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政黨 > 正文

王丹:對台灣的考驗開始了

各位聽眾你們好,我是王丹。周一,國民黨總統大選初選結果揭曉,毫不令人意外的,高雄市長韓國瑜獲得勝利,將代表國民黨出馬角逐2020年的總統大位。不到一年的時間,韓國瑜這個本來默默無聞的政客,登上了他的政治頂峰。且不論他是否能夠當選,他的出線本身,就代表著對台灣的考驗開始了。

為什麼這麼說呢?因為韓國瑜代表的,是兩條對台灣未來發展影響重大的路線。這一點,美聯社的評論已經非常直白地點了出來,那就是“親北京和民粹”。

首先,韓國瑜代表的很明顯是傾中路線。考慮到今天的中國,除了中共之外,根本沒有國人參與政治的空間,所以這裡的“傾中”,嚴格地說就是“親共”。韓國瑜的所謂“發大財”,其核心內容就是爭取中國對台灣的農業訂單;他剛剛上任,就到香港中聯辦與北京方面進行溝通,這一切都證實他確實希望依靠中共的支持。

台灣雖小,在中美大國關係中卻扮演著重要的角色,民進黨的蔡英文親美,國民黨的韓國瑜親共,誰當選,就代表著台灣人民對未來在中美之間選邊站的道路選擇。親美,其基礎是安全和價值;親共,其基礎是所謂的“發大財”的願望。台灣人要選擇發大財,還是選擇民主,這當然是一個嚴峻的挑戰。

其次,韓國瑜代表的,是一種民粹主義的社會傾向。韓國瑜從參選高雄市長以來,就沒有提出過什麼經得起考驗的具有建設性的政策,他的勝利建立在所謂的“鋼鐵韓粉”對他的盲目支持上。凡是對韓國瑜提出批評的,韓粉就一擁而上,在網路上進行圍攻甚至以暴力威脅。韓粉甚至喊出了韓國瑜就是“救世主”,就是“民族的大救星”這些我們在中國的“文革”時代耳熟能詳的個人崇拜的口號。這種對領袖的盲目維護,這種不願討論具體政策,只陶醉於空洞的口號的情緒,就是典型的民粹主義的表現。

民粹主義席捲全球,但台灣的民粹主義卻別闢蹊徑;當全球的民粹主義體現在反移民的態度上的時候,台灣的民粹主義卻具有濃厚的反智特徵。這樣的民粹主義會不會通過韓國瑜的勝選,主導台灣社會未來的發展,這當然也是一個嚴峻的考驗。

這樣一個提不出具體可行的政策、煽動義和團一般的韓粉狂熱的政客,能夠走到今天,說明台灣的民主發展和社會進步已經到了一個瓶頸期。當年金改革損害了軍公教集團的利益,使得他們成為鋼鐵韓粉的時候;當婚姻平權得罪了保守勢力和宗教團體,使得他們強烈反對改革路線的政黨的時候;當中共的勢力通過媒體和網路、通過台商和政黨,全面滲透到台灣並積極影響選舉風向的時候,台灣面對的考驗是非常嚴峻的。

雖然目前我們可以看到,年輕世代幾乎一面倒反對韓國瑜,但是即使所有年輕世代都支持民進黨,他們在選票上所佔的比例也還是有限的。更何況,台灣本土力量之間也還需要更多的整合。而台灣社會根深蒂固的對於“發財”的集體迷幻心理,更是韓國瑜可以崛起的重要社會基礎。

在這樣的情況下,至少目前來看,沒有人可以預測台灣人最後會做出什麼樣的選擇。對於台灣本土力量來說,掉以輕心會是選舉大忌。現在,民進黨和國民黨的候選人都已經確定,對台灣的考驗真的開始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政黨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