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民意 > 正文

滿屋子都是「古董」 他卻只想哭

‌‌“康熙‌‌”年間的瓷瓶、‌‌“乾隆‌‌”年間的瓷碗……家住成都高新區的吳超(化名)從家裡一口氣拿出了66件‌‌“古玩‌‌”,整個客廳都快擺不下了。

如果不是因為這些‌‌“價值連城‌‌”的寶貝,現在他也不會愁眉緊鎖,不會尋死覓活。

痴迷古玩致富

他背著家人買了66‌‌“古董‌‌”

一切都要從三年前的菜市場說起,如果不是路過時多看了一眼,他就不會沉迷於古玩發財夢。

這個‌‌“夢想‌‌”,就像一場瘟疫,在茶館裡流傳開來,小區幾名大爺都和他一樣,砸錢、買‌‌“古玩‌‌”,每個人的家中都能拿出幾件元青花、琺琅彩。

不過,在文物專家鑒定之後,這個夢,破碎了。

採訪吳超,就像跟諜報組織接頭一樣。成都大源小區的一條巷道,記者從吳超旁邊經過了兩次,反覆確認之後,他張望了左右,才點頭示意,帶著大家去他家。

今年57歲,買古董這事兒,多少有點晚節不保的意思。從今年1月報警,到今年3月求助媒體,每走一步,他都無比糾結。街坊鄰居怎麼看?家裡人怎麼看?記者花了20多分鐘對他進行心理疏導,最終他才打開了藏在陽台上,報紙裹了幾層的瓷器。

一袋接著一袋、一箱接著一箱,一件一件打開,客廳都放不下了,比孫女的玩具還佔地方。聽說有記者採訪,吳超的老伴李大姐從單位請了假,急急忙忙趕回來,看到這一屋子瓷器,她崩潰了。

想哭,也想笑。‌‌“你就把這些瓷杯拿來喝茶嘛!你就拿著這些瓷碗喝酒!這些,這些瓷缸,你就抱著睡覺嘛!‌‌”李大姐失控了,吳超也發起脾氣,扭過頭,賭氣說,‌‌“不採了,不採了!‌‌”

李大姐還在喃喃罵著,‌‌“你個死人!你個死人!‌‌”記者在現場數了一下,放在客廳的瓷瓶、瓷碗共有66件。不斷安撫之後,吳超才開始介紹,‌‌“這個元青花梅瓶,差不多3萬。‌‌”隨後,他又拿起一個清代的瓷缸,‌‌“這個要一萬多‌‌”。

他翻過一個瓶子底部介紹說,‌‌“這個大清乾隆的!‌‌”李大姐在旁邊打岔罵道,‌‌“鬼隆!‌‌”隨後他又拿過一個瓶子說,‌‌“這個是雍正年間的!‌‌”李大姐又打岔,‌‌“鬼正!‌‌”

‌‌“哎呀!不說了、不說了。‌‌”吳超的怒火再次被點燃。李大姐也收斂了一些,‌‌“之前一喊他去退錢,他就說要去死了算了。‌‌”

‌‌“熱情‌‌”的古董商

還邀請他去家裡吃飯

一家人,二十多萬積蓄,就耗在了這些‌‌“古玩‌‌”上。‌‌“買東西花了十多萬,另外花了幾萬,到處去參加鑒定。‌‌”李大姐透露說,吳超退休後,一直說背痛,家裡就讓他不要工作,專心在家帶孫女。

人一閑下來,花在菜市場上的時間也多了,好幾次,鄰居都告訴李大姐,‌‌“你家老頭兒在古董攤兒那站了好久。‌‌”現在想來,她才恍然大悟。

從2016年開始,吳超就去菜市場古董攤兒看點和田玉,後來,看上了瓷碗,再後來,古董商邀請他去家裡開開眼。‌‌“大家都叫他劉古董。‌‌”吳超認識這個古董商販後,很快就聊了起來,‌‌“他說可以保證把這些東西賣出去,賣不出去就退錢。‌‌”

有了好東西,古董商還會通過彩信發來照片,成化年間的瓷器、玉扳指,應有盡有。很多次,吳超還被邀請到對方家裡吃飯,他沒跟老婆說去了哪兒。包括後來去外地找人鑒定古董,要離開成都一周時間,他也騙老婆說是在外面接了水電改造方面的活兒,要出差。

被騙的不止他一個

另一位大爺也扛了幾十件回家

茶館,成都大源小區的信息集散地,談話主題,根據小區內的‌‌“意見領袖‌‌”而變。吳超也曾當過一陣‌‌“意見領袖‌‌”,這得益於他在瓷器方面的建樹。

古玩致富夢,在茶館流傳開來,徐大爺也聽得入迷,最終下手。退休前做木工,大字不識,連自己的名字也只能勉強寫下來,但對老吳這本致富經,他興趣濃厚。

家住頂樓,空手上樓他都喘個不停,愣是扛了幾十件‌‌“古玩‌‌”到家中。東西就是那些,縱貫了整個清朝,鮮艷的、素雅的,各式各樣,床底下、柜子里,能藏的都藏了。

買這麼多家裡人不爭吵啊?面對這個問題,徐大爺也很坦誠,‌‌“咋個不會呢?但也沒有辦法。‌‌”不過,現在劉古董的電話已經打不通了,‌‌“我還有好多件‌‌‘古玩’在他家呢!沒拿回來!‌‌”

現在的古董商人,已經沒在小區附近住了,房子是租住的,那一家人,都走了。社區和老徐一樣夢醒的,還有很多。‌‌“包你賺錢‌‌”,這句話成了一個諷刺,擊碎了所有人的夢,老徐至今只有連連苦笑。

出門工作

彌補瓷器造成的裂隙

今年1月3日,吳超拉著老徐,一起去轄區派出所報了警,走完了一套程序,吳超回到了家中。兒女責備、妻子數落,他沒好意思坐下去,選擇出門工作,拿工資補貼家用。

如果不是妻子執意報警,他可能還想著把這件事情蓋下去,他不想把事情鬧大,這對自己來說,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

最近幾天,送了幾件頂級瓷器找到了專業人士,最終的結果讓他徹底‌‌“涼涼‌‌”了。四川省收藏家協會副主席、高級陶瓷器鑒定師胡小勇搖了搖頭,‌‌“全都是假的,唯一做得好一點的就是一個元青花鬼谷子下山。‌‌”不過,這個瓷瓶也就只有10年左右的歷史。

‌‌“都是純工藝品,很多都是化學合成材料。‌‌”胡小勇提醒說,古玩,建立在知識積累的基礎上,更可況,乾隆年間的古玩賣幾萬,肯定不科學。‌‌“這些商人都是利用了人們暴富的心態‌‌”。

一切的一切,都像鄧紫棋那首《泡沫》唱的那樣,‌‌“全都是泡沫,只一剎的花火,你所有承諾,全部都太脆弱,而你的輪廓,怪我沒有看破,才如此難過……‌‌”或許在某個街角,吳超聽到過這首歌,瓷器夢,如這泡沫一般易碎;那販賣瓷器的人,讓小區多少老江湖都沒能看破,甚至,他們到了派出所,偷瞄了幾眼對方身份證,才知道這個劉古董,其實姓李。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成都商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