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動態 > 正文

周曉輝:王毅之言大謬 華為究竟是誰的羔羊?

與華為這麼多年來對西方國家進行技術掠奪、偷竊的大膽行為相對照,沒有人會認為華為在孟晚舟被捕後的沉默是因為其是只「羔羊」,恰恰因為其心虛,其被抓住了太多的把柄,而不好回應。隨著孟晚舟引渡聆訊日期的接近,受威脅的加拿大政府毫無妥協的跡象下,隨著其技術被越來越多國家排斥,華為和中共決心進行殊死一搏,才有了起訴之舉。

圖為華為首席財務官孟晚舟3月6日走出溫哥華豪宅,就引渡聽證會前往卑詩省高院。聽證會上,其代理律師與加拿大檢方確定5月8日開始首次的法庭引渡聆訊

3月8日,中共外交部長王毅在記者招待會上表示,支持相關企業個人拿起法律的武器來維護自身的權益,不當沉默的羔羊。他還稱最近針對中國特定企業和個人的行為,是蓄意的“政治打壓”。王毅口中的這個“特定企業”應該指的就是華為,“特定個人”指的是被加拿大拘捕、正在面臨引渡聆訊的華為首席財務官孟晚舟。

3月7日,華為公司大張旗鼓地召開新聞發布會,宣布對美國政府提起訴訟,指美國國會2018年通過的《2019年國防授權法》中第889條在沒有經過任何行政或司法程序的情況下,禁止所有美國政府機構從華為購買設備和服務,這違背了美國憲法中剝奪公權法案條款、正當法律程序條款。3月1日,孟晚舟法律團隊對加拿大政府、加拿大邊境服務局和皇家騎警(即聯邦警察)提起訴訟,指控他們在未告知她的情況下,就對她進行逮捕、搜查和審訊,這些做法都侵犯了她的憲法權利。

無疑,王毅口中的華為和孟晚舟“不當沉默的羔羊”應當指的就是上述訴訟。王毅之語,再次證實了此前外界的高度懷疑:華為與中共政府關係密切,華為有軍方和國安背景絕不是空穴來風。華為與孟晚舟幾乎同時提起的訴訟的背後,應該也有北京政府的運作。

王毅之語,不僅向世界昭告,北京當局將堅定不移地繼續為華為站台外,而且也讓那些仍在游移不定是否排除華為5G設備的西方國家多了一層認知。因為王毅所言的“支持相關企業個人拿起法律的武器來維護自身的權益”和華為、孟晚舟的行為,恰恰彰顯了王毅、中共政權、華為的精神分裂症,即一方面充分利用西方國家的司法系統,尋機脫罪;一方面卻在國內以專制手段對待被抓的加拿大人、西方公司。

這也就難怪加拿大前駐華大使馬大維3月3日發推文質疑說,“讓我們來問中共駐加拿大大使,康明凱和斯帕沃爾(註:被中共逮捕的兩名加拿大人)是否可以自由地對逮捕他們的中國人(中共官員)提起類似的訴訟?”

難怪美國參議員盧比奧在推文中寫道:“諷刺的是,中國公司在美國可以使用法律程序,美國公司卻不能在中國使用(法律程序)。”不過,臉皮早已夠厚、已然顧不上廉恥的王毅、中共政權、華為公司,即便聽到了,也絕不會在乎。或許在他們看來,官司的輸贏都是次要的,重要的是利用西方的司法體系拖延時間。

問題是中共、華為、孟晚舟的伎倆會得逞嗎?根據西方媒體援引的一些專業人士的分析,“這場官司將是非常艱難的,因為(美國)國會擁有保護我們免受國家安全威脅的廣泛權力”,“我看不出美國聯邦政府會後退。”

有分析還援引了2017年俄羅斯知名軟體公司卡巴斯基對美國政府類似的訴訟,其也希望法庭推翻川普政府的一個類似禁令。當時美國國土安全部頒布指令,責令非軍方政府機構在90天內卸載其電腦網路中的卡巴斯基軟體,原因是政府高官日益擔心卡巴斯基軟體可能有利於俄羅斯的間諜活動,導致美國的國家安全受到威脅。

訴訟結果是,該公司在哥倫比亞特區的地區和上訴法院皆失敗,法官裁定這些禁令具有防禦意識,而不是懲罰性的。美國是判例法,華為起訴美國政府一案極有可能得到同樣結果。

另外概率不高的結果是如果法官裁決起訴有理,案件進入取證程序,美國政府在提供證據後,法官若向任正非等華為高管進行傳訊,華為怎麼回應呢?恐怕華為也害怕走到這一步吧。千萬不要忘了盧比奧參議員話中有話:“等不及讓全世界看看,它們(華為)如何採用偷竊和間諜(手段),幫助(中共)政府作弊了。”因此,華為此舉最大的可能是通過“駁斥”美國來恢復自身形象,只是其能如願嗎?

再說說孟晚舟訴加拿大。網名為“心路獨舞”撰寫的文章中提到,美國憲法第四修正案規定,個人、住宅、文件和財產有不遭受非合法搜索和沒收的權利,沒有宣誓或證實的合理原因不能發放搜查令,搜查令中應該明確描述搜查的地點、抓捕的人或沒收的東西。但是憲法第四修正案是有例外的,邊境上的入關搜查就是最重要的一個例子。

在邊境上的搜查,是主權國家為保護自己的安全而作出是否應該阻止某些人或物品進入的決定,而發生在邊境上這一條已經是足夠的理由,因此國會特別授權,邊境檢查不需要出示特別的證據來獲取搜查令、也不需要特別的理由、甚至不需要有值得懷疑的因素就可以實施搜查,而且,儘管超過常規海關檢查時間的延長拘留必須要有合理懷疑的理由,但其規定的時間限制在邊境拘留中並不適用。美加有著類似的司法系統,因此孟晚舟訴加拿大政府的勝算也很小。

曾經有過這樣一個案例。魁省居民菲利浦2015年3月從海外旅行回來時,拒絕邊境官檢查他的手機而被起訴,菲利浦曾說要打官司,但後來認罪並支付了500元罰款。據悉,根據規定,加拿大邊境官員可以搜查手機,如果你不配合的話,甚至可以沒收你的手機。

在筆者看來,華為選擇走訴訟途徑,實在也是找不到什麼更好的辦法拖延時日,因此才寧可冒著引起美國和西方國家更多的反感的危險。按照王毅的說法,就是以前華為是“沉默的羔羊”,是個看起來軟弱無力的受害者,但現在決定反擊了。

與華為這麼多年來對西方國家進行技術掠奪、偷竊的大膽行為相對照,沒有人會認為華為在孟晚舟被捕後的沉默是因為其是只“羔羊”,恰恰因為其心虛,其被抓住了太多的把柄,而不好回應。隨著孟晚舟引渡聆訊日期的接近,受威脅的加拿大政府毫無妥協的跡象下,隨著其技術被越來越多國家排斥,華為和中共決心進行殊死一搏,才有了起訴之舉。而這一搏是生是死,應該已經註定。

華為註定的命運的推手正是其背靠的中共政權,換言之,若說華為是“羔羊”,是待宰的“羔羊”,那麼讓其走上偷、騙、剽竊之路的,走到今天地步的正是中共體制。而華為某一天的衰落預示的也正是中共的命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