,此時罷戰都算一種明智的選擇。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上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