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人物 > 正文

賀龍是殺人不眨眼的混世魔王

在賀匪的操縱下,洪湖地區從1932年3月至34年5月進行了三次肅反。他抓的有五種人。一是與賀匪意見不同的,二是賀匪認為不好領導的,三是對賀匪流寇主義不滿的,四是私下議論賀匪的,五是連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被抓起來的。對這些人一律扣上了改組派的帽子,用盡了毒刑拷打,晝夜審訊,關的關,殺的殺,殘酷已極......

賀龍是殺人不眨眼的混世魔王

(賀賊在洪湖肅反時的滔天罪行)

大土匪賀龍幾十年來耍盡了他的反革命兩面手法,欺上瞞下,篡改歷史,對他所犯的罪行能推就推,能賴就賴,能拉就拉。賀賊不但是陰謀篡黨、篡軍的政治野心家,而且是一個殺人不眨眼的魔鬼,僅就1933年他在洪湖地區所搞的肅反,就有成千上萬的黨的優秀兒女死於他的屠刀之下,這是我黨我軍歷史上駭人聽聞的政治迫害害案,這次白色恐布時間之長,殺人之多,若不是當時親身經歷的同志們,在這次偉大的文化大革命中進行揭發,是難以令人相信的。而這次肅反的罪魁禍首就是賀龍,他混身的每個毛孔都沾滿了烈士的鮮血,這筆血債必須清算,為死難烈士報仇。今天就根據當時受迫害僥倖生存的幾位同志所揭發的材料,來聲討這個殺人不眨眼的魔鬼。

賀匪在1927年南昌起義失敗後,化裝逃到香港,轉上海,後來搜羅了一些舊部下,成立了紅四軍,以後又改為紅二軍團,賀龍任總指揮,自1931年賀龍就忠實地執行了立三“左”傾路線,在洪湖地區的肅反問題上,就是執行立三“左”傾路線的具體表現。

在賀匪的操縱下,洪湖地區從1932年3月至34年5月進行了三次肅反。當時進行肅反的根據是荒謬絕論的,據說在湖北省天門縣捉到一個國民黨特務,該犯供稱與法地區武裝部部長有聯繫,並說武裝部長是改組派。於是賀匪藉機就在軍隊內和地方上大抓特抓改組派,(所謂的改組就是共產黨內部有一批人反對共產黨)。但是賀匪究竟抓的都是什麼人呢?他抓的有五種人。一是與賀匪意見不同的,二是賀匪認為不好領導的,三是對賀匪流寇主義不滿的,四是私下議論賀匪的,五是連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被抓起來的。對這些人一律扣上了改組派的帽子,用盡了毒刑拷打,晝夜審訊,關的關,殺的殺,殘酷已極,據當時參也肅反的鐘××說【析世鑒:“據當時參也肅反”,原文如此。】:“我一天早晨就殺了六十多人,肩膀都累疼了。”就這樣幾乎把軍隊的幹部和地方幹部全殺了,對師級以上幹部更是一個也不放過。當時賀匪的秘書樊××會三次被囚,也差點被殺,只因為賀匪不識字,還要用他念文件,因此保留下來沒有殺。後來要殺的人太多了,殺不過來,就用繩子捆起來往洪湖裡推,當時的洪湖水中漂滿了革命烈士的屍體,革命烈士的鮮血染紅了洪湖水,正如當地群眾所揭發的:洪湖根據地不是被敵人打垮的。而是被賀賊殺垮的。是可忍孰不可忍!

以上所說的是他殺幹部的情況,他對於戰士也同樣進行迫害,但是戰士人數過多,沒有辦法統統殺掉,於是每人發點遣散費,遣散費回家,這是賀匪的一條毒計,被遣散的戰士只要一離開隊伍,就會被敵人殺掉,這樣他可以借刀殺人。當時被遣散的戰士過著非人的生活,據蔡×回憶當時的慘狀時說:“很多下級幹部和戰士被懷疑是改組派,開除了我們,無路可走,只好尾隨大部隊後面,如果掉隊丟了,就會被敵人殺掉,他們用繩子捆住我們的手腕,給部隊抬東西,把我們整整捆了半年,繩子勒進肉里去了,夏天生了蛆,最後放了我們,繩子也解不開了,只好用小刀慢慢割下來”。說時蔡同志伸出了手腕給我們看,手腕上有鐲子一樣的一圈深深痕迹。樊××做了補充說:“他們把遣散的這些人編成了改組派連隊,每人也發了槍,但是不發子彈,除了當民伕使用外,遇到打仗時,就把這個所謂的改組派連隊拉上去打,這些同志本來對黨、對人民是忠心耿耿的,雖然槍里沒有子彈,就用大刀和敵人拼,由於不怕犧牲,雖然把敵人消滅了不少,但自己傷亡很大,犧牲了很多好同志”。

這樣的大批慘殺,還未能滿足賀匪的罪惡目的,在三次肅反後,還想進行第四次,後由於中央及時來了指示,才制止了又一次大屠殺。象這樣給賀匪殺害的革命同志真是無法計數,他們有罪嗎?沒有!他們是反黨嗎?不是,他們都是無產階級的革命戰上,僅僅由於這個老土匪的獸性才遭到殺害的,這也是賀賊的滔天罪行之一。

為什麼賀匪要殺這麼多人呢?原因很簡單,就是他想篡奪洪湖蘇區創始人的稱號。所以他第一個就殺掉了洪湖蘇區創始人段德昌同志,把段德昌同志的功勞據為已有,在61年賀匪指使反動文人寫出“洪湖赤衛隊”黑歌劇,吹捧他是洪湖蘇區創始人,就是為了實現他幾十年來篡改歷史的宿願,給他樹碑立傳。今天我們要把被顛倒的歷史再把它顛倒過來,把黨的好兒子段德昌同志的英雄形象重新樹立起來。

段德昌同志早年在黃埔軍官學校學習,1925年入黨,1928年開始在洪湖地區搞地下工作,很有威望。當洪湖根據地吃緊吋,賀匪和當時的特委書記夏曦堅持逃跑主義,而段德呂同志則極力主張在洪湖地區堅持斗爭,就因為段德昌同志對賀、夏的逃跑主義進行了堅決的斗爭,賀賊就把段德昌同志恨之入骨,借抓改組派為名,把段抓了起來,給他扣上的罪名是“反對湘鄂川、黔滇邊區中央分局的領導”。當時段德昌同志反駁他們說“我不反對中央的分局,我反對的是你們的逃跑主義和機會主義”。並指出他和夏曦的斗爭是路線斗爭。由於段德昌同志在群眾中威信很高,賀、夏深恐留下禍根,於是下了毒手,1933年在湖南桑植縣金果坪,黨的好兒子,人民的好乾部段德昌同志被殺害了。在殺段時,把段的部下監視了三天,戰士們無不為段的被害而痛哭流涕,當時段德昌同志只有30多歲,臨刑時他高呼:“中國共產黨萬歲!”“蘇維埃萬歲!”、“反對夏曦的逃跑主義!”等革命口號。

段德昌同志生前堅決執行毛主席關於農村包圍城市,發動群眾、依靠群眾,建立廣泛的農村根據地等指示,他還是一個英勇善戰的指揮員,打起仗來沖鋒在前,退卻在後,勇敢頑強,為黨為人民立下了不朽的功勛,在他被殺害時,由於當時子彈缺少,他還說:“你們用刀殺我吧!子彈留著打敵人吧。”就是這樣一位傑出的共產主義戰士竟被賀匪加上莫須有的罪名而殺害了。

賀龍這個大土匪幹下了這種滅絕人性的罪行,還想一手遮天,隱瞞事實,但是小小寰球,幾個蒼蠅抽泣,怎能淹沒真理呢!我們的偉大領袖毛主席在第七次黨代表大會上給段德昌同志平了反,說:“段德昌是一個好同志”【析世鑒:此句引文為粗黑體字。】。今年八月一日周總理又講到“段德昌是很好的同志,是洪湖地區的創始人”。

賀匪為了推脫罪責,耍盡了陰謀鬼計。1935年黨中央追查洪湖肅反問題時,賀匪把全部罪責推到死鬼夏曦身上,還表白說:“我當時不是肅反委員會的。”推得倒真干淨!但是今天人證物證俱在,賀龍是當時肅反委員會成員之一,正如武漢部隊一位同志揭發說:“打死段德昌同志起決定作用的一票是賀龍”。並且在三次肅反中,掌握軍權的人是賀龍,如果賀龍不點頭,誰敢殺他的部下?這不是極為淺顯的道理嗎?!況且肅反時向上面打的報告文件中,簽署的都是賀龍和夏曦兩個人的名字,人證物證俱在,想賴是賴不掉的。

到了七大前夕,賀匪怕被揭露出他的反革命罪行,於是大施拉攏、威逼、利誘的技倆並放出狐群狗黨為他四處奔走,賀匪曾對肅反中被他三抓三放的樊××說:“七大你把情況講講我給你伸冤”。暗示樊把罪責推到死鬼夏曦身上,為他開脫,樊說:“老總,當時你要是多說幾句話,可能好一些,不致於殺哪末多人!”這幾句話觸到了賀匪的疼處,大怒說:“你曉得個××,我自己還不保險呢?”說得好漂亮!掌握生殺大權的活閻王還不保險嗎?真是鬼話!賀匪見拉攏、威逼都不行,就讓他的爪牙、三反分子廖漢生去找樊××,答應升樊為358旅參謀長,但樊不予理采,仍給賀匪提意見,賀匪一氣之下,又撤回了提升樊××為參謀長的指令。賀匪就是這樣一個一計未成,再施一計,軟硬兼施,狡猾陰險的老狐狸。

在洪湖肅反時,賀匪為了給他的陰謀製造理論根據,競污衊我們的革命同志是“為了破壞革命才參加革命,為了破壞蘇維埃,才參加蘇維埃”。可見幾十年他就是個反革命,他一貫反黨、反毛主席是他的反動階級本能的暴露,對這個民族的敗類,人民的仇敵,不在文化大革命中把他鬥倒、斗臭、打入十八層地獄,更待何時?!

“金猴奮起千鈞捧,玉宇澄清萬里埃”【析世鑒:“千鈞捧”,原文如此;此處引文亦為粗黑體字。】,

是徹底清算三反分子賀龍的時候了!讓我們奮起毛澤東思想的千鈞捧,高舉革命大批判的旗幟,挖掉體育戰線內的修正主義毒根,保證我們偉大的祖國永不變色。

北京工農兵體院毛澤東思想兵團

■■■【以上全文完】■■■

以上《賀龍是殺人不眨眼的混世魔王(賀賊在洪湖肅反時的滔天罪行)》,是以「首都無產階級革命派揪斗賀龍聯絡站主辦」之《揪賀戰報》第3期(1967年9月20日)同名內容全文爲底本完成數位化處理;原文簡繁字並用。首發【析世鑒】。

■■■■■■■■■

★【析世鑒】製作組,提醒任何意圖對【析世鑒】有關發佈內容做再傳播者,請務必閱讀我們關於【析世鑒】發佈內容版權的各項聲明。

★【析世鑒】製作組,強烈鄙視任何未經原著述者或版權持有者同意而略去原著述者與原文出版資訊(例如:期刊名稱、期數;圖書名稱、出版機構等。)的轉發者及其相關行爲。

★除特別說明者外,【析世鑒】收入的閱讀文本,均是由【析世鑒】製作組完成數位化處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來源:析世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