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外媒看中國 > 正文

旅法學者:一國兩制在香港已經死亡

法國外交部呼籲港人在“一國兩制”的原則基礎上建立真誠的對話

針對7月1日,香港主權移交給中國的22週年紀念日,發生在香港的抗議行動演變為衝擊並佔領立法會大樓,法國呼籲在“一國兩制”的原則基礎上建立真誠的對話,留法學者張倫則指出,“一國兩制”已經死亡。

香港舉行七一大遊行紀念回歸中國22周年時,數萬抗議者與執法部門發生衝突,針對法國是否會擔心暴力升級的問題,法國外交部重申對暴力的關注。法國外交部表示,法國及其歐洲夥伴繼續密切關注香港正在發生的事件。

法國外交部發言人侯瑪泰特(Agnès Romatet-Espagne)在新聞稿中還呼籲雙方,在“一國兩制”的原則上對話。

法國外交部:“我們呼籲在“一國兩制”的原則基礎上建立真誠的對話,保證尊重法治,特別是司法的自主和獨立,這些都是促使香港經濟繁榮和取得成功的因素。”

旅法學者、塞爾奇·蓬多瓦茲大學教授張倫則在法國《解放報》發表文章指出,香港回歸後,原有的法制體系被破壞,“一國兩制”已經死亡,間接也影響到了台灣對“一國兩制”的信任。

法國的香港僑民以戲劇表演方式高舉標語指出“暫緩”並不等於“撤回”。

張倫指出,“一國兩制”模式來自一種工具邏輯,在香港與中共政權的最初關係中就已經存在。1949年,中共軍隊征戰全中國,卻止步於英國管轄下的香港邊境,毛澤東與周恩來的指示是:長期打算,充分利用。

不過,朝鮮戰爭期間,西方國家對中國施行封鎖。若沒有藥品、石油等各種物資經由香港走私進入中國,共產黨政權的歷史也可能會是不同的版本。假設香港在80年代對中國經濟發展沒有發揮重要的作用,改革開放政策就不會成功。

中國80年代的改革讓一些香港人對“一國兩制”模式產生一定的信心,但是1989年,天安門廣場的學生運動被鎮壓,震撼了曾經支持學生的香港人。自此,支持中國民主運動和要求在香港實施民主制度聯繫在一起。

張倫表示,香港回歸後原有的法制體系被破壞,很多香港人意識到,民主化變得至關重要。但是北京當局的反應是,盡一切的努力阻止港人的民主訴求,拒絕實現特首普選,並推動限制自由空間的法律草案。

張倫:“一國兩制”就是失敗了,這是屬於制度上價值上的衝擊,中共沒有兌現當年真普選的承諾,這是一個二十年發展的必然結果,中國大陸沒有民主化,走到今天是必然的,五十年不變,大陸實行大陸的制度,香港實行香港的制度,但是現在這些年大陸對香港自由的侵蝕,“一國兩制”實際上已經死亡了。

雨傘運動五年之後,逃犯條例的修訂觸及到了香港人的最後底線,間接也影響到了台灣對“一國兩制”的信任。

張倫:台灣沒有任何人會接受這樣的“一國兩制”,香港都沒有很好的落實,怎麽可能讓台灣人有信服接受的理由?

張倫認為,“一國兩制”已不復存在,接下來就要看北京主張的民主與專制體制可以和平共處的“一個世界,兩種管治方式”論述,要如何取信於世界。

來源:RFA

`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外媒看中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