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30消防員慘死輿論反彈 知情人:官員瞎指揮 四川開始打壓 死者家庭成維穩對象

四川省涼山州的森林大火,至周二(2日)傍晚已受控制。這場焚燒近70小時的大火,共奪去30名救火英雄的生命。資深森林防火人士指出,領導階層好大喜功的官場文化,讓前線消防員盲目犠牲已是常態。關注此事的杜先生指出,底層的消防人員既是消防人員,也是維穩力量。他們被犧牲後,自己和家人都成為被維穩的對象。

2019年4月1日,部分遇難的森林消防人員的遺體被找到,現場被包裹後等待外運。(知情人提供)

2019年4月1日,就在30名滅火隊員遇難之際,曾經的滅火一等功臣、因滅火導致嚴重傷殘的敖翀,為了每月950元的工資,被迫在微博維權。(微博截圖)

四川省涼山州的森林大火,至周二(2日)傍晚已受控制。這場焚燒近70小時的大火,共奪去30名救火英雄的生命。資深森林防火人士指出,領導階層好大喜功的官場文化,讓前線消防員盲目犠牲已是常態。(黃小山/程文報道)

在木里縣森林大火中遇難的30名救火人員,因遺體被燒焦,周一(1日)晚上緊急運抵西昌市,等待進行DNA比對以確認身份。官方周二(2日)發布消息稱,明火已基本撲滅。

目前官方公布遇難者包括27名消防官兵,兩名地方官員和1名原村民。遇難消防官兵王佛軍和徐鵬龍都只有18歲,是年齡最小的死者。木里縣林業局局長、36歲的藏族男子楊達瓦,也在遇難名單中。

當地一位市民呂先生告訴本台記者,因為當地地形險要,人口密度很小,加上實施禁伐,所以森林覆蓋面較大,容易出現森林火災。

呂先生說∶木里縣應該是涼山州里人口反正是比較少的了。它是唯一一個藏族自治縣,然後人口密度比較低。因為長江中上游水土保持之後就禁止砍伐,所以它的那個森林密度比較大,然後起火的話,很容易燒成一片。

30名撲火人員死亡的慘劇,立即引起了民間輿論的反彈。質疑為何要組織600多人,前往幾乎沒有人煙、且海拔3800多米的險惡環境下撲火?但據當地媒體人的消息,四川方面已開始輿論維穩,特別嚴禁媒體追問嚴重傷亡背後的原因。

曾任海南省森林防火指揮部辦公室主任的劉福堂向本台表示,木里縣山高谷深,地形複雜,根本不適合強力撲滅。指揮階層為了政績或試圖卸責,漠視滅火人員的生命安全,已導致了眾多救火人員殉職的慘劇。

劉福堂說∶因為我這一輩子都是搞這個森林防火之類的,所以了解情況就比較多,體會也比較深。這就是跟中國這種體制緊密聯繫的。森林防火這方面,是重視火災撲救,不重視人員的安全。一旦著了火,領導為了擺脫個人責任,都到現場去亂指揮。誰官大、誰說了算。實際他們根本就沒有這方面的常識,尤其是安全常識,就容易造成群死群傷的事故。

劉福堂還列舉了多個典型案例,如1986年雲南安寧森林大火燒死了56名救火人員,3天後,玉溪的森林大火亦又燒死24名救火隊員。第二年,內蒙古牙克石林管局林場火災,26名撲火人員喪命,幾天之後,大興安嶺森林火災又有二百多人葬身火海。

本台記者亦發現,2010年12月,四川省的道孚縣草場大火,就導致22名滅火人員死亡。

就在木里縣發生森林大火前,吉林省武警森林總隊一等功獲得者、一級傷殘軍人敖翀正在微博中維權,他稱自己在2006年的大興安嶺森林大火中,因滅火被燒成重傷,現在因改制,吉林森林武警併入吉林內衛武警,他已經13個月沒有收到每個月950元的工資了。

但敖翀沒有回應本台記者的採訪要求。周二中午,他的微博被刪。他留言稱部門領導聯繫了他,會研究解決他的問題。

關注此事的杜先生指出,底層的消防人員既是消防人員,也是維穩力量。他們被犧牲後,自己和家人都成為被維穩的對象。

杜先生說∶實際上中國的武警、包括消防員,首先是維穩力量,然後參與滅火。他得執行政治命令。你為它犧牲了,孩子為它犧牲了,你的各種待遇到不了位,他有可能去上訪,上訪的人,他們體系就會嚴格打擊。他的父母可能就這一個兒子,死了以後,他這個父母就是失獨家庭。因為他們很多都會上訪,他們都是重點盯防對象,前一段時間就把失獨父母、失獨家庭當成黑惡勢力打擊。

為此,本台記者多次致電國家應急管理部,但該機構沒有接受本台記者採訪。

涼山州木里縣海拔高達3800米的山區,上周發生森林大火,當地政府組織數百人上山撲救,但導致嚴重傷亡。國家主席習近平和總理李克強做出批示後,應急管理部和軍方的西部戰區,一共調派7架直升機參與空中滅火工作。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