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中共各大銀行大舉發行永續債 背後藏風險

2019年上半年以來,中共突然加快速度發行永續債券,引起外界關注。儘管中共將其包裝為“補充其他一級資本的新型資本工具”,但專家指出,這是陷入危機的中共試圖給銀行等大型國企續命,背後則隱藏著巨大風險。

據中國債券信息網23日掛網公告顯示,中國工商銀行將於7月26至7月30日公開發行該行2019年無固定期限資本債券(以下統稱“永續債”),發行期限為5+N年,發行規模為800億元。

此前,中國銀行、民生銀行、華夏銀行和浦發銀行已合計發行了1500億元永續債。外界關注,繼今年1月中國銀行首單400億永續債發行後,銀行永續債發行節奏明顯加快。

2019年以來,還有農業銀行、工商銀行、平安銀行、招商銀行、中信銀行、光大銀行、交通銀行、建設銀行、興業銀行等9家銀行共計約4900億元永續債待發行。

所謂永續債,又稱永久債券(英語:Perpetual bond),是一種永恆的、沒有到期日期的債券。即債券發行方不需要清償本金,可以只派利息。

世界上真的有永久債嗎?據美國投資百科(investopedia)網站介紹,當公司和政府渴望籌集資金時,他們可能會發行債券。永久債券被認為是在經濟困難時期一種可行的籌資解決方案。

耶魯大學的拜內克古籍善本圖書館(Beinecke Rare Book& Manuscript Library)擁有一支由荷蘭水務局Stichtse Rijnlanden於1648年發行的債券(維護當地的堤壩),這支360多年歷史的債券仍然每年支付利息。

18世紀,英國財政部發行了永繼債,以償還1814年為拿破崙戰爭提供資金的問題。

但對於中共發行永續債券,民眾並不看好。“黨國才幾十年,你搞個公司就想永存?”“不少企業連還利息都困難,已失去造血功能。”“一倒閉本金也沒有了?”“不久前P2P金融決策害得無數人棺材本都不知道上哪兒去了,至今沒有說法。現在永續債,說實話,這做法比打劫文明太多了……”

中共為永續債大開綠燈

投資者投資永續債,是為了獲得可預期的、穩定的收入來源。一些永久性債券具有“提升”特徵,承諾提供定期加息,以期提高收益率。

永續債的票息通常比較高,由此吸引投資者。如本次中國銀行發行4.50%的票面利率,而民生銀行、華夏銀行的永續債票面利率上升到4.85%。浦發銀行的票面利率為4.73%。

陸媒報導稱,中國銀行的永續債共有約140家機構參與認購,實現兩倍以上超額認購。民生銀行永續債認購申請達到1.82倍,投資機構包括國有大行、股份行、城商行、壽險公司、財險公司、證券公司、財務公司、基金等債券市場主要投資人。

華裔獨立經濟學者冷山在“財經冷眼”中表示,永續債信用不夠,流動性差,本來不能做為金融機構拆藉資金的抵押品,而央行通過出台央行票據互換工具(Central Bank Bills Swap,CBS)做擔保,將金融機構持有的永續債置換成央行票據。

此外,保險資金對永續債開放;財政部門明確了對永續債的會計處理,還將明確稅收處理。基本上央行、銀保監會和稅務部門三方全力給永繼債大開綠燈。

那麼,永續債在中國究竟是誰來買,誰在賣呢?

山東企業家劉因明此前向大紀元透露,所有國企和地方政府都獲得了發行永續債的資格,通過銀行向儲戶發行的理財包,利息是非常高的。也就是說P2P不能給他們提供新鮮的血液之後,他們就轉向了用銀行來詐騙老百姓。而且永續債是不能通過司法途徑來追討的。中共在瘋狂地透支這個國家的財富。

今年2月19日,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潘功勝在國新辦舉行的國務院政策會議上稱:“我們在想,是不是可以推動商業銀行資本債券在商業銀行櫃檯發行,允許合格的投資者和高凈值個人投資者投資資本補充債券。”

對此,冷山指出,地方債在今年對個體投資者放開後,跌破面值,很多投資者都被套了。他預測永續債會和地方債有一樣的命運。

中共陷入危機發永續債續命

美國南卡羅萊納大學艾肯商學院教授謝田接受大紀元採訪表示,永續債券因為沒有債券到期日期,一般做為一個資產而不是做為一個債務,對於發行永續債的銀行來說,只付利息,不需要歸還本金。也就是說,對中共銀行發行的這些永續債來說,只能進入它們的資產,而不是做為銀行的債務。

謝田指出,問題在於,雖然永續債類似於股權,但是投資者沒有投票權。換句話說,投資者貢獻他們的很多資產給國有銀行,但是投資大眾沒有辦法監督和管控銀行的行為,這就是最關鍵的問題。

中共為什麼要發永續債券呢?謝田表示,永續債在西方確實有,但是並不是特別的流行。以前在英國和美國用過的時候,都是國家來發行的,是服務於戰爭的目的。因為那時候國家特別需要這些錢。實際上中共這些銀行在發這些永續債券,正好顯示了它們自身壞帳問題的嚴重,在房地產泡沫和股市泡沫風險之下,中共是出於“穩金融”的目的。

“現在中國不少銀行透支倒閉,有的已經進入債券違約、破產保護了。現在它發布永續債券就是換一個方式,從西方拉來一個新的名詞、新的方式,來給它們自己籌款、籌錢,讓民眾的錢來幫助它們過關。”他說。

謝田認為,中共這樣做的話,很可能是它們覺得已經陷入一種非常大的危機,才會這樣做。這種永續債對老百姓來說,他們投入的本金可能永遠拿不出來,實際上幫助來銀行滿足資本的需求。雖然銀行這些債券過多少年之後是可以兌換的,但是最早5年之後才可以,也是在用5年的期限來保護中共的銀行。

永久債風險大違背自然法則

永續債券被認為具有持續的信用風險,債券發行人可能會遇到財務問題或倒閉。如,今年4月,中信國安集團無法償還1.95億元的利息,宣布永續債違約。

華爾街日報(wallstreetdaily)一篇關於永續債劵的文章(Perpetual Bonds: Equity in Disguise)介紹,對於財政保守派來說,永久性並不一定是個好兆頭,這使得債務永無止境。此外,它標誌著一種絕望的策略。

華裔獨立學者冷山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發永續債是中共為了給銀行等大國企續命。目前發行永續債的主要是國有商業銀行、大型國企,比如電力、城鐵、地產企業等。企業股權融資成本高,會稀釋股東的股份;而債權融資存在到期還本付息的問題。發債的企業通過發行永續債既籌到了錢,增加了企業的凈資本,又沒有提高企業的資本負債率,是為了解決企業的債務危機。

但這不過是中共的緩兵之計,後面違約的概率很大。

獨立經濟學家鞏勝利向也向大紀元表示,(1)差錢,是中國現在及未來的大勢所趨。囿中國發展是成本最高的大國,黨政成本之高,全球絕無僅有。永續債是個一直存在的無底洞;(2)永續債,不符合大自然的生生死死法則,一直產出怎麼可以、可能?一旦形成規模,社會就無法承受之重,成為壓垮債務危機的最後一根稻草;(3)負債發展,不是無本之木,必須有一定、社會承受的起產出,那才能持續的發展、生存、有生態環境的延伸;(4)一個國家的總債務超過它GDP總產出的30%之後,那麼危機時代就逼來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大紀元記者李新安採訪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