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巴克:中共成了人民公敵後 不僅不後怕 還繼續強暴人民

中共的野心何止是香港?澳門?台灣?一旦三地得手後,它所覬覦的還會到周邊國家,周邊國家一旦被得手,整個世界也會被囊括到他們的手裡。這是貪心不足蛇吞象的勾當,野蠻人從來就沒有過這方面的思考和錯轍。當年的希特勒不是這樣一步一步地蠶食鯨吞的嗎?不同的無非就是用先進的殺人武器。而今的中共,在新的國際環境下,雖然意思形態與希特勒的社會主義意思形態沒有什麼區別。

由於受到過中共體制的無辜迫害的人越來越多,各個階層的人與中共直接對抗的也就自然地越來越多了,而且其對立陣營越來越加明顯地看出來利益與非利益的分水嶺所在。有時候鄙人也在想另個問題:為什麼都是一個國家的人,非要走向對抗幹麼呢?難道就真的不能和平共處嗎?

事實上,要能和解的唯一辦法,就是中共官吏放下身段,不怕做平民百姓,不再無恥掠奪民脂民膏,強姦民意,並走進國家民主道路上來,早日接受人類上的普世價值,不再褻瀆或玷污自己同胞的智商,成為國人中的普通一員,蔑視貴賤之分。

有了這種意思形態上的思考一點也不過分。

讓我們看到,國人至今尚有不少所謂的文化大佬依然自詡中華民族是有幾千年的文明古國,這種雞湯式的灌輸幾乎到今天還沒有終止。過去受到這樣熏陶的鄙人也曾因為是中國人而自豪過。然而,英國在13世紀就實現了王在法下的進化,中國至今還是黨在法上,皇帝在法上的愚蠢。

眼下中共官家,普遍的是維護個人利益為指針,從來就不在意什麼是非曲直,群體利益,弄得許多不是問題的問題至今都無法解決。他們如碩鼠般地養肥了自己不說,還在源源不斷地把資產轉移到國外去。他們很清楚,呆在中國,習近平一旦做了葉利欽,或有人推翻了習近平的獨裁,那麼,盜有的國家資材就不得不吐出來,甚至更有坐牢的風險。

而這種風險的幾率早已大於平安無事的幾率。

當下,香港已經有兩百萬之眾走上了街頭,無非就是要求港府不要順服中共,因為中共的行為至今還是十分地流氓野蠻無恥,他們想把隨意抓人,隨意定罪的環境繼續蔓延,擴大到香港、澳門以及台灣。好讓他們的邪惡行徑繼續下去。

其實,中共的野心何止是香港?澳門?台灣?一旦三地得手後,它所覬覦的還會到周邊國家,周邊國家一旦被得手,整個世界也會被囊括到他們的手裡。這是貪心不足蛇吞象的勾當,野蠻人從來就沒有過這方面的思考和錯轍。當年的希特勒不是這樣一步一步地蠶食鯨吞的嗎?不同的無非就是用先進的殺人武器。而今的中共,在新的國際環境下,雖然意思形態與希特勒的社會主義意思形態沒有什麼區別,一樣地具有搶佔人類主宰權的貪婪,但是,他們很清楚,再用武裝侵略的手段已經過時。

原本,地球上的人類,特別是中國人,對於任何一個人而言,就這麼百年地存在,用什麼形式存在,也就是這樣,何苦爭來斗去的?有什麼意思呢?在宇宙里,我們人類,還不就螞蟻家族般地咬斗,弄了個兩敗俱傷的結局?到不如相安無事地共處更值得推崇。但是,中共這伙賊人,由於不願意與平民百姓共辱共榮、平用國家資材,總需要鶴立雞群地耀武揚威才舒服。至於低調做人,那不是他們的本來面目,在這方面,他們寧願做鬼。

孩提時,無聊的沒有事做,在荒郊野外,樹蔭下,常看螞蟻群斗,時不時的還會幫助一方,甚至是把整個戰鬥場踩掉,碾死眾多螞蟻。以此來表明對螞蟻群體惡鬥的厭煩。那個時候,還不覺得不能無故傷害自然存在的生物,或一味的把自己的意志強加給弱勢群體,才做這樣的荒唐事。與中共的野蠻行徑沒有什麼區別,只不過,鄙人踩死的是螞蟻,中共踐踏的是民眾。

再想想宇宙空間里,比人類文明高端許多的生物會自然存在,他們的進化足以視地球人類如螞蟻,如果有個荒唐的想法,照樣令我們沒有諾亞方舟就有被淹死的可能,我們還在這裡爭來斗去的豈不是愚蠢至極是什麼?

而我們國家的獨裁者,總以為自己多粗多長,其性器也是特別需要刺激,因此在國際社會裡已經是臭名卓著,只好傻傻地出錢買笑臉,豈不知外國人哪裡有自己人更可靠?然而在網上竟看到這樣的荒唐事,給非洲國烏干達救災捐款——8000萬,那個國家才才一百萬多人口,獨裁者竟捐款八千多萬,而同時間的江西某地受災幾千萬人口,財政撥款僅在六百多萬。看到這樣的新聞,鄙人對中共有多大的噁心就有多大的噁心。那些錢是誰的?為什麼主人不發話,公僕反而有權送人?還是如此出手大方?幫助別人是沒有錯,首先自己先吃飽吧?

新聞系畢業以後,也經常寫文,很想在國內個人空間發表,尚未覬覦報刊雜誌佔有一點空間,那不是老百姓能去的地方。這個都懂得。但是,本人的觀點被屏蔽的十分嚴重,常被刪除,嘔心瀝血的文章,就是被網監毫不流氓地消滅掉,也就不怎麼寫文論,即使寫也不會放在國內網監控制的區域里,因為被強姦的味道無法令一個獨立思考的人享受得了那種快感。

以往,言論有點自由的時候,被他們強姦過,坐過煽顛的大牢,成了被特務監視的黑明單上的人,甚至走出國門都很困難,發達國家也不待見窮鬼,加上人微言輕,更沒有機會離開低端群體,達從被炒掉了工作以後,幾乎是沒有生路,靠著親朋好友的救濟,尷尬死人,但看看市面,又發現越來越多的被掃進黑名單的人逐漸年輕化,群體化了,使鄙人萬分地欣慰。暗暗慶祝自己再也不會曲高和寡了。

社會發展到了今天,中共還不認真檢討自己,總是用槍炮的惡習對付自己的人民,最後終於成為了人民的公敵後,還不後怕。彷彿,手裡有武器,有掠奪到手的財富,尚在霸佔著所有資源,就可以為所欲為,就可以隨便殺人,強暴人,大不了,跑出國,到其它國家做寓公。反正有這個條件,國內胡作非為地不能再繼續下去了,就溜之乎也。反正沒有人能約束得住。

現在習近平很想把國家搞好,也很想把一團亂麻解開,但是,他採用的不是徐徐漸進的辦法,依然用五壓二的流氓手段來恐嚇國人,讓國人即使被強暴了也不能發聲地這樣地屈辱著。試想,他能解決好社會什麼問題呢?到頭來還不是被釘在恥辱柱上?別看他招搖撞騙在世界裡,其實除了經濟利益能夠暫時收買一些人外,任何一個文明國家都不待見他。他在人類上,因為共產黨這個名頭,成了過街的老鼠。

特別是,把自己鼓搗的憲法修改成終身執政以後,國際社會上的政客都十分警覺:習近平,這個獨裁者,他想幹什麼?會幹什麼?怎麼干?就像以色列最近把伊朗在敘利亞一個山頭上修建的軍事基地轟掉一樣,它清楚,伊朗這個伊斯蘭外衣內實際是國家恐怖的魔鬼,一旦坐大,它不會對猶太人心慈手軟一樣,習近平一旦在國際上屢屢得手,他也不會對與他直接競爭的國家心慈手軟。

還好,美國率先站出來打壓華為這個中共特務機關扶植起來的龐大的間諜網路公司,使華為在國際空間成了過街老鼠。特別是,被抓捕的華為公主至今還在加拿大的看守所里,使中共暴跳如雷,竟然拿兩個加拿大公民作為砝碼來要挾加拿大政府。忘記了,人家是文明國家,不是總理說了算,是加拿大人民說了算,你用下三濫的手段,怎麼會得逞?

最可笑的是,有人還擔心台灣遲早被中共拿下,試想,台灣真的被中共拿下了,中共怎麼去管理?用當今的流氓手段?像對付新疆、西藏一樣?台灣人民受得了?那就殺人?與新疆、西藏似的,不怕造反,反正有武器,有武夫,殺就是?這樣手殺順了,還不是殺到自己的頭上去?

就這樣的國情,中國的民主人士,為什麼就不能如魚得水地有所大成?難道真的就沒有打開中共獨裁這個死結的可行辦法了?這一點,鄙人很不認同。因為中共已經是黔驢技窮,四處樹敵,只要是不迎面相撞,它已無暇顧及那麼多的反對勢力。而一個大中國,亂了一鍋粥,到處冒煙,到處抗議,到處鬧事,根子里,就是權勢者的掠奪與強姦行為造成的社會問題太多了。

作為民主人士,就是給中共收拾爛攤子的群體,使中共不再禍害國民敗落國家,有什麼不可為呢?

據封從德分析,海外民運的“明星”都是由海外媒體塑造出來的,而這些“明星”會導致真正有心推動中國民主運動的人士無法得到所需的資源,這也導致想做事的人越來越少的根本原因。

封從德的分析基本正確,是的,民運資金多少有點,但是都哦也能夠在什麼地方,詳細的不清楚,但是他們的套路無非是用在被中共特務抓捕的被害的民主人士身上,而真正暗地工作的他們是看不到的,比如有個同道專心經營,策劃者中間的道路上找出一個可以擴大民主人士的陣營的方略,在海外民主陣營遊說,但是,他不僅得不到支持,反而認為不切合實際。

而在緬北形成民主勢力,不採用直接對抗中共獨裁陣營的辦法,使真正在國內鬥爭失敗了的有個能安身立命的地方喘息,已經是和平抗爭的需要。緬北由於不被控制住緬甸政府的手裡,我們的智慧,足以改變那裡,早日形成普世價值的社會模式,從另個角度影響中國的民主進程,有什麼不可?

就如同台灣、香港、達拉薩拉存在一樣,多了一個甚至再多一些民主陣營,為什麼不可行?如果你採取不合時宜的暴力行動,肯定不行,但是,只要採用經濟手段,和平發展的手段,中共即使想破壞,也是師出無名。而在國際上,讓中共破壞試試?

此外,封從德認為海外民運同時也得堤防中國政府透過滲透或分化來瓦解它們的組織。他說:“中國政府不斷透過滲透一些人或分化組織來推動大量瓦解工作。他們透過結構性控制投入大量資源,並積極對海內外的中國人進行洗腦。這樣的作法逐漸形成一種文化暴力的控制。”

這點已經是常態,不足為奇,問題的關鍵是,我們如何應對?採用什麼實際可行的辦法?首先,採用暴力來對抗暴力以及不符合實際,而中共特務機關就是用暴力來對付我們,換句話說,我們很想文明競爭,但是,躲在陰暗角落裡的中共特務會冷不丁地放冷槍,抓捕我們,至於什麼理由,都可以胡編亂造。這方面,大家都沒有低估中共特務的卑鄙。

其實,民主人士,除了很有名氣的人士以外,真正沒有名氣的人太多太多,只要這些沒有名氣的同道公開地做就可以了,他們的多數在做一些不影響中共利益的前提下,暫時不會被幹掉。因為中共特務需要做的事情太多,當他們發現某項工程對他們有益時,就會放任自流。這也是中共的軟肋。不可不用之。

目前,除了堅守海外民主運動的人數越來越少外,海外民運組織也面臨資金短缺的窘境。周鋒鎖表示,因為中國經濟影響力在過去幾十年越來越強,這也導致民間因恐懼而不敢捐助足夠資金給海外民運團體。他說:“改革開放後,不少89學運這一代的人在中國國內發財,但他們很怕被海外民運連累,所以不太敢捐助資金給民運組織。這導致我們因資金短缺,無法進行大規模發展。”

歷來,鄙人就不反對一切可行的方法給中共較量,但在十分弱小的前提下,大亮肌肉的方法是鄙人從不高看的,要是用中共的模式來作為的話,我們一天也做不下去。事實上,只有軟勢力的發展,才是民運未來的發展模式。所謂的軟勢力就是和平的手段,暫時不與中共對抗,與以往的抗爭模式徹底分開,不做推波助瀾的事。這也是中共無法看到的和平發展模式。儘管他們的特務嗅覺靈敏,但他們無法判斷哪些是他們不該發對破壞的經濟發展勢力,哪些又不是,這種瞞天過海的方略足以發展起來。

再說,經濟體系的發展,除了能給民主勢力充電外,還能吸引更多沒有民主思想的經濟人進入到這個陣營中來。因為我們的短板就是沒有經濟支柱和國內民主人士沒有自己的後方。一旦形成了這樣的陣營——社會,儘管是小而被我們所控制,其發展是可觀的。

一句話,路走對了,就不用等待而不能插上一腳。

2019年6月19日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