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黃萬里警告可引爆辛亥革命翻版 三峽工程4大後遺症令溫家寶頭痛

在世界上最危險的十個大壩中,三峽位居第一,還被稱為最大的世界爛尾工程。三峽工程開創了有史以來移民之最,高達120萬人。三峽移民安置費從600億追加到3000億,工程建築款從3300億追加到8200億。貪污5億是冰山一角,7億是小事一樁。其實三峽工程還有更大的貪污受賄,只是中央政府不想查,也不敢查。台媒報道,當地百姓說,至少貪污一半。三峽大壩巨大壓力使地殼發生變化誘發大地震。專家黃萬里還警告:三峽水壩可能引爆辛亥革命翻版;而三峽竣工典禮僅用了8分鐘,破“國際慣例”。只有李鵬出席。三峽工程4大後遺症,令溫家寶頭痛。受到影響的人應該採取什麼自救措施?

水利工程利益集團貪污5億是冰山一角,7億是小事一樁

1994年12月三峽工程正式開工,2006年5月20日三峽大壩全部完工。

作家鄭義在《遙祭中華之子黃萬里》文中分析說:這是因為形成了“一個龐大的權勢逼人的水利工程利益集團。以上大工程而攫取權勢、中飽私囊,這個利益集團反大禹疏導之道而行,大建其壩”。半世紀以來,他們建了8萬5千多座各類水庫,竟佔了全世界水庫總數的二分之一。僅在長江流域,他們竟然建了4萬多座水庫。他們還不打算住手,還準備在漢水上再建16座,在長江正源雅礱江上再建20座。不把中國的大小江河碎屍萬段,他們是不會善罷甘休的!”

據官方數據,三峽工程最終移民120萬,涉及渝鄂兩省市20個區縣。從大江截流後的1998年到2009年,連續移民12年,年均移民達10萬人之多。移民安置費從600億增加到3000億。

新華社《每日電訊》自爆,三峽工程貪污、私分、挪用移民資金5億元。

大陸作家戴晴在《三峽工程貪污5個億隻是冰山一角》的文章指出:在1989年,金融專家本來已經算出三峽工程的總投資不會少於5900億,到1992年逼迫人大通過時,楞是只說570億。獲得通過之後,立刻長到750億,不過三年,又長到960億和1200億。

到了1997年,內部已經承認6000億元。但目下北京的知情人卻說:“沒有10000億絕對拿不下來,到時候看吧!”移民經費佔工程總投資的1/3,這在世界大壩建造史上,已經找不到先例。

還不必說這1/3的投資所面對的,是到今天也沒有算清楚的龐大的移民人數。三峽工程當局開頭的策略是,不管實際數目有多少,上報時,“絕對不能提100萬,否則就是給反對上馬的人,送上一顆槍斃三峽工程的子彈。”

其實三峽工程還有更大的貪污受賄,只是中央政府不想查,也不敢查。中國葛洲壩集團的三峽實業公司,花七個億進口幾百輛重型卡車、大型推土機、裝載機和挖掘機,全是七十至八十年代的二手設備,按國際標準早該報廢的。這只是小案一樁。

2013年6月,中共審計署公布,經過審計調查,長江三峽大壩工程共被查出76起違法和經濟犯罪案件,涉案人數達113人,違規金額達人民幣34.45億元。

不僅如此,三峽淪為私人定製的牟利機器才叫人痛心疾首。根據巡視組和審計署的報告,三峽集團內部人員多年來利用各種方式侵佔國家資產、壟斷公共資源、貪腐浪費、輸送利益,幾乎到達失控的地步。

三峽大壩巨大壓力使地殼發生變化誘發地震

毛澤東秘書李銳生前的文章《我知道三峽大壩上馬過程》里談到,最近世界上有兩個關於大壩的討論會,其中一個討論會列舉了世界上最危險的十個大壩,三峽位居首列。

建設三峽大壩的後果,如水利專家黃萬里所預言的那樣已然出現,比如三峽上游山體坍塌、長江沿岸崩陷、洞庭湖與鄱陽湖乾涸、生態環境惡化、移民陷入赤貧……而且,三峽工程除了發電,對防洪、防旱的幫助極其有限。

由沙容-拉夫蘭尼爾在國際研究機構《國際河流》網站,撰寫的《中國地震可能和水壩有關》談到:“在中國四川的那場導致8萬人死亡或失蹤的毀滅性地震發生9個月之後,越來越多的美國和中國科學家提出,這場災難是由一座建成4年的、靠近地震地質斷層帶的水庫觸發的。”

“一位哥倫比亞大學從事地震研究的科學家說,地震可能是由紫坪鋪水庫里重達32億噸的水觸發的,這座水庫離眾所周知的地震斷層帶不足一英里(1.6公里)。他的結論,曾在去年12月份向美國地質聯盟作過介紹。巧合的是,中國的地質科學家也新近發現,水壩在地震之前導致了重大震波改變。”

用中國一些科學家的解釋,地震之後能量就釋放完了,就不會再有大地震了,可是還是發生了一些大地震。

三峽大壩動工後發生多次大地震,08年的汶川,13年的雅安,17年的九寨溝等。

三峽大壩的總庫容393億立方米,形成總面積達1084平方千米的人工湖泊,是紫坪鋪水庫容量的12倍還多。有分析說地震就是這一帶的地殼已經發生壓力改變,而三峽大壩如此巨大的蓄水量,無疑將嚴重改變周圍的地殼壓力分布,成為引發大地震的重要原因。

三峽工程誘使庫區周邊的地震多發,據統計,自2003年蓄水以來,奉節發生地震14次,最大震級2.9級,其中五次為有明顯震感的地震。水庫誘發的地震一般發生在近壩區,它和普通地震的最大區別是:震源更淺、破壞性更大。而為了治理這些災害,截至2010年3月中國已經花費了120億元人民幣。重慶山下庫區近一半的地區存在水土流失,石漠化嚴重。三峽庫區重慶境內有超過一萬處隱患點。

專家警告:三峽水壩可能引爆辛亥革命翻版

中國水利專家黃萬里還警告:三峽水壩一旦建成,將造成上游四川地區50萬人被淹死,可能會在四川省引爆規模類似1911年辛亥革命的社會動蕩。

黃萬里早年曾警告過三門峽水庫的大規模非自願移民問題,歷史隨即給予證實。三門峽水庫移民掀起了十七次返鄉風波、三次返鄉大潮。那是農民起義式的奪回生存權的悲壯反抗。移民們推舉了四大領袖,組建了結構嚴密、功能齊全的指揮、參謀、情報、宣傳系統和總部衛隊以及指揮部聯席會議。從1956年至1986年,在長達30年之久的歲月里,在當局的嚴厲彈壓下,30萬三門峽移民前赴後繼、不屈不撓,最後獲得悲慘的勝利。

在此之後,黃萬里又提出了對三峽移民的警告。

黃萬里的女兒黃肖路補充說李銳生前的文章《我知道的三峽大壩上馬過程》里談到,最近世界上有兩個關於大壩的討論會,其中一個討論會列舉了世界上最危險的十個大壩,三峽位居首列。因此中國公民看到谷歌照片而產生懷疑是再合理不過的事情。我們應該讓生活在大壩庫區和下游的居民都知道三峽大壩的危險從開工那天就時刻存在,隨時可能發生。受到影響的人可能會有6億人,這裡是中國經濟最發達的地區之一。

誰的面子工程三峽,竣工典禮僅用了8分鐘

世界上規模最大的水電站,中國有史以來建設的最大型工程項目——三峽工程,1994年12月14日由時任國務院總理李鵬在開工典禮上宣布:三峽工程正式開工。經過三期工程,終於全部竣工,但沒有驗收。

與盛大的開工典禮適成鮮明對比的是寒酸到極點的竣工典禮:除了國際水電界通常在大壩澆築到頂舉行盛大慶典的“國際慣例”,竣工典禮僅用了8分鐘,其它中央領導人無一到場。

當時有報導指出:至今已耗資上千億元的三峽工程,主體工程大壩封頂的儀式,僅花費寥寥數百元……

在2003年6月三峽大壩合攏時,出身工程專業的中共領導人胡錦濤和溫家寶都沒有出席儀式,也被外界認為是不想接手這個爛尾工程。

亞洲時報2006年5月22日潘小濤報道,胡錦濤主政後,一次也沒去過三峽工程的工地。溫家寶03年3月出任總理,按理應同時接任三峽建設委員會主任,卻在兩個多月後才就任此職,而三年多年以來,溫家寶只去過三峽庫區兩次,每次都只是關注三峽移民問題,對工程本身興趣不大。

三峽工程4大後遺症令溫家寶頭痛

三峽截流蓄水後,後遺症開始浮現:庫區的地震頻率上升;下遊河堤因為長江水枯竭而崩塌;而解放軍第三軍醫大學調查隊經過八年的調查,發現庫區水污染嚴重,八成的污水未經處理便流入水庫;庫區逾百萬居民被迫遷移至全國各個省市,但很多人無法適應外省的生活,紛紛迴流。

五月,溫家寶在國務院三峽工程建設委員會第十五次全體會議上,談的並不是三峽的成就,而是它的隱患,也就是“工程質量”、“移民安置”、“庫區的經濟發展方向”、“庫區環境污染”這四個外界的最大疑慮。

三峽建委主任李鵬離任後出版的《眾志繪宏圖──李鵬三峽日記》中,聲稱“1989年以後,所有關於三峽工程的重大決策,都是由江澤民同志主持制訂的”。

受到影響的居民應該採取什麼自救措施?

黃萬里的女兒黃肖路說自救是可行的,現在是互聯網時代,民眾雖然沒有“知情權”,但總歸可以翻牆得到信息,有網友說組織民眾自救,這是非常重要的。

阿波羅網馬晏綜合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阿波羅網馬晏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