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短評 > 正文

中俄同盟為何不會長久?

美國智庫“傳統基金會”(Heritage Foundation)負責研究外交關係及國家安全的副主席卡拉法諾(James Jay Carafano)在《國家利益》網站發表文章說,對中俄同盟在世界範圍內為非作歹的擔憂被誇大了。實際上這兩個“朋友”之間的摩擦相當多,抱團合作的念頭很可能事與願違。

中俄聯合軍演場面壯觀

中國和俄國的確有一些重要的共同點,如都是歐亞大陸上不負責任的專制獨裁政權;都喜歡制定自己的規則;都樂於和敘利亞、委內瑞拉等世界邪惡政權打交道;知道相互利用,在聯合國安理會阻擾美國的外交政策倡議等。

一些人認為,華盛頓應該與莫斯科緩和關係,集中精力反擊中國。這是不折不扣的餿主意。任何認為美國能利誘普京的想法都不切實際。因為普京的要價會很高,例如會要求美國和西方解除在烏克蘭問題上對俄國的制裁;讓俄國在中東自由行動等。任何這類“交易”都將極大地損害美國的利益。

另一方面,中俄並不會以聯合軍事行動威脅美國。兩國的核心戰略,都希望不戰而勝美國。兩國都樂見美國和對方發生軍事衝突,但自己都不會首先出頭。即使中俄聯手威脅美國,也得不償失。只要美國保持可信的全球威懾戰略,中俄的軍事組合拳就會被徹底擊潰。和平是靠真正的實力來保障的。

既然直接的軍事對抗絕無可能,中國和俄國只能利用經濟、政治、外交或混合衝突手段對付美國。大量證據表明,針對美國和美國利益,以及美國的盟國和朋友的政治戰爭,一直以各種形式在繼續,如從侵蝕性的經濟行為,到侵略性的外交政策,再到軍事擴張主義等。

但即使所有這些惡意行徑加起來,也沒有對美國的重大利益構成生死存亡的威脅。美國不必討好普京,不必損害自己的戰略利益,僅靠自己制訂的國家安全戰略,已足以解決這些問題。

中國和俄國的實力極不對稱,強項、弱項完全不同,在對美惡意行動方面,雙方的協調並不好。例如,中國並沒有以實際行動在敘利亞幫助俄國;俄國也沒有在南中國海問題上幫助中國,或協助斡旋中美貿易衝突。

除了企圖降低美國的國際地位外,中俄兩國的全球目標並不一致。他們越是試圖合作,兩國關係就越是會受到不同利益的刺激。例如,中國正更多地干預中亞和俄國主導的北極地區,引起莫斯科的疑慮。有一種觀點認為,中國並不是在尋求戰略夥伴關係,而是在等待時機介入俄國內部紛爭,乘機收拾殘局。

對華盛頓來說,俄國越來越明顯地成為次要對手。而對北京來說,俄國真的有實力協助對抗美國嗎?只要美國繼續對中、俄進行反擊,就能夠使兩國知難而退,尊重美國的利益。美國負有雙重責任,既要減輕莫斯科對歐洲穩定的破壞,又要打造自由開放的印度洋-太平洋地區。但這些任務並未超出我們的能力,付出代價是值得的。

中俄關係中的自然摩擦,將阻止兩國有效地聯合起來對付美國。習近平和普京的主要目標是確保各自政權的生存。華盛頓的壓迫戰術使他們別無選擇,只能接受美國強大的事實。美國就在這裡,他們的政權必須和美國共處——這是唯一能夠帶來長期穩定關係的全球平衡。_(網文轉載)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萬維讀者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短評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