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存照 > 正文

吳乃龍:可笑的「失聯通知」是怎麼出來

——可笑的「失聯通知」

一、

本人多年平安無事。近來卻發現,自己上了“失聯通知”名單。這種不吉利的事,怎麼會攤到我頭上?開始覺得奇怪,繼而覺得可笑。

今年5月,我用自己的中文姓名作為關鍵詞在互聯網上用Google搜索。在搜索結果中除以前看見過的有關網頁,如:發表的文章,出版的書籍,還意外發現,自己的姓名赫然出現在一個以前沒有看見過的網頁上。網頁的標題是:中科人才網-中國科學院人才交流開發中心-人力資源外包-人力諮詢。網址是:www.casjob.com>檔案管理。

我在25前從美國技術移民加拿大,隨後按照規定從中國科學院北京天文台辭職,與科學院脫離了關係。為何現在上了“中科人才網”,成為“人才”了?打開網頁,看見網頁主人是“中國科學院人才交流開發中心”。網頁正文的標題是“失聯人員公示”。標題下面是一段說明,稱:“根據北京市人事局《關於進一步加強流動人員人事檔案管理工作通知》······,自2008年1月1日起對失聯5年以上的人員進行公示,每年更新一次。公示期滿後,仍沒有與我中心取得聯繫和補充檔案材料、接續人事關係、補交存檔費的,將視為自動終止檔案託管關係。······請以下人員在看到公示信息後及時與我中心取得聯繫,聯繫電話:······。”接下來是一個很長的表。表的標題是“公示名單”。名單中每人一行,欄目有:姓名,身份證號,調入日期,繳費截止日期,原系統號,庫房位置,區號,盒號。本人的姓名在第454頁的第13行。這個公示名單共有516頁。每頁含16行即16人,最後一頁例外,只有6人。因此,總人數為515 x16+6=8246。

二、

我想起來了。1997年6月,家人移民加拿大與我團聚。正在辦理移民手續之際,妻子收到北京天文台的通知。通知的大意是:我的檔案仍在北京天文台。根據現行規定,科學院出國人員的檔案都要由國家科技人才中心統一管理。妻子本來不願辦理此事,但是怕節外生枝(辦理家庭團聚移民手續過程中,有可能需要到北京天文台取得某種證明文件),影響移民手續的辦理,只好按照通知中的指示,到科學院人才管理中心辦理手續。保管時間最短為1年,最長為5年。期滿後可以延續。保管費為每年50元,一次交清。妻子不認為我的“檔案”以後還會有任何用處,只要對付過去就行了,於是填寫表格,選擇最短的保管時間,交了50元。至於我的所謂“檔案”,連個影也沒見著。隨他們的便吧,愛怎麼著怎麼著。只求辦好移民手續,趕快溜之大吉。想不到22年之後,他們發了一個“失聯通知”,滿世界尋找我。所以,看見這個通知,我情不自禁,心裡小小感動了一把。

三、

說起我的“檔案”,話就長了。1970年3月從北京大學畢業,我被分配到陝西省商南縣。大學畢業生屬於“國家幹部”,無論是否共產黨員,人事檔案都由共產黨的縣委組織部保管(在1971年2月商南縣委恢復工作之前,由縣革委會政工組保管)。根據規定,本人不得查看自己的檔案。所以,我不知道自己的檔案里有什麼東東。特別是,由於被人揭發我在文化革命期間“惡毒攻擊”和“偷聽敵台”,受到過縣公安局專案組的調查。我不知道檔案中是否有這個“不良記錄”,“揭發材料”和“交代材料”是否放進了我的檔案中。一把達摩克利斯之劍懸掛在我頭上達八年之久。1978年我差點因此而失去研究生報考資格。幸運的是,考取中國科學院北京天文台出國研究生之後,在辦理各種手續過程中,沒有遇到過什麼問題。

1986年6月我從澳大利亞學成歸國,先後在北京天文台和清華大學無線電系(電子工程系)博士後流動站從事研究工作。1990年10月,我回到北京天文台任副研究員,成為正式職工。至此,從來沒有遇到過什麼問題。就在開始工作不久,有一天,人事處處長小吳(從1978年考研究生時延續下來的稱呼)突然對我說:你的檔案呢?台里沒有。我當即答道:我的檔案我自己不能接觸,我怎麼會知道呢?她沒有再追問。至於事後她是否去查找過,找到沒有,我不知道,反正沒人再提此事。過後我和天文台的研究人員說起此事,他說很可能,從天文台錄取研究生,到出國留學,到進入博士後流動站,到回天文台正式工作,辦理手續都只憑當初的研究生考生登記表。我記得當年報考研究生時,我確實填寫過一份考生登記表,可能只有二頁紙。可能後來由天文台加進了一些材料,如考試成績單之類。現在,我成了天文台的正式研究人員,他們才想起來,必須有我的“人事檔案”。那麼,我的“人事檔案”哪裡去了呢?丟失或銷毀是不可能的。檔案屬於機密文件,保存和轉移都有嚴格的手續。據我猜測,最大的可能是仍然在陝西省商南縣縣委組織部。還有一種可能是,1989年“六四”後清華大學把我的檔案拿去“審查”,1990年10月我離開清華去了北京天文台,清華仍然扣押著我的檔案。

四、

中國的人事檔案制度,是最黑暗的制度之一。在中國,大體上,除農民外,每個成年人都有一份“人事檔案”,伴隨一生,直到升天之時,甚至升天之後。你的“檔案”,內容對你保密,卻伴隨你的一生,決定你的命運,甚至你的親屬的命運。一個低級官員,比如共產黨的黨支部書記,一個人事科科長,就可以往檔案里放入對你不利的文字材料,影響你的一生。隨著科學技術的發展,近年來又演變出“社會信用評分”制度,全面控制民眾生活。奧威爾《1984》描述的情景,已經在神州大地變成現實,並且有過之而無不及,令人毛骨悚然!

當年要求我們這些“流動人員”的檔案集中統一管理,究竟是為了什麼?1996年中共中央組織部、人事部《流動人員人事檔案管理暫行規定》以及在其基礎上制定的1997年《北京市流動人員人事檔案管理暫行辦法》宣稱,其目的是:維護人事檔案管理的嚴肅性,完善人才流動社會化服務體系,促進人才合理流動。管理部門必須接受黨委組織部門的領導。管理人員必須是共產黨員。總之,“流動人員”也好,“固定人員”也好,其人事檔案都必須在共產黨的絕對控制之下。這就是所謂“維護人事檔案管理的嚴肅性”。

一個人從“固定人員”變成“流動人員”,人事檔案交給專門的部門統一管理。此後,如果這個人由“流動人員”再變成“固定人員”,從該管理部門重新獲得人事檔案。這個體系,看起來很完善。但是這種設計,就是要永遠推行和維護現行的人事檔案制度。這種黑暗的制度,沒有盡頭。

“流動人員”各種各樣,其中一種是“辭職或被辭退的機關工作人員、企事業單位的專業技術人員和管理人員”。看來,我被歸類到“辭職的專業技術人員”,受到組織關懷,享受這種待遇。不過,28年前我第二次離開中國,25年前我已經移民加拿大,沒有這個福分了。看到這個“失聯通知”,只是付之一笑。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來源:華夏文摘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