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港台 > 正文

詭異!江系大外宣:大陸「覺醒派」冒險赴港反送中

抗議者於2019年6月21日聚集在中國香港警察總部外。路透社

香港政府因在20日下午最後期限仍未回應撤回《逃犯條例》修訂、撤回暴動定性、承認警察濫權暴行、釋放抗爭者、林鄭月娥下台等五大訴求,香港高校學界和民眾在6月21日發起升級行動,大批示威者先後包圍金鐘和灣仔多座政府大樓和警察總部。

其中,有大批香港市民包圍警察總部,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在現場呼籲,要求與警務處處長盧偉聰對話。現場民眾則不斷呼口號:“沒有暴動,只有暴政”,及“釋放被捕人士”。還有示威者在警察總部的名牌下貼上手寫的“永不屈服”橫幅。

香港民眾的反送中示威抗爭,引來國際輿論的關注與聲援,已有台灣人及外國人加入抗爭行列,以示支持。在中國方面,雖然媒體對此保持沉默,但有中國網友通過翻牆,了解、並參與這場示威運動話題的討論。也有中國民眾專程來港觀看遊行,甚至有人冒險來港參與示威,希望能為香港保衛“最後法治和民主希望”出一份力。

“翻牆”後的覺醒

據港媒《香港01》(阿波羅網編者註:《香港01》是江系背景大外宣,您覺出這其中的詭異嗎?)報道,一名自稱來自大陸“覺醒派”的男子Mark(化名),手持英文標語“RETRACT EVIL BILL”、“HONG KONG CANNOT FALL!”,並戴上鴨嘴帽、太陽眼鏡和口罩,默默坐在立法會示威區一旁。他向媒體表示,自己是特意從大陸來港,因此不得不“全副武裝”以防被認出,而且到場前,已先換掉全身衣服進行變裝,“因為大陸由你一出門口就開始監控”。

Mark平時透過“翻牆”軟體上Twitter等網站,他稱自己原本不太關心政治,是在香港佔中運動期間,“翻牆”接觸到有關新聞、討論,並發現六四真相後才“覺醒”:“我本來也以為六四沒死幾個人,但見到佔中期間,很多人都在說八九、八九,我才翻牆搜尋。”

搜尋結果是一幀幀示威者被子彈打中、頭破血流的畫面。真實的血腥照片擊破長期被灌輸的謊言,他稱,“我是做IT的,看得出那不是修改過的圖片。”

Mark向媒體表示,他認為香港若通過《逃犯條例》修訂,把港人引渡回大陸受審是相當危險的事,因為“中國是沒有法律的”。香港的司法制度是基石,修訂通過了,會影響香港的經濟和形象。

初次在香港參與抗爭集會的Mark還忍不住感嘆:“香港真得很厲害,那些標語、說習近平和領導人的,如在大陸,早就被收,然後整個區會被戒嚴,四周人車都不能通過。你一出來示威,一踏步早就被抓了。”

Mark在言語中透露對香港現存的民主和法治的羨慕,形容香港是“最後的寄望”,他也對中國大陸充滿監控和壓迫感到無奈。他舉例說,現在搭地鐵不但要檢查行李,最近行動升級,連乘客手機都被徹底調查,“所有訊息都被翻出來”。他指出,警方有槍,不給查就會被抓,“他說你有罪就有罪”,甚至可以為了政績隨便強加罪名,“審判過程更是草率了事,除非你有特別背景”。

為了自保,他稱中國人不敢“硬碰”,而是“鬥智鬥力”,例如乘坐地鐵時,會帶兩支手機,一支給警察查,又或是不帶手機。Mark也清楚依賴手機付費是中共政權監控手段,因此盡量使用現金,以避過監控。他也呼籲香港民眾勿使用中國應用程式,“微信是很危險”。

當被問到,香港社會的反修訂行動若成功,是否會影響中國大陸的環境、民主進程時,Mark悲觀的表示不會,他認為大陸的“覺醒派”不多,知道這次反送中實際情況的中國人也不多。儘管如此,他選擇續留在中國而不移民:“很多流亡海外的民運人士都說,自己在外也只是二線的抗爭者,很多事須靠留在國內的人士抗爭,但若我們也離開了,還有誰留在前線?”

大陸民間人士的感動

這次香港的反送中運動,在Twitter上確實引來許多中國網友的關注,並留言表示支持,如“香港之所以謂之‘香港’在於民主,自由。祝願香港朋友打贏這最後一戰!”、“大陸淪陷區的覺醒同胞們與你們同在。加油香港同胞們。”

湖北武漢網路活躍人士周芳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我這兩天看到香港人民上街遊行示威,反對《逃犯條例》,真的太感動了,我都流淚了。對香港人民點贊。自由是要靠努力。”

一名長沙網民則說:“作為大陸民主人士,他們的行為給了我們很大的鼓舞,也讓我們以後在大陸抗爭,提供很多我們可以效仿的經驗”。

另有不少中國網友對於身邊人避談政治、維權、抗爭等話題,只愛“歲月靜好”感到無奈。但也有人相信,在一個維穩經費高,不斷有人被刪帖銷號、被失業、被失蹤的國度,“冰山”總有融化瓦解的一天,認為中國人屆時將會群起抗爭。

這次中國媒體對香港反送中運動保持沉默,中共官方則是公開造假,欺騙輿論,有分析指出,這代表中共當局對此極為恐懼,擔憂香港的抗爭星火延燒到中國大陸,因此加強管控,封鎖消息。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博談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港台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