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四強省份實業現況直播:山東整體撲街 江蘇被房地產毀了…

房地產市泡沫一方面吞噬國民消費能力,一方面抬高企業的經營成本,我大中國的實體企業因此普遍喪失了掙錢的能力,這已經是毋庸置疑的事。而前五強省份各自的表現,與它們各自的地產泡沫大小有關。地產泡沫越大,則實業表現越差。

中國經濟排名前五的省份,廣東、江蘇、山東、浙江,霸住前四名的位置已經很多年了。今年上半年這五強省份的GDP總計16.92萬億,佔全國45.09萬億GDP的比值達到了37.5%。它們各自的實業發展情況,無疑決定了中國實體經濟的優勢。所以,在這裡,老蠻我將會逐一檢閱這4省的規模以上工業利潤數據演變情況,這也是最關鍵的實體經濟數據。

這裡首先要講的是全國的宏觀情況。2017年全國規模以上工業利潤達成峰值的75187億,2018年下降到66351億,降幅11.8%。再到今年上半年,降幅11.9%(29840/33882-1)。房地產市泡沫一方面吞噬國民消費能力,一方面抬高企業的經營成本,我大中國的實體企業因此普遍喪失了掙錢的能力,這已經是毋庸置疑的事。而前五強省份各自的表現,與它們各自的地產泡沫大小有關。地產泡沫越大,則實業表現越差。

第一強廣東,2017年規模以上工業利潤8986億,2018年下降到8310億,降幅7.5%。今年1-5月的數據為2970億,對比去年同期的3079億,降幅縮窄到3.5%。這兩個降幅都比全國的普遍情況要好得多。各位,你們必須意識到,珠三角九市的地產泡沫,也就是深圳以及臨近深圳的東莞南部各鎮比較慘烈,然後深圳佬還跑到江對面的中山狠炒了一把,房價泡沫最狠的就這三個城市了。廣州中心區的房價也就是六萬左右,直接就比深圳中心區普遍八萬的房價便宜了三成,珠三角強二線的佛山中心區的房價也就是兩萬五上下,根本就沒法跟長三角的強二線代表蘇州相提並論,便宜了一半不止。廣府人對炒樓的興趣一直都很有限,所以實業的整體萎縮程度也還算過得去。

接下來的江蘇就讓人大跌眼鏡了。2017年江蘇規模以上工業利潤10360億,到2018年下降到8492億,降幅高達18.0%。今年1-5月的數據為2804億,對比去年同期的3424億,降幅18.1%。各位,江蘇這連續兩年的實體企業利潤降幅就很恐怖了,嚴重拖了全國的後腿。江蘇各市大都深陷地產泡沫之中,南京的經濟規模也就是佛山這樣的水平,但是市中心房價達到了三萬五的水平,超出佛山足足一萬。至於蘇州,這一年來房價暴漲,恨不得要追平上海了,今年六月份被建設部點名批評了一次房價失控,蘇州政府迫於無奈,於是開始啟用計劃經濟手段狠狠的控制售價,總之基本上屬於炒房深度上癮患者。有了江蘇的經濟雙中心帶頭,其它城市紛紛開炒,房價普遍暴漲,所以江蘇的實體企業也因此付出了慘重的代價。

然後是第三強山東。2017年山東規上工業利潤8328億,2018年為6566億,降幅21.2%。再到今年1-5月,降幅43.5%(1690/2990-1)。對這種一刀斬到腳踝的降幅我實在不知道應該怎麼評價,單純的地產泡沫衝擊已經不足以產生如此恐怖的效果了。或許,山東也在趁著經濟下行周期的機會,擠數據泡沫吧。不過由於GDP的本質就是企業稅前利潤+工資,山東實體企業的利潤暴跌到這種程度,反過來,其GDP理應也相應萎縮才對。擠著擠著,山東就掉出前三名了,也是說不定的事。

第四強浙江,2017年規模以上工業利潤4570億,2018年微弱下降到4513億,降幅僅1.2%。而今年上半年實現逆轉,增幅為7.0%(2192/2048-1)。在全國實體經濟下行的當口,浙江居然實現了實體經濟的增長,這事簡直是匪夷所思。究其原因,杭州的地產泡沫雖然很厲害,全省人民爆炒杭州,不過反正杭州的製造業也不算強,就當是收割程序猿的韭菜了。而全省排名第二的實業強市寧波的地產泡沫也還算溫和,市中心區的二手房價也就是兩萬多一點,比蘇州南京差遠了,下轄各市縣的房價甚至控制在15000以下。經濟排第三名的溫州,地產泡沫此前還破滅過一次,此後的炒房風氣也很淡,房價整體水平跟寧波差不多,都還算理性。有了第二名寧波和第三名溫州作為浙江房價的錨,浙江的整體房價泡沫都還算可控,比廣東的情況還好。

各位,這就是我大中國東部四強省份的實業現況。山東不知道發生了啥,已經整體撲街了;江蘇基本上算是被房地產給毀了,救不太回來了;廣東還好,還能勉力維持;浙江恨不得已經是中國實體經濟的定海神針了。這種經濟格局,大概就是未來二十年省域經濟的主基調了。呵呵,呵呵,呵呵噠。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