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對比 > 正文

法媒:美中衝突是文明世界與野蠻政權的衝突

去年10月4日,美國副總統彭斯在保守派智庫「哈德遜研究所」發表的對華政策演講,和今年以來,國務卿蓬佩奧、參議員盧比奧在多個場合的講話,雖然並沒有使用「文明的衝突」這樣的詞句,但他們都指出:美國面對的中共,是一個專制、落後、野蠻並且野心勃勃要稱霸世界的政權。

2018年美中代表團二十國集團峰會資料圖片

如今的美國,抵制和反擊中國的滲透和侵害,已成為共和、民主兩黨以及政、學兩界的主流意識,但如何認識日益惡化的美中關係?美中衝突是“文明的衝突”還是“種族的衝突”,或者是其他什麼衝突?卻仍未形成全民共識。

美國國會眾議院前議長金里奇是把美中關係惡化定義為“文明的衝突”第一人。金里奇不久前在美國“應對中國當前危機委員會”的會議上指出:“美中之間是一場有關文明的較量”;他說,“美國正在失敗”;美國現在的問題是“還沒有醒來,不清楚問題是什麼,也不清楚應對的規模有多大。”他還說,“美國到現在沒有形成政治基礎來應對中國”。

接受了“文明的衝突”這一理念的是美國共和黨執政當局的高層官員。

4月29日,在一個由美國智庫“新美國”和亞利桑那大學共同舉辦的美國未來安全論壇中,國務院政策規劃事務主任斯金納(Kiron Skinner)的一篇講話,表達了美國政府高層對金里奇“文明的衝突”論的認同。斯金納說:中國與西方自由世界存在文明和意識形態衝突,中國與美國的競爭,不僅局限於雙方的國家利益,也存在於不同的文明和意識形態等更為廣泛的領域。斯金納指出:美中這種競爭和對抗的關係,甚至超越了冷戰時期美國和蘇聯之間的對抗程度,因為前蘇聯所信奉的馬克思主義,本質上仍是一種西方意識形態,因此美蘇之間的文明和意識形態對抗,仍然只是“西方集團內部的一種對抗”,而中國現在的意識形態和文明結構,和西方世界所認知的完全不同。斯金納的結論是:這種“文明的衝突”,對美國甚至西方將具有更大的威脅。

去年10月4日,美國副總統彭斯在保守派智庫“哈德遜研究所”發表的對華政策演講,和今年以來,國務卿蓬佩奧、參議員盧比奧在多個場合的講話,雖然並沒有使用“文明的衝突”這樣的詞句,但他們都指出:美國面對的中共,是一個專制、落後、野蠻並且野心勃勃要稱霸世界的政權。

在斯金納講話後,美國的政治新聞網站《華盛頓觀察者》發表了《國務院準備與中國進行文明的衝突》的報道。報道說:蓬佩奧國務卿的團隊正在制定一項中國戰略,該戰略基於美國歷史上第一次“與一個真正不同的文明進行較量”的理念。

然而,在美國,對美中衝突還有另一種解讀,《華盛頓郵報》的一篇分析文章寫道,對於很多中國問題專家來說,他們不把川普政府與中國之間的爭端視為是“文明的衝突”,而認為“種族”是這場爭論的核心。“威爾遜國際學者中心”亞洲項目主任丹麥(Abraham Denmark)發推文表示,如果說美中競爭是美國第一次面臨一個強大競爭對手不是高加索人,那麼二戰的太平洋戰區怎麼算呢?更重要的是,種族與這些有什麼關係?

對美中衝突還有一種解讀,那就是前一段時間流行美國學界的所謂“修斯底德陷阱”論,指美國感覺到“崛起的中國”對自己的挑戰,必然要回應這種威脅。這種說法也抽去了美中兩國因意識相態、價值觀不同而發生的“文明的衝突”。

完全否定美中之間存在任何衝突的也大有人在:宣布競選美國總統的前民主黨籍副總統拜登5月1日說,中國不是我們的競爭對手;曾與川普競選美國總統的民主黨籍前國務卿希拉里5月2日說,要找中國來支持民主黨。

美中兩國“文明的衝突”其實自中共建立政權以來一直存在,只不過中共對美國採取攻勢而美國對中國採取綏靖,美國早就失敗了。當然現在覺醒也不晚,但如果美國的智庫仍然充斥“種族的衝突”和“修斯底德陷阱”之類的愚昧,或者讓拜登和希拉里大行其道,那麼就如金里奇所說“美國正在失敗”,美國最終將輸掉這場“文明的衝突”。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法廣RFI舊金山特約記者王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對比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