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維權、欠薪、裁員!這個風口花了幾千億 一地雞毛

老車主是接受不了降價的,起碼對於「降價」的第一反應仍然是「退錢」。即便像微博掌門人「來總」王高飛這樣的成功人士,面對特斯拉降價的第一反應都是:「啊?剛買的不退錢啊」。更何況對於價格更敏感的「鵬友」們了。

01

一直想要超越馬斯克的何小鵬,迎來了與馬斯克同樣的遭遇。

7月10日,小鵬汽車的新款車—2020款G3—發布了,綜合續航里程最高到了520km,支持L2.5級自動駕駛輔助能力,補貼後售價14.38萬到19.68萬的區間。

新車發布,小鵬汽車的“老鵬友”們炸了,2018年就盲訂,2019年2月份才開始交車的G32019款車型,已經成為了“老車”,這任誰的心情也美麗不起來。

小鵬汽車的銷量算挺好的,在規模交車的2月份之前,訂單已經過萬了,但是第一萬輛交付已經是6月18日了,不到一個月,新車發布了。

新車也並不是像大家猜的那樣“小幅改動、大幅提價”,而是改動很大,價格提升有限,這“不就是變相降價”嗎。

老車主是接受不了降價的,起碼對於“降價”的第一反應仍然是“退錢”。即便像微博掌門人“來總”王高飛這樣的成功人士,面對特斯拉降價的第一反應都是:“啊?剛買的不退錢啊”。更何況對於價格更敏感的“鵬友”們了。

更讓一些人不爽的是,7號說沒有更高續航版本的時間表呢,10號520km版本的新車就發布了。這是保密工作做得好呢,還是真的意圖欺詐清庫存呢,也真的就說不清了。

接下來的故事走向其實就差不多了,就像此前降價的特斯拉一樣,老車主維權,車企道歉,並給出賠償方案,滿意與否,事情都會慢慢過去的,看過熱鬧,也就散了,即便上了熱搜,也會被新的熱搜取代,成為一段過去的往事。

02

造車的路不好走。

各路“英雄”都有一個造車夢:“下周回國”的賈躍亭想造車,樂視不成就轉FF,順帶擺了想造車的許家印一道;董明珠想造車,讓萬達老王投了幾個“小目標”,發現收來的公司被掏空;“曾經首富”李河君想造車,在被剝奪參與公司管理的權利後,這事也是黑不提白不提了。

貓哥帶大家做個小遊戲,“看車標認品牌”,那這些標誌都能認識嗎?

恐怕“十之九點八”的人都是一臉懵逼,這些標誌到底是個啥?而這也不過是眾多造車新勢力中的一部分而已。但不認識也很正常,畢竟在街上能看到的概率也並不大。造車新勢力們靠互聯網和資本堆砌出一個十分互聯網化的概念——“期貨汽車”。

車企們宣傳,“來,你信我,我造這車老牛X了,你先交錢訂車,我造好了給你。”而很多不差錢的土豪們也表示“很期待這個新的大玩具”。

但是車在哪兒呢?要麼在工廠里,要麼就還在發布會上的PPT里。即便造出來的,也是需要面對這樣那樣的危機。

2018年9月12日,在大家都在刷新款iPhone發布會的時候,偶爾還是能刷到蔚來汽車(NYSE:NIO)的消息,這個一“出生”就吸引了50多位重磅投資人的項目,在紐交所上市了。

但是上市的蔚來有沒有一個美好的未來,大家都有點擔心。

融資10億美元,大約也就夠燒一年的,畢竟上市前的2018年上半年就虧了5億多美元。連年虧損,而且幅度越來越大,多少錢也不夠燒的,破發就在意料之內了。

而另一方面,錢在燒,車也在“燒”。

在西安,一輛在維修的ES8著了;在上海,一輛停在車庫裡的ES8冒煙;在武漢,一輛ES8自燃。蔚來不得不公布了召回計劃,向市場召回了4803輛存在安全隱患的車輛。

蔚來董事長李斌在說,蔚來還是4歲的孩子,不能指望一個4歲的孩子養家。

不能養家,卻會玩火,真是一個熊孩子啊。

03

造車這事,其實政策跑得比車快。

視線回到2000年,當時的科技部部長邀請奧迪高級技術經理的萬鋼回國,並在同濟大學設立了新能源工程中心,開始主持新能源方面的課題研究。當時中國是汽車製造和消費大國,卻不是汽車技術大國,想在汽車產業上追上那些發達國家,並不容易。

而在萬鋼的研究課題新能源方面,世界的起點都差不多,想追上其實並不難。

2004年,發改委公布《汽車產業發展政策》,電動汽車、車用動力電池的研究和產業化正式成為汽車產業的重要組成部分,而為了貫徹政策,大大小小的規則及政策修訂更是數不勝數。

而更主要的推動力還是——補貼。

2009年,由科技部、財政部、發改委、工信部四部委主持的“十城千輛工程”啟動,在北京、上海、重慶、深圳、長春等城市推出1000輛新能源車開展示範運行,並給予相關定額補貼,主要針對的是城市公共服務車輛。

2010年5月,四部委又開始在試點城市開始對個人購買新能源汽車進行補貼。國家編製符合條件的車輛目錄,企業制定售車指導價,中央和地方進行補貼,個人以最終的補貼後價格拿到車,目前的新能源的低價,是國家對上了“目錄”的車買了一部分單。

也就是說,上了目錄的車,旱澇保收。而能拿錢的活兒,大家都願意干,很多企業甚至干起了騙補的勾當,財政部已經通報過好幾家了,當然騙補的範圍實際上也不僅限於被通報的企業,很多企業自己心裡也有數。

這項始於2010年的補貼政策,只給了車企們10年的紅利期,補貼的退坡制度,讓補貼逐年減少,直到退出,而今年3月26日-6月25日的過渡期後,取消地方補貼。

04

這可不是什麼好事情,熬了5年,車還沒造出多少來,補貼就取消了。而另外,新能源汽車領域的投融資也在逐年下降,2018年全年的投融資總額1294.4億,比2017年下降了66%。

融資千億,也架不住虧損。而去年一年,僅蔚來汽車,就虧損了近百億,就別提其他車企林林總總的虧損了。

而除了賣車,還沒有其他的更多的營收渠道。一個燒錢的行業沒錢了,大家都有點緊張。

①欠薪、欠款

7月1日,貴州長江汽車被員工堵門口——討薪,而除了貴州,杭州長江汽車、長江汽車重慶中心,也都被爆欠薪。而除了欠薪,還欠供應商的貨款,甚至有些已經進入到了訴訟階段,裁判文書網上關於長江汽車的合同糾紛案件,就有70多起。

而除了長江汽車,前途汽車、綠馳汽車、博郡汽車、奇點汽車等多家公司,都有欠薪或者欠款的消息傳出。

②裁員

發不起工資,那就裁員咯,畢竟裁員是節約成本的一條捷徑。

去年底,知豆汽車已經開始裁員了,而在今年,與一汽關係密切的拜騰汽車,被一汽夏利(3.85-0.26%,診股)的信批揭了底,拜騰母公司購買一汽華利100%股權的還款金額沒有達到約定數目,還有3.1億逾期未支付。

各種欠款和欠薪之後,拜騰汽車也在進行一些“架構和人員調整”,來提升運營效率,簡而言之就是裁員。

③省開支

沒錢的另一個劣勢是不能任性。

2018年2月的時候,曾傳出蔚來將自建的方式來建設上海第二工廠,未來的蔚來將從“合肥江淮造”變成“上海蔚來造”。時隔一年的業績發布會上,凈虧損96億的蔚來,官宣了取消上海自建工廠計劃的消息。

未來的蔚來還是江淮造,“這能幫助節省更多的支出”。

那麼,真正的競爭還是在後補貼時代,誰能活下去,誰才有機會做最強王者。

傳統車企要上,畢竟淘汰傳統能源車大勢所趨,海南率先定了時間表,未來的速度也會越來越快,傳統車企想要求生,必須得上新能源,不補貼也得上,關乎生存,更何況,技術積澱還是在的;

外資也來了,以往的補貼所造成的價格劣勢,在補貼徹底退坡後,大家就站在同一起跑線上了,性能、價格的比拼也是一觸即發,而外資的傳統車企加入戰場,競爭更叫焦灼。

洗牌,恐怕已經開始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大貓財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