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權謀!毛澤東讓周恩來「先走一步」的真相

讓周恩來“先走一步”,毛澤東才能安排江青等人掌權。(網路圖片)

按:周恩來確診罹患膀胱癌以後,為何會延誤治療時機,以致拖到晚期無法救治?其實,關鍵角色在毛澤東,原來讓周恩來“先走一步”正是他的精心布局,而且最終如願以償了。

閱讀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編撰的《周恩來年譜》1972年5月18日及往後,不了解內幕的讀者會感到非常奇怪。為什麼呢?因為在5月18日,“確診患膀胱癌”,而後續沒有任何關於治療的信息,這是極可能致人死命的重大疾病啊!到了8月4日,“因勞累過度病情有發展”,還是沒有任何有關治療的信息。真是奇哉怪也。

閱讀了辛子陵著《紅太陽的隕落——千秋功罪毛澤東》,就可以找到答案了——毛澤東在背後搗鬼,目的就是讓周恩來早點死去。歷史是這樣的:

1972年5月18日,周恩來被確診為“膀胱移行上皮細胞癌”。醫療小組與上海、天津的專家共同認為,患者病變尚在早期,如及早進行治療,有百分之八、九十的治癒率,如錯過時機,發展成為晚期膀胱癌,後果將是非常嚴重的。醫療小組給中共中央寫了報告,制定了早期治療方案,上報給中共中央辦公廳。等了幾天,中共中央辦公廳主任汪東興向醫療專家們傳達了中共中央的(實際是毛澤東的)四條指示:

第一、要保密,不要告訴總理和鄧大姐;

第二、不要檢查;

第三、不要開刀;

第四、要加強護理和營養。(高文謙:《晚年周恩來》第三七八頁)

醫療專家們知道錯過早期治療的時機,等於讓總理等死,以為他們的報告沒寫明白,要直接上書毛澤東陳情。汪東興出面阻攔,說中央這樣決定“是保總理的”,“你們要聽主席的,要跟主席的思路,主席正在考慮全面問題,可過一段時間再看。”這樣,周恩來的病便拖下來了。

一拖九個月,1973年2月的一天早晨,周恩來小便時大量尿血,把整個抽水馬桶的水都染紅了。當醫療小組向汪東興反映周恩來的病不容再拖時,這位大內總管堅決貫徹主子毛主席的意圖,說什麼“七老八十,做什麼檢查,不要慌嘛!”是葉劍英直接面陳毛澤東,毛才不得不批准治療。但通過汪東興繼續搞小動作,告知醫療組,只准做膀胱鏡檢查,不準電灼。這是很內行的破壞治療的意見。

1974年5月上旬,周恩來體內的癌病灶擴散轉移。5月9日,醫療組組長、泌尿科專家吳階平向中央陳情,力主馬上住院手術。張春橋代表毛澤東表態:“目前手術不能考慮,這一條給你們堵死。”理由——周恩來“是黨、政、軍、內政的總管,他的工作別人無法代替。”手術問題一拖再拖。

直至1974年6月1日,確診膀胱癌兩周年之後,周恩來才住進305醫院,做第一次大手術。手術後病情有所好轉。8月7日、8日,尿血增加,病情出現反覆,診斷為癌症轉移。經毛澤東批准,於8月10日作第二次大手術治療。

1972年周恩來初病時毛澤東考慮的所謂“全面問題”,說穿了就是讓周恩來“先走一步”,以便他安排江青等人掌權(參見《毛澤東遺願——毛遠新當中共中央主席》)。如果毛澤東先走了,以周恩來在國內外的巨大影響力和號召力,江青等人絕不是對手。

為了實現家天下的迷夢,毛主席晚年的心理是非常陰暗的,品德是非常卑劣的。他絕不容許周恩來“晚走一步”。為了實現周恩來“先走一步”,除了生物意義上蓄意阻攔治療周恩來的癌症,毛澤東還對周恩來進行了三次大的精神打擊。第一次是1973年底政治局擴大會議批判周恩來的“投降主義路線”;第二次是批林批孔批周公;第三次是批《水滸》,又回到了所謂“投降派”問題上來,使周恩來在惶恐不安中加速走向生命的盡頭。毛讓周恩來“先走一步”的陰謀計劃一步步實現了。

1975年5月中旬,周恩來病重。6月16日,《周恩來年譜》載:“就三月二十六日做第三次大手術後的病情及治療情況致信毛澤東,告知這一段時間‘恢復好,消化正常,無潛血’,但‘膀胱出血仍未斷’,癌細胞屢有發現。經與中央常委四人研究後,決定提前進行膀胱鏡電燒治療。信中提出:‘我現在身體還禁得起,體重還有六十一斤。一切正常,可保無虞,務請主席放心。’信中還請毛澤東早治眼病,以利健康和工作。毛澤東圈閱了此信。當晚至次日凌晨,做治療手術。”

周恩來要是一切正常了,那不是與毛主席要他早死的願望背道而馳嘛,這可不行,毛主席必定採取行動施加新的精神打擊。

8月14日,毛澤東對陪讀人員就中國古典小說《水滸》一書發表看法,說:“《水滸》這部書,好就好在投降。做反面教材,使人民都知道投降派。”又稱書中農民起義軍領袖宋江“屏晁蓋於一百零八人之外”,“搞修正主義”,“讓人招安了”。當天,姚文元得知後致信毛澤東,稱毛關於《水滸》的評論“很重要”,對“現在和將來”、“本世紀和下世紀”,“堅持馬克思主義,反對修正主義”,“都有重大的、深刻的意義”。姚提出將毛的評論印發政治局在京成員和有關宣傳、出版部門,以“組織或轉載評論文章”。毛澤東在姚信上閱批:“同意。”之後,中共中央轉發毛澤東關於《水滸》的談話。

8月16日,周恩來囑身邊人員找出《魯迅全集》中《評金聖嘆》篇及各種版本的《水滸》書送閱。8月下旬,江青召集於會泳等人開會說:“主席對《水滸》的批示有現實意義。評論《水滸》的要害是架空晁蓋,現在政治局有些人要架空主席。”8月28日和9月4日,《紅旗》雜誌、《人民日報》先後發表關於開展對《水滸》評論的社論,提出:開展對《水滸》的評論,“這是我國政治思想戰線上的又一次重大鬥爭,是貫徹執行毛主席學習理論、反修防修重要指示的組成部分”;“要從《水滸》這部反面教材中吸取教訓,總結歷史經驗,學會在複雜的鬥爭中識別正確路線和錯誤路線,知道什麼是投降派”。

9月2日,周恩來囑秘書找來最近《內部參考》中反映各地學習毛澤東對《水滸》評論情況的材料送閱。9月15日,周恩來與人談話中,就近期報刊宣傳上開展對《水滸》評論事指出:他們那些人有些事情做得太過分了!最近評《水滸》、批投降派,矛頭所指,是很清楚的。9月20日下午,周恩來準備做第四次大手術。進入手術室之前,要工作人員找來自己於一九七二年六月二十三日在中央批林整風彙報會上所作《關於國民黨造謠污衊地登載所謂問題的報告》的錄音記錄稿,用顫抖的手簽上名字,並註明簽字的環境和時間“於進入手術室(前),一九七五、九、二一。”

之後,躺在平車上詢問:小平同志來了沒有?鄧小平即向前俯身問候。周恩來握住鄧小平的手,用力說道:你這一年幹得很好,比我強得多!進入手術室時,周恩來大聲說道:“我是忠於黨,忠於人民的!我不是投降派!”在場的鄧穎超要汪東興將此情況報告毛澤東。手術過程中,醫生髮現癌細胞已擴散至全身,無法醫治了。鄧小平當即指示醫療組盡一切努力,“減少痛苦,延長生命”。

既被毛澤東耽誤了最佳治療時機,又因為毛的多次打擊心情不可能舒暢的周恩來,於1976年1月8日離開了人間,比毛澤東“先走一步”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吳量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