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東北千億央企入坑!銀行承兌匯票罕見逾期 一場大變局或來臨…

8月1日晚間,遼寧鞍鋼股份發布公告,公司在銷售商品過程中,收取的部分貨款為金融機構開出的銀行承兌匯票。截至2019年7月31日,公司持有的銀行承兌匯票人民幣3.38億元出現逾期未償付情況。

什麼?背靠銀行信用的銀行承兌匯票也會打破剛性兌付?

8月1日晚間,遼寧鞍鋼股份發布公告,公司在銷售商品過程中,收取的部分貨款為金融機構開出的銀行承兌匯票。截至2019年7月31日,公司持有的銀行承兌匯票人民幣3.38億元出現逾期未償付情況。

資深銀行業分析師直呼罕見,“因為一般來說銀行承兌匯票是銀行的信用,而且兼具開票行和轉貼行的信用,極少出現到期未償付。如果所持銀承票據未被兌付的話,這很可能說明交易過程存在違規,或者票據本身存在違規現象。”

鞍鋼緊急回應

鞍鋼作為中國龍頭鋼企,去年營收超過千億,市值巔峰時接近2500億元。​

事件一出,金融界《解密》便致電鞍鋼股份董秘,不過對方表示,不方便透露哪家銀行,而且鞍鋼手中有多少該行持有的承兌匯票也不方便透露。《解密》還聯繫了鞍鋼股份媒體對接部,回應以公告為準。

鞍鋼在公告中寫著,3.38億逾期未償付的銀承匯票僅占最近一期經審計凈資產的0.64%。未來可能被後手貼現方追索的銀承匯票仍有4.94億元,占最近一期經審計凈資產的0.94%。

對於鞍鋼股份而言,2019年1季度經營活動產生的現金凈流入就高達20.09億,因此匯票逾期未獲償付並不會對公司現金流構成重大影響。目前已與相關方商討了解決方案,相關方也正在陸續償還逾期票據的兌付款。鞍鋼還表示,未來將嚴格控制票據風險。

《解密》查詢,鞍鋼股份一直以來應收票據均高於應收賬款,僅2019年一季度,應收票據就高達50億元。

而且,去年8月鞍鋼還曾在回復深交所問詢函中表示,公司應收票據大部分為銀行承兌匯票,其結構主要是國有大型商業銀行、股份制商業銀行、城市商業銀行及與公司密切合作的央企財務公司開出的銀行承兌匯票,公司在銀行承兌匯票托收回款過程中從未出現兌付風險。

如今看來,“風險”來得太快就像龍捲風。

銀行承兌票據也危險?

無獨有偶,去年11月左右,鞍鋼的同行攀鋼被爆,拒收金融機構承兌匯票。當時,網上流傳著一份“黑名單”,攀鋼拒收16家企業和銀行的承兌票據。

不過,攀鋼很快就進行了官方闢謠,並表示此事並不屬實,且回應稱公司以及下屬國際經濟貿易有限公司從未發布該名單和“告用戶書”。

但關於銀行承兌匯票相關的風險卻不絕於耳。

就在最近的7月16日,鈦白粉行業的龍頭企業廣東惠雲鈦業股份有限公司財務部發布了一條關於銀行承兌匯票注意事項函,裡面提到,受“寶塔石化”事件影響,銀行承兌匯票風險加大,部分銀行承兌匯票供應商不收,且銀行無法貼現。而且在公司提供的該事項函中,財務公司、BS銀行、村鎮銀行、葫蘆島銀行、甘肅銀行、恆豐銀行、哈爾濱銀行、齊魯銀行等24家銀行的承兌匯票均被列入“黑名單”。

事項函中還表明,後期將持續關注銀行經營情況,適時調整銀行名單。

業內人士表明,銀行承兌匯票以銀行為擔保,是相對比較安全的承兌匯票,而且流通性較好。只要銀行沒問題,在市面上都能有很好的流通性,可以到票據公司貼現、到銀行貼現、也可用來付貨款等商業行為。

中國銀行業,由於不同所有制、不同規模、不同地區的銀行承載風險能力不一樣,因此對出票銀行的選擇必須加以重視。某些銀行由於股權結構複雜,疊加地區經濟不發達,很可能抗風險能力會差一些。

中小銀行的冬天?

可以看到,市場上隱形的信用分層現象還很明顯。

自BS銀行被接管、JZ銀行引戰投後,市場上對於中小銀行流動性、安全性的討論就尤為熱烈。東吳證券(9.36-3.60%,診股)表示,此前6月末7月初,為應對“BS衝擊”,資金堆積在銀行間市場,但是這並未解決信用分層的結構性矛盾,市場仍是“旱的旱死、澇的澇死”,使流動性寬裕與信用分層嚴重共存。

有業內人士點評,銀行承兌匯票作為企業短期融資工具,對於企業尤為重要。如果地方商業銀行承兌匯票演變成了“商票”性質,企業無疑會無法承受這種資金壓力。一旦大型企業“逃離”小銀行,未來地方性小銀行的日子恐怕更難熬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