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中共沒錢了驚人報道被刪 瞄準百姓 限換匯限黃金查美元 第三家銀行又出事 恆豐遭重組

在包商銀行、錦州銀行出現危機後,恆豐銀行也遭到重組。這僅是中共銀行業危機的冰山一角,據中共央行金融穩定報告,有420家銀行達到8~10級的高風險級別。不僅中小銀行壞賬纏身,連作為中共政策性銀行的國開行也因腐敗等問題背負一身壞賬。為給資金焦渴的銀行解困,中共為這些銀行發行優先股打開綠燈,這等於是瞄準了百姓的腰包。在缺乏資金和人民幣貶值預期升溫的情況下,黃金成為避險資產,但黃金的流入,等於資金的流出,於是,中共為堵塞資金外流,嚴控黃金進口。除此之外,中共還限制居民換匯並嚴查居民攜帶美元出境,有專家表示,種種跡象顯示,中共沒錢了。美國投行美銀美林預測,為緩解人民幣升值壓力,中國今年可能會降息2次。

中國第三家銀行出事 恆豐銀行遭重組

近期,大陸銀行一再因信貸風險被接管或重組。在包商銀行、錦州銀行出現危機後,恆豐銀行也出了問題。

據財新網消息,8月8日,恆豐銀行重組方案正式獲批。6月2日,接近財政部和山東省的知情人士稱,山東省或將聯合有關方面注資恆豐銀行。

近年來,恆豐銀行經歷了兩任董事長私分公款被查、40億剛兌風險、踩雷“僑興債”、高管大“換血”和總部遷址引發離職潮等事件,不良資產不斷暴露。各項數據顯示,該行情況持續惡化,2017、2018年年報均難產。

市場普遍認為,恆豐銀行出現資金問題,情況較此前的包商銀行與錦州銀行更加嚴重,因恆豐銀行規模較大,總資產超過一萬億元,是這三家銀行中問題最大的一家銀行。

這三家出問題的銀行,僅僅暴露了中共銀行業危機的冰山一角。

中共《證券時報》旗下的微信公眾號“券商中國”,5月29日引述金融監管人士消息稱,部分農村及城市商業銀行,因面臨嚴重的信用風險,處於技術破產的邊緣。這類金融機構要按照市場化原則清退。

根據《央行金融穩定報告(2018)》,2018年一季度,中共央行完成了對超4000家金融機構的首次央行金融機構評級,其中,評分結果在8級至10級的高風險金融機構達420家。

但此消息在大陸各大網頁上被迅速刪除,官媒也被迫道歉。

中共政策性銀行壞帳,國開行驚人報道被迅速刪除

不但大陸中小銀行面臨資金問題,作為中共政策性銀行的國家開發銀行也存在嚴重的壞帳。

7月31日,隨著中共國家開發銀行(國開行)前黨委書記、董事長鬍懷邦被調查,國開行與海航和華信之間的利益關係被揭開。

國開行是中共最大的債券銀行、最大的對外投融資合作銀行以及全球最大的開發性金融機構之一,被稱為中共“第二財政部”。

8月初,《財新周刊》題為《胡懷邦陷落》的報道指,胡懷邦安排國開行推進的項目,包括華信、海航集團這樣已發生重大案件或瀕危的企業,國開行都是最大貸款行。華信是1949年以來給中共銀行業造成最大貸款損失的第一大案。

這兩家企業將給銀行留下巨額不良貸款。據國開行內部人士推測,胡懷邦在任期間,僅華信和海航的貸款就損失巨大,“華信的貸款損失一筆就在200億元左右,可能還有其它風險敞口。海航800多億元的國開行貸款中,估計至少損失大半;現在貸款本息都不還了,抵質押嚴重不足。”

國開行在近5年多時間裡,其資產規模迅速擴張同時,踩的雷也越來越多。除了華信、海航外,還有永泰能源、盾安集團、ST天寶、華陽經貿、青海省投、東特鋼、賽維、印度RCom。

這篇報道部分內容觸目驚心,裡面更披露高層發出的16字指示,大意是“亡羊補牢,為時不晚;一意孤行,後悔晚矣”,目前此文已遭中共全網刪除。

銀行業缺錢 中共瞄準民眾腰包

在金融機構出現一系列危機後,中共立即實施了一些措施,但措施目標卻是中國老百姓的錢包。

7月19日,中共銀保監會、證監會發布《關於商業銀行發行優先股補充一級資本的指導意見(修訂)》(簡稱《修訂指導意見》)。此次修訂重點在於放寬非上市商業銀行(主要以中小銀行為主)通過發行優先股補充其它一級資本的限制。

修訂後的《指導意見》,對於股東人數累計超過200人的非上市銀行,在滿足發行條件和審慎監管要求的前提下,將無須在“新三板”掛牌即可直接發行優先股。

讓中共的城市商業銀行和農村商業銀行等通過發行優先股,來補充資本金,這等同是到股市撈錢,讓社會、民眾買單。

有評論認為,各地城商行和農行大部分落入權貴手中,海航、聯想、明天系等控制了大批這種銀行。權貴們將資金抽逃之後,中共幫忙善後。

嚴防資金外流 中共限制黃金進口 規模前所未見

路透14日報道,據黃金行業消息人士透露,中共自5月以來一直嚴格限制黃金進口,此舉可能旨在遏制美元外流,並在經濟增長放緩之際提振人民幣。

中共海關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中國進口了575噸黃金,低於2018年同期的883噸。

中國的大部分黃金進口來自瑞士、澳大利亞和南非等地,通常以美元結算,是由一批當地和國際銀行完成的,由中共央行每月給它們發放進口配額。

但倫敦、香港、新加坡和中國的七位黃金行業消息人士表示,幾個月來,黃金進口配額一直在縮減或沒有發放。

消息人士稱,中國限制黃金進口的動機可能是為了在人民幣貶值之際幫助限制資金外流。

黃金銀行家表示,中國以前也曾限制過黃金進口配額,最近一次是在2016年人民幣大幅貶值後,但沒有達到目前的程度。一位亞洲業內消息人士表示,這是“前所未有的”。

其中一位知情人士表示,“黃金流入意味著資金流出。”

沒錢了?中共限制國民換匯,嚴查美元出境

大紀元15日報道,中共最近收緊外幣兌換,沒收中國人護照限制出境旅遊,限制海外代購,民眾攜帶超額美元出境可能面臨刑事處罰,專家認為,種種跡象表明中共沒錢了。

普林斯頓社會學博士、政治與經濟學者程曉農認為,中共通過限制國人出境來節約外匯。

程曉農說,現在老百姓的錢包也被中共看上了,就是說你錢包里不能裝外匯,你要裝了,它就想辦法把錢扣下來,不能讓你把外匯拿走。

今年5月29日,中國社會科學院學部委員余永定教授在“2019金融街論壇年會”上披露了自己取外匯被拒之事。

他說,國家規定每個人每年的外匯額度是5萬,“一天,我想換2萬美元匯到國外。因為我要到國外探親,結果被銀行制止。”

余永定說:“我今年已經71歲了,銀行說年齡已經超過了65歲,65歲以上沒有完整的證明材料,不允許把額度之內的錢匯到國外。我也不知道這是不是央行的政策,可見許多商業銀行為了執行資本管制的規定,想了各種各樣的辦法,防止資本外流。”

程曉農認為,銀行的這個理由很荒唐。“65歲我的錢就不可以拿到國外去?也沒有聽說哪個法律規定65歲。無法無天,反正讓你拿不到外匯。余永定這個案例說明一個問題,現在換外匯越來越緊了。”

最近微博上流傳一則消息,稱自2019年8月1日起,中共海關將要嚴查攜帶超額美元出境。查到將會罰款,超過2萬美元,有可能面臨行政處罰,甚至刑事處罰。若是巨額的話,還有可能判處洗錢罪,會被判刑。

程曉農還提到,中共限制海外代購,海關專門抓海外代購者,給代購商品上高額的稅,以此杜絕國人在海外購買商品,減少外匯支出。

緩解人民幣升值壓力 中國今年可能會降息2次共50基點

在美國聯準會日前宣布降息後,吹起全球降息潮,美銀美林預測,中國今年內將會降息2次、共50基點,明年還會再降25基點,藉此緩解人民幣的升值壓力。

《路透》報導,美銀美林指出,在美中貿易緊張局勢升溫之前,就有預測中國下半年經濟增速將放緩。雖然美國暫緩對中國部分商品加稅,但進一步的貿易緊張升級和關稅調升仍是主要風險,這影響將在明年首季更為明顯,相信中國需要更多的寬鬆政策,來穩定增長。

美銀美林認為人行需要採取更多的措施,來緩解經濟增長下行風險,除了允許人民幣兌美元貶值外,還預期人行今年可能降息2次,分別在9月和12月各降25基點,明年可能再降25基點。

報導認為,當其他央行降息中國卻不降息,可能會不必要地引起人民幣升值的潛在壓力。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zhongkang 來源:阿波羅網陸凡客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