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短評 > 正文

陶傑:漏洞一二 笨七一群

台灣若跟香港簽引渡協議,文本抬頭,必是中華民國對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這張紙,簽了等同承認台獨,任何一個特首,拿著筆,看見就會發抖,哪裡敢簽字?

因此,即使香港有人去台灣殺人逃回,或在香港殺了人逃去台灣,沒得追就是沒得追。若想堵塞所謂漏洞,香特只能哀求中國早日派兵解放台灣。

By the way,香港特區很喜歡說:要堵塞漏洞。但世界上有許多漏洞,不但不必堵塞,而且令人類生活更多姿采。

譬如百慕達、處女群島、安曼群島,俱英國殖民地,還有英法海峽的澤西島、甘西島,俱避稅天堂。英國人權力絕對可遠達,為何不去堵塞此等“漏洞”?

殖民地時代九龍城寨,出名三不管,娼妓、吸毒、無牌牙醫,犯人逃入城寨,警察在外搖搖頭,就走了。此一漏洞,維持了幾多年?令香港這個殖民地,添上傳奇的色彩,攝影家愛煞了這個罪惡城。待移交在即,英國人遷就中國人的程度,予以拆卸,香港人還拍手叫好,今日方知“笨七”。

此中學問,非英國人培養的土著官僚於社會管治的認知所能理解。一味機械地只知見洞即要“堵塞”,而不知道從前的主人,都知道香港處處有漏洞,叫你去堵塞的,才准你堵塞;不可堵塞的,在一個政治哲學的層次,就不會叫你多手。但現在魯濱遜(Robinson Crusoe)撤走了,“星期五”(Friday)當家作主,見到樹上幾個洞,全都手癢了。

一九四九年之後,毛澤東對亞洲輸出革命,何嘗不知道殖民地香港,有四百萬中國人,慘遭英女皇的殘酷壓迫,一直得不到解放,這個罪惡城就在珠江口,是一個大漏洞,乾脆派解放軍過來填塞了,十分容易。

但毛澤東沒有。於是“六四”期間,黃雀行動,香港變成大陸通緝犯的天堂。大量香港的中國人竟敢在報紙登廣告聲援天安門廣場逃來香港的罪犯。今日回想,毛澤東當初將此洞塞了就好。

太沉重了?那麼舉一個輕點的例。一個澳門的炎黃子孫在美國大峽谷懸崖邊,不幸失足墮斃。堵塞安全漏洞,美國會不會在大峽谷幾百公里長的千仞懸崖,全部加建防護欄杆?

特區政府一定會。但美帝不會。即使發動五十萬留學生和大媽去抗議美帝種族歧視,美帝也堅持:大峽谷壯麗的美學至上,比不論跌死幾多中國遊客更重要。

很奇怪,這一點,高瞻遠矚,大眼界、大格局,美帝英帝,和毛席,竟然英雄所見略同。這就叫管治哲學的辯證法。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短評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