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對比 > 正文

閑言毛:維權賓士女就是「詐騙犯」 又如何?

我一直在想,為啥國人思維中總有一種單向化的特點。要麼是好人,或者是壞人,很難接受人是複雜的多種面目的可能。這個人是英雄,是正面人物,那就是永遠的偉光正,不能有一點的缺點與軟弱。而反面人物,似乎就從來不會幹好事。就如汪精衛,後來的投降是錯誤,但是青年時期的「去留肝膽兩崑崙」,不能不令人欽佩。當下也是,好的時候,都是名言警句,滿身都是閃光點,而一旦違規或者違法,立馬就成了十惡不赦的大惡魔。可能嗎?很多都是我們中間的人,很多還是我們的領路者。

被迫坐在賓士車引擎蓋上維權的薛女士火了(網路圖片)

人怕出名豬怕壯。近期,因購買的66萬賓士車漏機油,被迫坐在賓士車引擎蓋上維權的薛女士火了。有理有據的說話,高顏值高學歷,“您、大哥”生氣又禮貌的稱呼,讓薛女士維權視頻引爆網路媒體。

在強大的輿論關注下,當地相關部門與賓士中國共同施壓,經銷商西安賓士利之星最終與薛女士和解了。和解的協議,至少讓薛女士“滿意”。而這個特殊的維權成功案例同時,也引發了全國豪華汽車品牌消費者維權的熱潮。

甚至,薛女士維權時指出的“金融服務費”的問題,也讓汽車經銷商陷入了極其尷尬的境地。當然了,這也包括有關部門和協會之類。

而很顯然的是,這場引擎蓋上維權的薛女士也出名了。出名之後,有關薛女士的消息猛然也多了起來。起初,以為是某些“水軍”之類的在抹黑,或者說污名化薛女士。如今隨著網上的爆料越來越多,尤其是上海警方的說法,薛女士涉嫌的是經濟糾紛,而不是經濟詐騙,這也從側面證實了有關薛女士的事情並非空穴來風。

其實,不管是詐騙也罷,或者是經濟糾紛也罷,這都無損於薛女士對問題賓士車的維權資格。按照網路上的爆料,從薛女士學生時代和個人私生活,再到擔任某公司監事,裝修、招商、運營等等,有照片,也有文字,也包括在派出所協調的簽字,似乎薛女士人品太差,且涉嫌詐騙證據確鑿。

可再多的爆料,再多的人證物證,甚至500多萬或者700多萬的金額,都必須經過法庭的認定,起碼在沒有司法鑒定或者法庭判決以前,都只是片面言辭。也許,現實中國人的維權方式與途徑缺乏,司法措施的成本太高,以至於遇到“委屈”或“欺騙”,往往非常的弱勢,於是就總想網路爆料。比如,薛女士在賓士維權中的無奈與被動,從3月27日付款提車後的一系列與賓士經銷商的交涉過程中,顯示的淋漓盡致。

同樣的,上海的這幫與薛女士所在的公司有經濟糾紛的人或者企業,也是一直很被動。當看到薛女士因為坐賓士引擎蓋而爆得大名,維權也很有效果,自然也想蹭熱點“借東風”。對此,我們只能感慨當下消費者的維權困境而已。不能,絕對不能否定或者用陰謀論的思維去看待薛女士維權的動機與目的。

有些時候,我一直在想,為啥國人思維中總有一種單向化的特點。要麼是好人,或者是壞人,很難接受人是複雜的多種面目的可能。這個人是英雄,是正面人物,那就是永遠的偉光正,不能有一點的缺點與軟弱。而反面人物,似乎就從來不會幹好事。就如汪精衛,後來的投降是錯誤,但是青年時期的“去留肝膽兩崑崙”,不能不令人欽佩。當下也是,好的時候,都是名言警句,滿身都是閃光點,而一旦違規或者違法,立馬就成了十惡不赦的大惡魔。可能嗎?很多都是我們中間的人,很多還是我們的領路者。

一碼歸一碼,或者說就事論事,這本應該是我們對人對事的基本原則。遺憾的是,現實中,污名化或者壞人好人的簡單化判定依然盛行。就如這位西安的賓士女一樣,不說其它,起碼她在面對強大的經銷商時,拼力維權的努力還是應該肯定的。儘管這種坐引擎蓋上維權成功的概率很偶然,但是她是幸運的。至於,她是個啥樣的人,是否“詐騙犯”,是否“研究生”,人品道德等等都是次要的。畢竟,要是捫心自問的話,我們誰沒有過需要“懺悔”的過去呢?

總之,有關薛女士詐騙的傳言聽聽就行。要知道,這些無非就是與薛女士曾經擔任監事的公司有糾紛的人,恰好發現了薛女士的成功案例,就很及時聰明的借用了剛剛爆得大名的薛女士知名度而已。至於,薛女士是詐騙也罷,或者經濟糾紛也罷,都不影響這起賓士維權事件的非典型意義。而這些現象,的確是真真實實反映出當下消費者維護權益的弱勢地位。如何塑造優良的營商環境,首當其衝的就是能夠確保消費者的權益,避免出現如薛女士樣的或者上海部分受害者的悲劇,當下顯然是任重道遠著。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作者微信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