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動態 > 正文

美國新增關稅後 美中達成協議的可能性為零?

美國國會前飄揚的美中國旗(美聯社)

在幾次推遲對中國輸美商品加稅後,美國總統川普8月1日宣布,從9月1日起,將對另外價值3000億美元的中國產品加征10%的關稅。川普還說,如果美中雙方貿易談判停滯不前,對中國加征的關稅有可能提高到25%。川普為何作出這一決定?中國能否承受住美國提高關稅帶來的經濟打擊,又會做何反應?自由亞洲電台記者林坪邀請美國高地智庫(High Point Institute)秦偉平和美國聖托馬斯大學國際研究中心助理教授葉耀元(Yao-Yuan Yeh)對這些問題進行討論。

記者:美國總統川普基於什麼考慮,作出了對中國商品加征更多關稅的決定?

秦偉平:最主要的原因是,中國一次又一次利用美國想達成協議的心理,欺騙了美國,為中國自己拖延了很多時間。

川普總統講的也很清楚,之前在大阪跟習近平直接會面,中國最近的兩項承諾都沒有做到,大量採購美國農產品、對芬太尼出口到美國進行有效的管控,都沒有做到。別說是新的兩個承諾沒做到,之前的談判,所謂的90%都談好了,條文全部被取消了。

所以實際上來說,在美方看來,現在已經談了12輪,其實是個非常失敗的談判。之前加稅也好,各種壓力,對中國全都沒有奏效。第13輪談判定於9月初在華盛頓召開。川普想表示自己非常強硬的一個態度:必須要解決這個問題,如果中國不解決問題,要付出實質性的更大的代價。他希望把這種信息傳遞出來。

2019年7月31日,美中貿易官員在上海舉行第十二輪談判。(美聯社

記者:葉耀元教授,您覺得川普加關稅是不是一個突然的事情,還是說中美雙方存在一些根本性的分歧,加關稅本來就是不可避免的?

葉耀元:我覺得加稅本身不是一個突然的結果。應該說這只是中國在貿易談判上面的拖延戰術,已經到達美國忍無可忍、不能再忍的地步。所以說,只要貿易談判沒有顯著進展,或者中國不願履行原來答應的協議,那麼我覺得這個加稅是合乎常理的。

之所以中國必須採取這種拖延戰術去跟美國周旋,主要還是因為,基本上這個貿易談判除了談貿易的量、如何去消滅美國貿易逆差,其實美方還要求中國必須進行經濟上的改革,讓結構更透明,不是用國家資本主義,而是用正常的資本主義的方式去操作中國的經濟。這對中方來講是失去了對經濟的控制,所以共產黨並不願意。所以在美中貿易談判中,中國其實是沒有什麼東西是可以讓步的,而且在彼此經濟結構的差異下,要在短時間內消滅美中貿易逆差,應該很難做到。

記者:《紐約時報》中文網8月2日引用知情人士透露,中國商務部長鐘山最近成為中方首席談判代表,使這個談判變得更加複雜,中國的強硬派正在贏得對改革派的辯論。中國是不是現在強硬派才佔了主導談判的地位,還是說其實鐘山只是代表中國最高領導人的意願?

葉耀元:我覺得強硬派不是現在才佔主導地位,強硬派其實一直是習近平核心幕僚的一個原則。習近平上台以後,大力炒作“民族主義”的概念。從這個角度去看,中國其實不是不能跟美國去談判,而是它談判的內容,不能讓中國民眾覺得它弱化自己、損害了中國人民的利益。從這個角度去看,就沒什麼好談的。

是這次貿易談判我們才看到強硬派出頭嗎?不是。強硬派一直都在那邊,他們等於是代表習近平的意圖,去進行這樣的一個溝通。

中國商務部長鐘山(美聯社)

記者:秦偉平先生您怎麼看?

秦偉平:我不認為中國現在高層有什麼改革派,更像是大敵當前,有妥協派、投降派和代表既得利益集團的強硬派。

我們不知道鐘山個人的背景,但是很清楚,9月1號美國對300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加稅之後,中美之間的這個談判達成協議的可能性幾乎為零。

因為中國已經感到美國是想要撕破臉這樣一個狀況,那這個貿易戰後面要加稅也好,給中國造成巨大的後果,大量失業、通貨膨脹甚至人民幣貶值,由中國老百姓來承擔這樣的損失。執政集團可能不是特別在乎。

習近平為代表的中共高層,最大的利益就是他們執政的利益,要保證在中國執政。在這點上來說,他們出發點不一樣。所謂的強硬派一定會佔上風。這個時候誰再敢說要跟美國有大量的妥協簽協議的話,一定會被中共官方描繪成賣國賊,沒有人敢背這個包袱。

記者:葉耀元教授,中國是不是能夠承受美國加征關稅帶來的經濟打擊?中國可能會採取一些什麼樣的反制措施?

葉耀元:中國可能很難單方面去承受這樣的打擊。當然,為了應付加關稅造成的經濟壓力,中國可能會以減稅、刺激貿易流通的方式暫時舒緩外貿的需求。當然,內需市場到底還能刺激到什麼程度,這也是個大問號。

我覺得中國應對關稅的策略會很直接,就是提高自己對美國的關稅。但是這個提高的關稅對中國自己也會產生負面的影響。

美國對華的新一輪關稅將重挫中國民企(法新社

記者:秦偉平先生,您覺得中國可能會對美國採取一些什麼樣的反制措施?

秦偉平:我覺得中國政府至少有三個措施可以採取。第一個措施,剛才葉教授也提到了,它可能會對美國出口到中國的剩下的產品,也加征同等額度的關稅。第二可能會繼續讓人民幣貶值,來彌補美國加關稅帶來的損失,讓中國的出口產品盡量保持競爭力。第三,它可能會出台極端政策,可能會採取非常嚴格的審批制度,限制中國人到美國留學、旅遊,一方面報復美國,另一方面減少外匯支出。這是中國政府短期內可能祭出的三招。但是長遠來說,它自己經濟的基本面會越來越糟糕。它要自己去面對,想辦法去解決。

記者:謝謝秦偉平先生。謝謝葉耀元教授。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華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