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洪博學:誰能守住總統府?

老韓演講題目是「2018選舉對台灣民主影響」,但是,演講後閉門會議座談,恐怕才更有看頭。費正清研究所真實身分,應該是扮演老共在美國學術界,溝通管道,這個研究所也經常帶著美國學者到中國訪問,是否傳達老共給老韓訊息,也沒人知道,但是,老韓把是否選總統宣布期間,押在美國回來後做決定,難免使人聯想更多了。

距離明年一月的大選,還有9個月,但是,藍綠陣營已經陷入集體焦慮,主要原因仍然是主帥難產,正在守府的綠黨和準備攻府的藍黨,同時陷入難題,哪一位主帥率軍親征,才能拿下總統府,當然也關係著兩黨國會立委的席次,所以,政治的陰謀和陽謀,全部表現無遺。

4月5日,“我愛國旗委員會”舉辦一場紀念蔣介石的活動,很多人高聲大喊“蔣公”萬歲,卻沒有人在意,已經浮棺44年的蔣介石,為何沒有下葬?這場不到千人的活動,卻變成韓粉拱韓選總統的大會,一邊喊“蔣公”萬歲,一邊喊老韓選總統,這場大會怎麼看,都充滿荒唐和詭異,為何面對老共香港中聯辦屈膝的老韓,可以和反共的老蔣一起被歌頌?這種安排是否有點精神上的分裂?讓老蔣老人家無法入土為安的是誰?反共的人物和投共的政客,可以同時出現同一個場景,這到底是國民黨喜事?還是喪事?

二戰時期,所有威權統治者,幾乎都逃不過轉型正義清算,只有中國的老毛和台灣老蔣,銅像處處,猶被人歌頌,這是亞洲人的濫情?或者是奴性使然,只有看你自己解讀了。

當然,拱老韓選總統,才是韓粉辦活動的初衷,也是活動目標,一位老兵在活動中說,“我們燜太久了”,是啊,也該出門透氣了。

迷幻藥退潮就是清醒時刻

黨內無大將,老韓當廖化,去年打敗民進黨,已經被“韓天宗教台”捧成民族救星,這顆星星的位階直逼老蔣,老韓忍住衝動,不去坐上“扶龍神轎”,未來,這種假藉“愛國旗運動”,拱老韓的戲碼,恐怕會更多,老韓一直忍住野心,顯見他的EQ並不差,總統競選活動還沒開跑,藍綠兩黨已經陷入集體焦慮狀態,藍黨雖然後面有老共撐腰,但是,候選人仍然面臨難產,很難保證一定可以贏回江山,藍黨焦慮的原因是“神威難持久”,法國作家勒龐在“烏合之眾”一書中說,“陷入偶像崇拜的群眾,不會追求真理,但是迷幻藥物如果退潮,清醒時間也會很快”,藍黨希望在老韓神威沒退的時候,拱他上轎,綠黨也是一樣,小英雖然好整以暇,企圖拋棄去年的失敗經驗,但是,民調不振,彷佛掉入所謂“塔西陀”陷阱,這個陷阱的意思就是,政治人物如果失去公信力,那麼做了很多好事或對的事,也無法挽回人民信任,這個陷阱在西方民主社會經常出現,如果民進黨只有一人競選,也就罷了,現在卻遇到半途的程咬金,本來,綠黨眼看民調不利小英,就有點失敗焦慮,現在老賴加入戰局,即便對提升士氣有幫助,擔心黨內互打免錢,卻使焦慮症更加深重。

這是一場藍綠紅白的對決,比過去的總統大選,更加複雜,老共也介入更深,美國政府也很焦慮,不能眼看老共和平演變台灣,失去印太民主同盟,又不好意思插手,美國既是民主國家,自己的選舉都難逃紅色干預,更何況台灣距離美國更遠,美國唯一能做的就是喊話,所有成敗選擇,還需台灣人自己承擔。

民怨難解引爆民主危機

綠營的蔡賴之爭,逐漸檯面化,這兩人都自認自己可以守住總統府,免於綠色崩盤,守護台灣責無旁貸,但是,去年民進黨大敗,一本帳還算不清,只靠著所謂鐘擺效應,就以為這一次時鐘會擺回來,人民會還給民進黨公道,這款想法,恐怕是太樂觀了,我把去年民進黨大敗,歸納五個因素,第一,中國因素,包括資金和媒體操作,第五縱隊耳語,第二,藍營基本盤團結,第三,中間選民流失,尤其以中底層,低教育選民為多,第四,獨派對執政黨失望,第五,執政錯誤,包括年金改革,一例一休,公投泛濫等等,第三個因素和執政錯誤兩者有正相關,尤其是底層民眾,勞工,農,魚牧養殖業,過去是民進黨支持者,現在卻倒戈投藍,因為長期經濟低迷,這些屬於經濟成長低端者,感覺被藍綠兩黨政客拋棄,於是在2016年造就了非政黨的柯P,現在又製造出老韓,說穿了,這一股對台灣停滯性經濟和政治,已經感到不耐的人民,甚至會發出給老共治理也無妨的信號,終於造成綠營海嘯式崩盤,也創造出柯韓兩位非典型政治人物,但是,背後的危機卻是台灣人對共產黨的抵抗力,正在削弱,這才是真正民主危機,如今,兩位綠營總統候選人,只以為用傳統的“抗拒中共入侵”策略,就可以守住總統府,恐怕是把事情看得太簡單了,不管是小英總統或賴清德,都有必要就去年敗選,先找出原因,必且告訴人民制勝之道,以及未來治國宏圖。

藍營的焦慮也在候選人難找,本來,中青代希望老韓出馬,趁著韓粉潮流未退,打鐵趁熱,但是,圍繞國民黨的幾個太陽,卻不一定如此看待老韓,老王就鐵口直斷,“誰敢保證老韓出馬,一定穩贏”?這句話一針見血,意思就是還有9個月,高雄市沒有發大財,請問,韓粉可以燒多久?一旦退燒,就是一場悲劇,畢竟很多韓粉是中共網軍,老韓民調雖然多次領先,但是,空氣居多,只能參考,不能當真,何況70%韓粉來自境外,能否變成選票,還很難說。

老韓拒絕5號和吳主席的閉門會議,因為這場會議必須決定動向,並且隱射郭台銘會出馬,其實都屬於政客迴避的語言,雖然選總統話題,已經讓鴻海股票拉了幾天漲停,但是眼看郭董當下,面對美中貿易戰爭下的鴻海危機,這件事的處理比當總統還重要,鴻海去年營收創下最低紀錄,不只是蘋果代工被緯創,和碩瓜分而已,富智康的安卓手機代工也虧損,今年,集團已經排定必須從人事成本省下200億,這件事才是郭董的大事情,所以,無黨籍的郭董,投入藍營或被徵招,幾乎不可能。

老韓虛晃一招,把是否參選最後決定時間,壓到美國訪問回來,很顯然,這場美國之行,對老韓很重要,主要原因不在接受美國政府初級考試,而是親共智庫可能傳遞的訊息。

哈佛費正清研究所,是美國對中國研究最早的智庫,創立於1955年,國民黨的蔡正元就直接說,“這是一個親共的智庫”,從費正清的歷史來看,親共有其歷史因素,國共內戰時期,費正清曾接寫了一封“給美國人民的公開信”,信中大罵國民黨貪腐無能,讚美毛澤東也是一位民族主義者,認為美國應該支持共產黨,這封信也改變了華府對國共兩黨觀感,和美國對華政策,早在1944年,二戰還沒有結束,費正清就已經預告,共產黨會在中國勝利,眼光真的很精準。“詳見陳立夫回憶錄”。

老韓演講題目是“2018選舉對台灣民主影響”,但是,演講後閉門會議座談,恐怕才更有看頭。

費正清研究所真實身分,應該是扮演老共在美國學術界,溝通管道,這個研究所也經常帶著美國學者到中國訪問,是否傳達老共給老韓訊息,也沒人知道,但是,老韓把是否選總統宣布期間,押在美國回來後做決定,難免使人聯想更多了。

小英和老賴,誰可以守得住總統府?恐怕要等到老韓回來,這個問題才會有答案。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民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