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人民幣破7 中共遭重大挫折 陷左右手互搏

美國知名金融人士撰文說,不管中共中央政治局出於何種原因、做出讓人民幣破7的決定,但可以肯定一點──這是一個重大挫折,相當於讓經濟左右手互搏。

知名金融博客The Automatic Earth的主編勞爾·梅傑(Raul Ilargi Meijer)日前撰文“中國(中共)會自動撤退嗎?”(Will China Retreat Into Itself),深度剖析中共的經濟結構問題以及人民幣破7的尷尬。

“外界要洞悉中國究竟發生了什麼,或者中共中央政治局為何做出決定並不容易。人民幣破7也不例外。”他寫道。

最近幾天, 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沒有出現在中共國內的官媒上,加劇了外界對中共領導人在北戴河開會的猜測。

北戴河會議被視為中共高層秘密討論政策、敏感政治問題及人事任命的場合。根據中國政治觀察人士的說法,今年的討論可能集中在中國經濟、貿易爭端以及香港抗議活動上。

梅傑也提出多個可能的情況導致中共高層做出人民幣破7的決定,可能是中共放棄了與美國貿易談判要獲得積極結果的願望,也可能中共認為貶值人民幣是一種潛在的貨幣戰武器。

“但凡事都有另一面,我們甚至不用說人民幣本身值多少價錢的問題,或者說它的漲跌變化,或者說人民幣匯率本身的嚴苛管理是怎麼制定出來的。”他列舉了一些大家長期關注的問題。

中共央行(中國人民銀行)每日設定後一天的人民幣中間價,允許次日在岸人民幣兌美元匯率在中間價上下各2%的範圍內波動;若人民幣上漲或下跌幅度過大,中共央行會入市干預,賣出或買進人民幣。

梅傑指出這些問題背後都透出一種想法,中國(中共)希望、並且迫切要人民幣成為一種全球貨幣,那樣它想要買啥,簡單地印鈔就行。

但現實情況是人民幣全球化遠遠不夠、全球貿易中只有約1%的交易使用人民幣結算,這意味著中國一直需要美元和歐元。換句話說,貶值人民幣就意味著中國需要更多的人民幣才能換取同樣多的外幣。

他表示,人民幣的價值本身不值得信賴。“打個比喻說,如果中國(中共)領導人或中共央行(中國人民銀行)決定接下來五分鐘內人民幣上漲或下跌10%或20%,它們是可以做到的。”梅傑寫道,中共在操縱貨幣上跟美聯儲或歐洲央行是不同的,它更直接和霸道。

只是中共的這種霸道做法也受現實約束。人民幣貶值後,中共對美元的現實需求與其海外拓展人民幣國際化會進一步相抵觸。

人民幣破7“一帶一路”參與國會警惕使用

中共的“一帶一路”是對外出售中國過剩產能,以及輸出中共政治影響力的策略。如果北京可以用人民幣跟“一帶一路”計劃中的參與國結算,他們既可以為產能過剩的鋼鐵和水泥找到銷處,也可能將其作為改變全球遊戲規則的一個步驟。

梅傑表示,當人民幣跌破7以後,這些一帶一路項目的接受國會思量,我們沒有理由再持有人民幣,現在我們要小心。

最重要的是,因為中共的外匯儲備正在迅速萎縮,中共現在要這些國家以美元而不是人民幣結算項目款。梅傑說,這是軍規第22條(Catch-22)、自相矛盾,中國對美元的現實需求與其想要借“一帶一路”項目國際化人民幣相抵觸。

而最近,中國公民的海外購買以及中資企業海外併購受到北京的嚴厲限制,也從另一面做實了中共外匯儲備量下降太快,擔憂無法支撐人民幣匯率。

美歐企業遷出中國後誰能消化中國商品

中共相信人民幣貶值會傷害到美國,梅傑指出,短期內會。

但是長期看,在中共不守承諾、且無談判信用的情況下,美國若保持長期對華關稅,其結果是讓美國進一步擺脫對中國產幾近無所不包的依賴,並將部分生產轉移回國內。問題是,美國市場、外國企業恰恰是中國經濟奇蹟增長的基礎。

如果美國開始將生產帶回國,那麼北京能將其(過度)生產的產品出售給誰?一帶一路國家。但這就再次跳到前面提及的貨幣問題。如果去歐洲,歐洲是中國第二大貿易對象。但歐洲必定在一定程度上會跟隨美國,也會將工廠帶回歐洲大陸。

中國也有可能賣更多商品給俄羅斯。但俄羅斯也生產很多產品,並且在美國和歐盟的制裁下、俄羅斯更依賴自給自足。與3.5億美國人和5億歐洲人相比,俄羅斯算一個小市場,且俄羅斯平均收入比美國和歐洲低很多。

有一種方法可提升中國貨幣但中共絕不會做

梅傑更指出,其實有一種方法能讓人民幣在全球貿易中變得更重要(但鐵定不是靠貨幣貶值),但可惜這不是中央集權的共產黨政府的思維方式。

他說,如果北京放棄對人民幣匯率的中央和全面控制,並證明這一點給外匯市場看,那麼這將使市場交易者以及其他人相信人民幣的價值。

“北京兩個都想要,既要中央集權總控制、又要世界貿易的傑出地位。”梅傑寫道。他認為,毫無疑問共產黨想要維持它的權力,那麼它將捆綁中國、疆土、文化以及市場(13億中國人)。

“如果中國經濟增長減速,可能會爆發快速的經濟衰退。哪怕經濟增長沒有那麼快萎縮,我們也可能很快就能看到跡象。而沒有經濟增長,就不會再有中國經濟奇蹟。”他總結說。

為何這麼說,中國作為貿易大國,經濟動力的源頭在出口。“如果中國不再能增加出口,國內增長也可能倒退到從前,因為國內消費只會隨著出口增長而增長。”梅傑寫道。

“從這一角度,貿易和匯率是相反的,在中國迫切需要美元的情況下,貶值只會讓拿到手中的美元數更少,那麼中共當局就會處於麻煩之中。”他認為,貶值人民幣只會暫時緩解貿易,不會永久解決經濟問題,且只會讓問題越來越糟糕。

“我想,中國(中共)想要得太多、也太快,以至於其忘記了限制經濟增長的基本約束。”梅傑最後說。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大紀元記者林燕編譯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