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破解「未富先老」困局 中國還有多少時間?

中國的人口紅利已消耗殆盡,面對撲面而來的老齡化社會,留給中國的時間已經不多。

中國經濟為何增長如此之快?一個重要原因就是中國經濟向世界開放的時機恰當其時。

1978年“改革開放”以來的30年恰好是中國勞動年齡人口大幅增長的一個時期。2013年中國勞動年齡人口達到10億以上的峰值,是當時美國總人口的三倍多。將這一龐大的年輕奮鬥群體與全球供應鏈連接起來,不僅讓中國工廠佔據了比全球其他低附加值生產商更大的人力成本優勢,也幫助中國建立了一個龐大的儲蓄池,為投資項目提供資金。面對不確定的未來,收入迅速膨脹的中國年輕工人選擇大量儲蓄。這些資本隨後又迴流到更多工廠和世界級的基礎設施中,進一步提升了中國的比較優勢。

但這一切正發生逆轉。

根據聯合國預測,15-64歲的中國人口已較2013年減少約1,000萬,到2035年將減少約8,000萬。2010年以來,中國的高儲蓄率也在下滑,而中國勞動年齡人口佔總人口的比例也在2010年達到峰值。除人口結構外的其他因素也在發揮作用:金融危機以來,中國出口增速放緩,讓企業儲蓄承受壓力。而儲蓄增長還可能進一步放緩。為了保持經濟高速擴張,中國需要大幅增加海外資本的引入,或是發生逆轉大大提高自有資金的使用效率,抑或雙管齊下。所有這些都在以遠超出許多人理解的速度發生。

面臨人口問題的國家不止中國一個。2018年美國新生兒數量下降至32年低點。但中國人口狀況的一個引人注目之處在於,中國勞動年齡人口激增的時期正好是中國經濟增長最快的時候,而2013年以來中國經濟放緩也正是勞動年齡人口減少的時候。

當中國向世界打開國門時,中國的人口優勢恰好接近頂峰,而且不只相對於美國,對其他發展中國家也是如此。這一定程度上是運氣使然,當然也與當時中國最高領導人鄧小平和他的助手們英明的經濟決策分不開。從1990年到2010年,中國勞動年齡人口佔總人口的比例從較高的67%進一步上升到將近75%。而美國的這一比例從未超過67%。根據聯合國的數據,其他所有低收入國家在此期間的總體比例最高也只有62%左右。

但從目前的人口趨勢來看,到本世紀30年代末,這一切都將逆轉。中國的人口老齡化程度將超過其他發展中國家,幾乎將與美國持平。中國農村居民的平均年齡已遠超城市居民。中國將越來越難以像過去幾十年那樣,通過將勞動力從低價值農業崗位轉移到高價值製造業崗位來提高生產率。儲蓄增長放緩將導致國家驅動型的投資激增局面越來越難以維持。中國政府2016年取消了實行數十年之久的獨生子女政策,但預期中的生育激增並未出現。

因此,中國只有不多的時間利用自己的巨額儲蓄打造下一代全球科技和商業領軍企業,然後就將面對龐大的老齡人口供養問題,而與此同時,中國可以使用的勞動力卻迅速萎縮,勞動力成本也越來越高昂。從這個角度看,中國由國家主導的效率低下的金融體系如果不迅速糾正,可能會成為潛在的致命問題。在這個體系下,大量儲蓄被不斷浪費和輸送給臃腫的國有企業。

中國領導層肯定意識到時間有限。但中國政府主導的創新項目好壞參半,而且遇到來自美國的強大阻力。

要想破解這一難題,更好的辦法也許是把大量財政資源從扶持臃腫低效的國有巨頭的項目中釋放出來。充滿創新精神的雄心勃勃的中國人可以把這些資源利用得更好。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華爾街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