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裴毅然:勁爆 「先富起來」的人成份分析

——原標題: 悲析「先富起來」

文革後,中共碰鼻子轉身,從1980年代農村“包產到戶”到1990年代城市“市場經濟”,悄悄復辟資本主義,公有制退往私有制。第二代領導核心認識到“初心”不行,只能走修正主義道路。可囿於自身政權的理論來源,不肯摘下共產招牌,美其名曰“股份制”(似乎還帶一點“公”)。這次所謂“第二次解放”,各級赤吏近水樓台,首先沾沐“黨的陽光雨露”。1989年六四學運的“反官倒”,即反對官員坐公車拉私纖。

六四槍響,中外嘩然。為挽回不良形象,以示清廉,1990年鄧小平指令成立聯合調查組(中辦、中組部、中紀委),專項調查省部級高幹及其直系親屬的政經情況,為示公正,特邀十餘名黨外人士參加。

調查報告

歷時七月,聯合調查組向政治局呈遞報告(概要)——

1、歐美公費留學生、進修生中,有870餘名中央部級以上高幹直系親屬;歐美使領館、港澳新華社、中資企業中,有320名高幹直系親屬。

1200多名省區高幹中,420名直系親屬為歐美公費留學生、進修生,近700名派駐外使領館、商業機構或港澳工作。

1700多名中央和省級高幹中,3100餘名直系親屬已是司局或師級以上高幹,900餘名在經濟特區任外貿公司經理或董事。

對省部級以上高幹及其家屬的檢舉信,中央已收到23000多封,其中嚴重違法亂紀需要專案偵辦8000多起。

陳雲批示:“近幾年黨的領導幹部搞特權十分嚴重,不但要解決,更要找出主因。共產黨不為人民服務,人民有權抗議,要求更換領導。”

鄧小平批示:“把黨內的蛀蟲清除出去。”

政治局討論多次,終因牽涉面太廣、影響太大,難下決心,不了了之。1

專家析因

1995年,流亡美國的前中國社科院馬列所長蘇紹智(1923~):

中國由於一黨專政,特權橫行,沒有自由平等的競爭,實際上不可能走到自由資本主義。在由指令經濟向市場經濟的轉化過程中,特權階層利用權錢交易,操縱市場,積累大量資本。這種特權很多是高幹子弟所掌握的,帶有族閥性(nepotic),所以我稱之為族閥資本主義。其特點是官僚本身不露面,而是他們的子弟們在發財。有人訪問江澤民,問他的收入怎麼樣,他說他是無產階級。陳雲死時遺產據說只有四萬元。這可能都是事實,但是他們的子弟們卻在拚命發財,這種資本帶有宗族的性質,在父母的庇陰下利用特權發財。族閥資本主義比官僚資本主義更厲害。鄧家的財富據香港報刊披露已經達到五億美元。2

有一專業術語——異化,第一代無產階級革命家雖然為共同富裕奮鬥終身,最終卻是自己的子女“先富起來”。革命赤史未能按中共意圖走,而是走出了很標準的“異化”——徹底背離“初心”。

億萬富豪九成官家

港刊《爭鳴》(2006年8期)披露一份官方機構調查:金融、外貿、國土開發、大型工程、證券五大領域,85~90%要職為高幹子弟。中國億萬富豪,高幹子弟佔九成以上。截止至2006年3月底,大陸27310人擁產超過5000萬(不包括境外財產),其中3220人超過1億,而2932人為高幹子女,共擁有資產20450億。這些高幹子女較集中在以下八個省市:廣東(1566)、浙江(462)、上海(225)、北京(195)、江蘇(172)、山東(141)、福建(92)、遼寧(79)。

高幹子女之所以“先富起來”,主要依靠家庭背景,渠道如下:

引進外資抽取傭金,包括駐外中資投資 大陸。

引進設備,一般比國際市場高出60~300%。如從義大利引進位鞋流水線,國際市場價200萬美元,廣東、江蘇引進同一型號,報價分別600萬美元、720萬美元。一套年產50萬噸化肥設備,國際市場價2.2億美元,山東、遼寧以4億美元報價引進。

操控國內資源、商品,出口獲利。

倒賣地產,借貸銀行,無本暴利。

走私、逃稅,每年走私日本、歐洲轎車3~4萬輛轎車。

無抵押信貸,資金流入個人口袋,銀行壞帳主因之一。

霸佔大型工程。85%高速公路由私企承包,承包商必為高幹親屬,每公里獲利700~1100萬。江蘇22家大地產商、15家工程承包商,清一色幹部子女,其父包括省委副書記、副省長、省人大副主任、省法院院長等。

通過金融機構、中資抽逃資金。

操控證券市場,勾結金融機構製造假信息,以獲暴利。

中國特色

高幹子女從“衙內”一躍成富豪,最標準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很簡單,歐美民主國家以私有製為“神聖不可侵犯”之地基,政府無有財產,國庫全部來自納稅人,政府每一筆開銷都有嚴格程序,受嚴格監督,“伸手”談何容易?嚴格監督才是歐美民主國家低貪污率的根本保證。

“偉大的社會主義”以公有製為基礎,經濟命脈捏於政府之手,政府又全由共產黨員組成,“公有制”成了“黨有制”。官員僅須批張條或咳嗽一聲,其子女就可撈到上佳地皮,或進國企當頭頭,或派往境外,哪個歐美官員有此神通?

而從計劃經濟轉型市場經濟,閥門捏於官員之手,利益出於權力,一代代赤吏會是“特殊材料製成”?刀槍不入?胳膊肘不往裡拐嗎?

還得擁護“先富起來”

中國人民的悲劇是:儘管高幹子女以不公平非正義的途徑致富,仍然還得擁護鄧小平的“先富起來”。因為,“先富起來”至少允許“可以富起來”,此前毛時代可是一律“不準動”,誰也富不起來,成了只能赤繩自縛集體捱窮的社會主義。鄧時代高幹子女“先富起來”,大魚大肉,饑寒交迫的老百姓則可跟在後面撿渣啃骨,“後飽起來”。在什麼辦法?當代中國就這麼個客觀現實,只能默認高幹子女“先富起來”,他們不“先富起來”,百姓就無法“後飽起來”。得承認,歷史很殘酷,現實很骨感,客觀“合理性”就是這麼一寸寸出來的。可愛的中國只能爭取“次差”,以免得到“最差”。王蒙(1934~)有一句現實主義名言:

要知道對我來說,今天中國的一切都是better than worst。(比最差稍好)3

結語

如今,高幹子女不僅“先富起來”,而且“後貴起來”,紅衛兵“官二代”全面接班,還高高翹起封建大尾巴——恢復終身制,好像缺了×××,地球就不轉了,中國就亡了。陳雲此前的“共產黨不為人民服務,人民有權抗議,要求更換領導”,可人民連話都沒地方說、不讓說(“妄議中央”),遑論撤換不稱職的官員、預定的“核心”?有可能嗎?如何操作?

3/10~15/2019 Princeton

注釋:

1.蕭統:〈對高幹子女的調查報告〉,《爭鳴》(香港)1991年2月號,頁23。

2.亞衣:〈馬克思主義和中國——訪著名馬克思主義理論家蘇紹智教授〉,《北京之春》(紐約)1995年10月號,頁78。

3.查建英:《八十年代訪談錄》,三聯書店(北京)2006年,頁243。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議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