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港台 > 正文

港人為生命而戰中南海內鬥激烈 中共武力侵港未必能收場 黃大仙居民驅趕港警出市區

美國“商業內幕”稱,港人是在為生命而戰,但目前陷入尷尬的中共有的只是暴力恐嚇。年薪逾百萬港元的科技菁英也參與遊行,並直言「不敢想像2047後的香港」。8月3日香港旺角遊行,一幫銀髮族老人走在隊伍最前面;當晚,警方在黃大仙抓捕示威者,激怒當地居民,居民群起驅趕港警出市區。政論作家陳破空表示,中共若武力入侵香港未必能收場。江系港媒披露,中共從深圳運學生到香港參加撐警大會,阿波羅網評論員王篤若對中南海內鬥做出分析。

港人為生命而戰,中共施暴未得逞反陷尷尬

中共軍隊駐港部隊7月31日罕見發布一部3分鐘宣傳片,顯示其部隊暴力鎮壓抗議者的能力,同時展示了坦克、直升機、火箭彈等裝備演練的鏡頭,其意圖不言而喻。

但這部意味著暴力後果的宣傳片並沒有嚇倒香港抗議者,他們在第二天繼續遊行並與警方對峙。

“商業內幕”稱,在中國,如果審查和拘留這兩樣手段失敗,就會使用暴力。這在1989年天安門大屠殺事件中表現得淋漓盡致。中共用坦克來鎮壓和平的抗議者。

英國外交政策智庫亨利·傑克遜協會的副研究員埃文·福勒告訴“商業內幕”,香港人實際上已經嘗到了這個黨(中共)的暴力,中共是暴力行動背後的支持者,這已經變成了一個公開的秘密。

報導說,在暴力和監禁之間的是恐嚇,這是這個黨用來讓大陸民眾聽話的一個得力工具。在香港,抗議者提出了低技術的解決方案,以挫敗中共無處不在的面部識別軟體,該軟體可用於挑選和懲罰人群中的個人。

福勒表示,元朗暴力攻擊事件的結果“適得其反”,“其帶來的是人們更加的憤怒,甚至對警察感到更加沮喪”。

福勒認為,中共目前的情況是,其處理反抗的常規方式已經失敗,令該黨的“顏面大失”。

反送中》年薪逾百萬香港科技菁英上街∶「不敢想像2047」

英國廣播公司中文網報導,走上街頭抗爭的港人其實比外界印象更多元,不僅有年輕人或大學生,也有一些在社會上小有成就的成年人;一位「有樓」、年薪逾百萬港元(逾400萬台幣)的科技菁英直言,面對良知問題,為了下一代挺身,「我不敢想像2047後的香港,也許最壞的情況可能是一國一制」。

30來歲的阿明(化名)說,他在大專院校任教、也經營科技生意,年薪逾百萬港元,夫婦兩人和一對子女住在父母為他們買下的住所。近月,阿明經常走在「反送中」示威的衝突現場作支援,包括提供物資、協助學生及其他市民疏散。

阿明自白,「我要移民其實不難,但我和太太有共識,大家都想在香港生孩子,我們不想他們有外國國籍,因為我們一直好鄙視香港高官這樣做(其子女有外國國籍)」、「去到2047年,我真的不知道情況有多壞,現在惟有儘力做」。

35歲的阿祥說,他是一名「富二代」,父親早年在中國設廠,賺了不少錢,從小到大不愁物質,高中和大學時期父母供他赴英唸書,畢業後返回香港,在父親人脈幫助下進入一家銀行從事行政工作,月入幾萬港元。

阿祥7月1日在得知示威者沖入立法會後,展開義載行動,「要讓一群比我們更年輕的人,去為我們爭取民主,我想,我至少要跟他們同行」。

反送中抗爭現奇景,黃大仙居民群起驅趕港警出市區

8月3日香港旺角遊行當晚,警方在黃大仙抓捕示威者,激怒當地居民。大批市民衝出家門,一度將警察逼回當地警署,但隨後遭警方報復攻擊。

港媒報導,旺角遊行再次引發衝突。當晚有約百名示威者前往黃大仙警署抗議。隨後,數十名身穿防暴服裝的警察前往黃大仙地鐵站,發動多起拘捕行動。同時,警察還在黃大仙住宅區發射催淚彈,展開“驅散行動”,但那裡並沒有示威者,只有居民。

警方這些舉動惹怒當地商家和居民,大批未戴口罩和防護裝備的市民開始聚集並包圍警方,其中一些人甚至只穿著拖鞋。這些居民大聲斥責警方,並高喊“黑警”、“收隊”、“香港警察,知法犯法”等口號,直至將警察一步步逼退,撤入警車。

隨後,警員突然下車施放胡椒噴霧,並揮動警棍驅趕民眾。大部分居民沒有任何防護裝備,其中還有老人,但警察依然在展示黑旗後,發射多枚催淚彈,驅散現場民眾。

午夜過後,警察才得以退進黃大仙警署。但憤怒的市民和示威者包圍了警署,對峙一度升溫,隨後逾百防暴警察衝出黃大仙警署,施放多枚催淚彈。

香港8.3遊行老人沖在前:為年輕人“擋子彈”

8月3日港人發起“旺角再遊行”,繼續施壓港府接受民眾5大訴求。當天最大的亮點,是一幫銀髮族老人拉著橫幅,喊著口號,走在遊行隊伍最前線,踐行他們此前的訴求:為年輕人擋槍檔子彈。

維園音樂會反遊行,紅旗飄飄,深圳學生來了

香港8月3日周六有團體在維園舉行“反暴力音樂會”,似與民主派在旺角的大遊行進行抗衡。

法廣引述香港官媒電台網報道,3日,有團體在維園舉行反暴力音樂會,在興發街停車場,多輛大巴車接載參加者到場。部分參加者手持中共國旗、香港區旗,也有人拉起支持警察的標語橫幅,主辦團體在場外向參加者派發有“希望明天”、“不要暴力、不要紛爭”及“給香港一個機會”等的標語。

另引述有江系背景的香港01報道說,有深圳的學生到香港來支持警方,並表示不太了解“逃犯法修例”內容,認為香港的示威者是恐怖分子。

阿波羅網評論員王篤然表示,《香港01》是江系媒體,報道支持警察大會上,共產黨從深圳叫了大陸學生來,是在拆共產黨與習近平的台,說明香港人不夠,從大陸找人。

王篤然說,實際上只是習近平把共產黨看得重,想保黨,但江系江澤民曾慶紅這些人,已經把退路安排好了,即把所謂假反共人士扶持上去,當傀儡總統,如意算盤是仍然控制中國。所以,江系和習近平斗反而沒有這個顧忌。

香港反送中運動轉向,期望‘和理非’(和平、理性、非暴力)

德國之聲報道,“反送中”運動在七月以來出現多次嚴重警民衝突,流血場面愈來愈多,目前累積已有過百人被捕,數以十計示威者被控以刑罰頗重的暴動罪。33歲的工程師薩姆是這兩個月的示威常客,經常在衝突現場留守至深夜,在催淚煙之中運送物資和派發被捕須知等等。在工余時間,他和朋友募捐購買示威用具,在後方支援抗爭。就在這個禮拜,他們上網訂購了一百多個口罩,打算本周末到抗議現場免費派發。

雖然他認為激烈行動有助向政府施壓,但也同意有需要調整策略。“我覺得不要跟警察硬碰硬,因為他們的清場手段愈來愈強硬,我們的人員損失會愈來愈大。我期望接下來可以‘和理非’(和平、理性、非暴力)一點,下周的罷工也很重要,如果有巨大影響力就不需要向暴力發展。”在北京的強硬姿態下,薩姆對於運動成功機會不感樂觀,但他與許多前線抗爭者都堅持“會繼續做應做的事”,即使被捕風險增加也不會卻步。

公務員亞歷克斯和工會領袖吳敏兒都異口同聲表示,希望罷工能夠為不斷升溫的運動開出一條新出路。亞歷克斯表示:“很多運動參與者都認同,勇武衝擊對政權的影響力正在遞減。大家覺得再這麼發展下去,運動會沒有突破點,反而陷入僵局。不少人認為踏入8月要轉向大罷工,由不合作運動開始撤底癱瘓政府運作,這可能是運動破局的一步。”

我們都坐在同一條船上。

大街上熙來攘往,有途人接過吳敏兒遞上的罷工布條,輕聲說句“加油”,也有的在人潮中默默走過。她和一眾工會成員爭取時間向途人解說:“政治權利的意義和重要性,絕對高於一天不上班、不做生意,我們都坐在同一條船上。”

陳破空:中共若武力入侵香港未必能收場

政論作家陳破空2日在美國之音政論節目中說,根據《中英聯合聲明》駐港部隊是不可以以軍事手段干涉香港事務的,中共可以駐軍香港,但只負責國防和外交。但是中共隨後炮製《基本法》,其中的《駐軍法》規定說如果特區政府需要,駐港解放軍可以幫助維持秩序,把解放軍干預香港事務的門檻做得很低。這和《中英聯合聲明》矛盾。

陳破空說中共最近的播放駐港部隊的宣傳片,片中不是一般的維持秩序和穩定,裡面有機槍甚至導彈,完全是戰爭行為,好像對香港進行武力入侵。如果中共真的走上這一步,就是讓中共政權陷入除了六四包袱之外的另一個重大死結。中共未必能夠收場。

主要的暴力暴亂來自中共,香港人幾百萬人上街都是和平理性守法的,不排除個別激進年輕人勇武抗爭,但是和中共發動的暴力暴亂不能同日而語。民間層面說喊打喊殺,都是中共受傷的媒體煽動起來的,如果開放消息、新聞自由,中國人民不會是這個想法,應該更多的是同情。

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王篤若 來源:阿波羅網孫瑞後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港台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