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誰在背後捅刀?原來傷害彭德懷的真凶是他

笑裡藏刀,史料證實真正傷害彭德懷的是周恩來等人,並不是林彪。(網路圖片)

在1959年8月1日的常委會上,林彪當著眾常委的面說:“不是打倒,不是今後不信任,工作要你做。要整風、洗腦筋。”對此,彭德懷應和道:“改造思想贊成。總路線擁護。工作有消極面。”顯而易見的是,林彪說此話,並沒有事先和毛澤東商量。當彭德懷隨後提及“軍委應當掌握在一個得力同志手上。(我下來)這次不公布。提議一人去主持日常事務”時,毛澤東回應道:“現在不談此事,還是你干。”

這件事充分說明了林彪當時對彭德懷的事情看得沒有那麼清楚,尚不知道毛澤東等人對彭德懷的處理底線。

正如上述,林彪的講話是大帽子不少,但是都很空洞,實質性內容不多,置彭德懷於死地的罪名更是毫無涉及。在整肅彭德懷問題上,林彪起的作用遠小於劉少奇、周恩來等人。例如在毛澤東下發彭德懷的信之前是和劉少奇、周恩來商量過的,再比如毛澤東決定在23日召開大會並發表關鍵性的講話之前也是先和劉少奇、周恩來通氣。毛澤東的這個講話使會議氣氛驟然緊張,形勢急轉直下,會議主題由糾“左”變為反右,對彭德懷問題的定性起了一錘定音的效果。彭德懷的“裡通外國”之罪名,更是和周恩來密切相關。15年後,1974年11月彭德懷病危,他在舌頭已經僵硬、發音十分困難的彌留之際,仍喃喃自語:“我沒有裡通外國……我是清白的……”由此可見當年那種惡毒誣陷在他心靈上留下的創傷多麼深重。問題長期未得到澄清,彭德懷是死不瞑目的。至於“軍事俱樂部”,第一次在參加全會人員面前明確提出來的也是周恩來。

中央決定隨後召開軍委擴大會議以肅清彭德懷之影響。此次會議上重點追查了“軍事俱樂部”和“裡通外國”的事情。根據彭德懷自述:“在會議發展的過程中,我採取了要什麼就給什麼的態度,只要不損害黨和人民的利益就行,而對自己的錯誤作了一些不合事實的誇大檢討。唯有所謂‘軍事俱樂部’的問題,我堅持了實事求是的原則。對這個問題,在廬山會議期間,就有追逼現象,特別以後在北京召開的軍委擴大會議時期(八月下旬至九月上旬),這種現象尤為嚴重。不供出所謂‘軍事俱樂部’的組織、綱領、目的、名單,就給加上不老實、不坦白、狡猾等罪名。有一次,我在軍委擴大會議上作檢討時,有一小批同志大呼口號:‘你快交代呀!’‘不要再欺騙我們了!’逼得我當時氣極了,我說:開除我的黨籍,拿我去槍斃了吧!你們哪一個是‘軍事俱樂部’的成員,就自己來報名吧!有幾個同志說我太頑固,太不嚴肅。其實,在廬山會議結束後,我就想把我在軍隊三十年來的影響肅清、搞臭。這樣做,對保障人民解放軍在黨的領導下的進一步的鞏固,是有好處的。我就是持著這個態度,趕回北京來作檢討的。但是我不能亂供什麼‘軍事俱樂部’的組織、綱領、目的、名單等,那樣做,會產生嚴重的後果。我只能毀滅自己,決不能損害黨所領導的人民軍隊。”

至於“裡通外國”的事情,會議用了兩天的時間專門進行揭發和追查。揭發者說彭德懷“裡通外國”的主要根據,是他在率領中國軍事代表團出訪期間,曾與赫魯曉夫有過接觸,受過他的接見。彭德懷詳細地講述了出訪期間他與赫魯曉夫幾次禮節性會見的經過,並詳細提供了每次會見的時間、地點、陪同人員和翻譯人員名單。他說:“我根本不懂外國話,同外國人任何談話都要經過別人的翻譯。要裡通外國,我怎麼去密談?”彭德懷說:“為了把我搞臭,竟然把這樣醜惡的罪名加在我的頭上,使我難過極了。”軍委擴大會議對所謂“裡通外國”問題的批判是採用會上揭發與會外調查相結合的方法進行的。會上,不論什麼人都可以提出疑問,重要的疑問一提出,便立即派人向外事工作會議進行了解、核查(批判張聞天的外事工作會議,與軍委擴大會議同時進行),或立即向有關駐外使館發電報要求提供證明。工作可謂深入、細緻、周密、快速。但是直到會議結束,仍一無所獲。歷屆專案組都把“裡通外國”作為對彭德懷進行審查的重大問題之一,可在這個問題上都毫無結果。儘管毫無結果,它仍被列為專案組要審查的重大問題之一。就這件事,彭德懷曾懇切地寫信給黨中央和毛澤東,鄭重聲明:(“裡通外國”問題)“如發現確鑿事實,可以以叛國論罪,判處死刑無怨。”由此可以看到這些罪名對彭德懷的傷害是如此之深,彭德懷對這些罪名的反應是多麼的強烈。

由以上史實可以看出,真正對彭德懷定罪和傷害的人,是周恩來這些人,而非林彪。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吳量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