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存照 > 正文

魏京生:重提中美俄三角 東施效顰白日夢

——所謂的中美俄三角關係

為什麼說基辛格的理論是錯誤呢?那是因為他論證所使用的前提是錯誤的。中蘇關係的破裂並不是因為美國拉攏了毛澤東,而是開始於1960年代初的共產主義陣營爭霸戰。發展到1969年已經進入了戰爭階段,和美國沒有一毛錢的關係。

最近一些西方學者都在議論所謂的中美俄三角關係。說是現在已經和毛澤東時代的聯中抗俄不同了,習近平和普京正在發展新戰略,叫做聯中抗美,回到了斯大林時代。這主要是因為五十年前基辛格理論的延續,美國的外交系統基本上還在延續基辛格的理論,人員也大多是基辛格的徒子徒孫。

為什麼說基辛格的理論是錯誤呢?那是因為他論證所使用的前提是錯誤的。中蘇關係的破裂並不是因為美國拉攏了毛澤東,而是開始於1960年代初的共產主義陣營爭霸戰。發展到1969年已經進入了戰爭階段,和美國沒有一毛錢的關係。而且兩國在對抗民主陣營的事務上仍然密切合作,竟爭領導權,例如越南戰爭。

只是七十年代初由於林彪事件,毛澤東集團陷入了嚴重的政權危機,內外交困。以他實用主義的思維方式,聯美抗蘇應該是首選項目。正在此時,潛入美國中央情報局的特務金無怠提供了關鍵情報,說明美國外交思想的設計者基辛格也有了類似的打算。這就有了之後兩國關係突飛猛進的發展,改變了世界政治的格局。

現在習近平也遇到了和毛澤東類似的處境,內外交困,政權不保。以他崇拜毛澤東的思維方式,自然想到了聯俄抗美,可能還想到了抗美援朝。按照孫子兵法的原則,這也是自然而然的第一選項。只可惜他的弱智參謀們沒想到,時代不同了,環境條件大不相同。東施效顰、邯鄲學步的結果,至少也是貽笑大方。奸計無法得逞。

如今的俄羅斯已經不是當年的蘇聯。它的半民主制度和歐洲的民主制度有很大的矛盾,希望恢復大俄羅斯的野心仍然有不小的市場。因此它對歐洲民主制度的擴張構成了直接的威脅。如果它和中國結盟專心對付歐洲,會迫使歐盟國家恢復與美國的聯盟,或者說重新增強北大西洋公約組織的凝聚力,幫助川普糾正得罪盟友的錯誤。

這將是普京所能犯的最大錯誤。看上去普京是個非常精明的人,所以中俄聯盟對付美國,只是普京忽悠北京傻瓜們的小花招而已。不過習近平就要為此大撒幣,繼續浪費中國人民的血汗錢了。而且還會成為普京和川普討價還價的籌碼,再一次充當大傻瓜的角色。

從中國的角度看,也是一場水中撈月、望梅止渴的春夢。假設俄國真的和習近平合作,它能提供什麼幫助呢?中美之間並沒有戰爭,也不存在軍事對抗。普京能像斯大林那樣提供軍事援助嗎?所謂的聯合軍事演習,最多也就給武力解決朝鮮核武器問題增加一些障礙而已。金正恩得利對中國不見得就是好事。他的一千年敵人的宣傳很快就會回來。

台灣人最關心的是他們挨打的時候。如果俄羅斯幫忙美國是不是就會縮手了呢?首先是中共內外交困沒心思在台灣搞事兒。其次是在台灣搞事兒,會給美國全面打擊的借口。除非習近平真傻,否則不會發生。再其次習近平真傻,普京也不會陪著他傻。到那時人家會說什麼不希望給兩岸人民帶來災難,有問題還要政治解決,云云。政客們都會假充聖人。

俄羅斯的經濟規模不到中國的六分之一,而且還在接受比中國嚴厲的經濟制裁。指望在貿易戰中幫助習近平更是白日做夢。可見大家批評小習腦子有病,不是空穴來風。當了皇帝就開始腦子有病,這很正常。可憐的是他還找了一群和他一樣腦子有病的高參,就不是黨國之福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CND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