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存照 > 正文

我當護士一年來所見所聞

有很多次,去到農村那些很窮很窮的,已經快不行的了,家屬負擔不起費用,我們也幫不了他們,他們在我面前一直哭,我真的很揪心,但是也很無能為力。只能說脫貧任重道遠,還有很多很多人,是我們想像不到的慘,可是我們自己個人能力真的很有限。

也不知道為何,腦子抽了,聽了家裡人的話,一畢業就回來老家醫院幹活,本科,男護士,身高175,回到縣級醫院,不過這縣級醫院,在全國都算不錯的了。

首先,第一個是血透室。一群可以說是一邊腳踏進棺材的人了。有時候,有些人真的心理很陰暗,很難相處,很難解釋,大多數都是農村裡沒多少文化的人,比較認死理。

有個阿姨,為了省錢兒子讀大學,一個星期才來一兩次,一般正常的要三次一個星期,每次脫水都很多,到最後都會低鈣抽搐,很痛苦的樣子,每次我給她上機,她都說希望兒子能像我那樣出息找個大單位穩定的工作她就安心去了…聽的我很不是滋味,可憐天下父母心。

有一次,有個阿叔正在穿刺上機,像叫服務員那樣吩咐我給他倒杯水,我說等我手頭工作做完才行啊,其他病人也要上機。因為機器自檢不過,要重新自檢,花了些時間,那個阿叔直接問候我母親了,最記得那句:倒水都無識,做乜七護士,丟你老母。我也只能壓著火氣倒水給他…差點想動手了…

不過也遇到很多好人,知道我是新手,也鼓勵我給他穿刺上機,看到我進步也誇我。我這個人就這樣,對我好的,我會記得,對我不好的。不一定記得,不過太出格我還是記住的…

第二個科室,CCU,一個挑戰很大的科室,因為基本都是長年心臟病的重症老人家,護理難度真的很大,我20多天跟班就自己單獨看四個病人了……

曾經試過一天夜班,從下午五點半到第二天八點,看的四個病人,去了2個,還新收一個來搶救,一晚上就顧著搶救了,做cpr都做到腰酸背痛。補搶救記錄一直到差不多十一點才下班,一回到直接躺沙發睡了。

最艱難的一晚上,就是一個做了臨時起搏器的病人三點鐘不行了,家屬還是很堅持搶救,最後聯繫了副院長,只能做床邊ecmo手術(體外人工心肺循環),我們就三個護士一個醫生一直在堅持搶救,不斷加腎上腺素、多巴胺、碳酸氫鈉、平衡液…為了配合手術,三點到七點,幾乎我一個人連續cpr了四個鍾,最後搶救過來。最後,自己的身體好像不是自己的一樣,一測自己血糖就2.3了,趕緊喝了很多糖水。

第三個科室,就是急診科,也是呆最久的科室了,見到最多的科室。因為我們男的基本都是跟著出救護車去接病人。

車上就自己一個護士,很多突髮狀況,都要靠自己隨機應變,很多困難,自己不得不靠自己克服,無論如何都硬著頭皮上。或者去老城區七八樓從樓梯扛病人下樓,或者是需要立刻打針用藥血管卻很難穿刺的,或者去很遠的山區接病情很不穩定的病人,或者是去事故現場……

有次,接一個十歲的小女孩,氣促,呼吸40多次一分鐘,咯血。她的樣子看起來營養不良,像七八歲的樣子,長期肺炎,應該與自身免疫有關。沒法子讀書,唉,這年紀就要遭罪……送了ICU聽說過了幾天自動出院了。

有次,接一個燒傷的病人。一個所謂的黑社會大佬,自己燒螞蟻窩,被汽油濺射到燒傷,一直在叫,很不配合。一直說,叫我立刻給他拉到病房,立刻手術,要不然x我全家…我一聽無語了,還以為多大牌,最後跟他去醫院就他兒子,沒一個馬仔……

有次,接一個連續抽搐一個多小時的病人,醫生說最好現場立刻推安定才行,不然接回去的半路很可能有危險。就我自己一個護士,一個一直抽的病人,我都頭大,這怎麼了打。最後家屬按住一邊手,我打了兩次才終於打上留置針,推了安定。很快就清醒了,不抽了。一路上,那個阿姨一直拉著我的手,說:靚仔你真的是活菩薩啊,沒有你我真的死了。我心裡也暖暖的。

有很多次,去到農村那些很窮很窮的,已經快不行的了,家屬負擔不起費用,我們也幫不了他們,他們在我面前一直哭,我真的很揪心,但是也很無能為力。只能說脫貧任重道遠,還有很多很多人,是我們想像不到的慘,可是我們自己個人能力真的很有限。

總而言之,出車,是很有挑戰性的,你永遠預料不到會發生什麼,會遇到什麼病情,要做什麼救護病人,還有保護自己。

到現在,我還是請辭了,準備還是去省二院工作吧。因為不想和女朋友異地戀了。

最後,想對那些要做護理的弟弟們說:男的要做的真的會比較多,最重要還是安心做好吧。這行收入還算可以,在大城市的話,現在一份穩定的工作和收入是最穩妥的。

碎碎念那麼多,不喜勿噴。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步行街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