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文集 > 正文

程曉農:中國——緊日子從吃肉開始?

一年來中國突然爆發的“非洲豬瘟”是從俄國進口來的,“瘟神”在8個月內便肆虐全國所有省市,造成大量生豬被撲殺,肉價急劇上漲。目前大量病豬肉已經被製成豬肉製品上市銷售,病毒可存活3年,現在已禍害或威脅周邊鄰國,實在是請“瘟”容易送“瘟”難。

一、“緊日子”意外降臨“菜籃子”

“緊日子”今年以來開始出現在中共的文件中。到目前為止,“緊日子”主要指的是靠財政撥款的單位要緊縮開支,原因是隨著經濟下行,地方財政和中央財政日益入不敷出,只能靠不斷增加借債來維持運轉。這樣的財政“緊日子”是中國經濟“緊日子”的一個側影。雖然政府開支的“緊日子”不見得直接影響到所有家庭,但中國經濟的“緊日子”必然關係到萬千家庭的生活,可想而知,居民家庭的“緊日子”遲早可能來臨。可是,誰也沒有想到,居民家庭的“緊日子”竟然首先來自一場動物瘟疫,於是,民眾的“緊日子”便從吃肉開始了。

中國人的飲食當中,葷菜以豬肉為主;中國也是世界上最大的養豬大國和豬肉消費大國,2017年豬肉產量為5,340萬噸。中國以不到世界五分之一的人口,消費了全球近一半的豬肉,平均每個中國人每年吃掉近80斤豬肉,一個三口之家通常每星期消費4斤半豬肉。若豬肉價格突然暴漲,或者因豬肉含豬瘟病毒而不敢吃,人們的“菜籃子”里少了葷菜,日常生活實際上就突然成了“緊日子”;此時如果改吃其它葷菜(像牛羊肉或禽類、水產品),那些替代品的價格必然會明顯上漲,最後還是會影響消費者的生活水平。

據北京的《光明日報》報導,6月以來全國生豬價格持續上漲,按照農業農村部對500個縣的定點監測,在8月份的第3周全國活豬平均價格每公斤22.72元,比前一周上漲8.6%,比去年8月上漲67.6%;而8月第3周全國的豬肉平均價格為每公斤35.12元,比前一周上漲8.3%,比去年同期上漲57.3%。導致肉價飛升的原因是,“非洲豬瘟”爆發後被迫大量撲殺病豬,於是活豬供應量急劇減少。而“非洲豬瘟”之所以在中國肆虐,起因是當局進口了帶“非洲豬瘟”病毒的俄國豬肉。那麼,與“菜籃子”相關的“緊日子”會延續多久呢?這個問題的答案埋在當局不想讓民眾深入了解的“非洲豬瘟”疫情當中。

二、“非洲豬瘟”為何可怕?

“非洲豬瘟”與中國一向存在的本國豬瘟不同,其危險性和破壞性嚴重得多。據世界衛生組織介紹,1921年“非洲豬瘟”的第1起案例在東非肯亞爆發,它現在仍活躍在非洲的29個國家。1957年“非洲豬瘟”病毒進入歐洲,在葡萄牙爆發了歐洲歷史上的第1例“非洲豬瘟”案例;1960年它擴散到了西班牙、法國、荷蘭和義大利;1978年進入巴西;2007年到達東歐,後來進入了領土廣袤的俄國,2017年3月它在俄國遠東地區靠近蒙古的西伯利亞鐵路大站城市伊爾庫茨克引發疫情。於是,“非洲豬瘟”開始敲中國這個世界上的養豬大國和豬肉消費大國的大門。

生豬一旦感染“非洲豬瘟”病毒,死亡率是百分之百,將近100年來人類始終未能研製出防疫用的疫苗,現在也仍然沒有任何有效的治療藥物。所以,感染了“非洲豬瘟”,對豬來說,就是得了速死的不治之症。“非洲豬瘟”雖然不會直接造成對人類身體的傷害,但它通過快速傳播和大規模殺死生豬,消滅人類的肉食來源,從而對人類的生活消費產生威脅。

按照世界衛生組織的說法,“非洲豬瘟”病毒的生命力非常強,在未清洗乾淨的豬舍中可存活1個月之久,在冷凍豬肉中可存活3年,因此,它很可能因人類食用含病毒的豬肉製品時,將食余物、廚餘物餵豬,而得到傳播。另據台灣獸醫專家賴秀穗介紹,“非洲豬瘟”的病毒可在人類的鼻腔中生存十天,因此還可以藉助流動的人群來傳播。這麼多年來,人類只能採用撲殺患病生豬、將其它生豬隔離等手段,期望消滅“非洲豬瘟”,但從來未能達到根除的目的。

三、“迎瘟入門”

本來,“非洲豬瘟”以前從未染指東亞地區,北京當局理應對它嚴防死守,儘可能地降低其病毒的入侵可能。據《維基百科》介紹,中國確曾因俄羅斯的“非洲豬瘟”疫情,禁止從俄羅斯進口豬肉。但是,隨著2018年中美關係日益緊張,中共為了和美國對抗,開始拉攏俄國,解禁了俄國豬肉的進口。

2018年8月25日中共的《鳳凰網》發表了一篇報導《停止進口美國豬肉,中國肉類將出現短缺?俄羅斯農產品正在路上……》,其中提到,“俄羅斯貝加爾地區和中國東北地區……雙方談到了一個重要的問題,即發展通過外貝加爾斯克—滿洲里國際汽車通行口岸,出口俄羅斯食品和農產品,其中包括牛肉、豬肉、羊肉、禽肉以及肉製品。”《鳳凰網》在這篇報導中特別提到,“此前俄羅斯的西伯利亞集團已經向中國運輸24萬噸豬肉,足以彌補美國的缺口”。這批豬肉進口中國之前,俄國伊爾庫茨克已經爆發“非洲豬瘟”疫情,俄國人為了控制疫情,大批撲殺了生豬。可以想見,中國那時進口俄國豬肉,很可能幫助俄國解決了病豬肉的出路問題。然而,冷酷的現實很快就給出了“迎瘟入門”安排的悲摧教訓。

俄國豬肉進口中國東北之後,2018年8月1日遼寧省瀋陽市沈北新區的一個生豬養殖戶家裡出現了中國歷史上第一例“非洲豬瘟”。2018年8月21日《科學》(Science)期刊的一篇文章援引了解放軍軍事醫學研究院長春軍事獸醫研究所於8月13日發布的報告,該報告指出,此次非洲豬瘟首發基因樣本與俄羅斯及歐盟境內的豬瘟樣本高度相關。這個來自中共軍方的結論基本上證明了中國發生“非洲豬瘟”的來源。

四、“瘟神”肆虐

“非洲豬瘟”首先入侵東北各地,瀋陽的疫情發生後,內蒙古、吉林、遼寧各省區多個地方相繼發布“疫區公告”。在發達的現代交通條件下,“瘟神”不會在東北滯留不動(本節以下所舉案例均來自官方已發布的“疫區公告”)。

瀋陽首案發生後僅僅半個月,2018年8月16日“非洲豬瘟”便在河南省鄭州市某食品公司屠宰場被發現;8月19日出現在江蘇省連雲港海州區的一個養殖場;8月23日到了浙江省溫州樂清市的一個養殖小區;8月30日現身安徽省南陵縣的一個養殖場,9月2日進入安徽省宣城市宣州區古泉鎮五星鄉的一個養殖場,9月3日又去了該市宣州區金壩街道的一個養殖場;到了10月20日,“瘟神”已經從北向南長驅直入,抵達雲南省昭通市鎮雄縣牛場鎮和母享鎮的養殖戶豬圈裡。

“瘟神”攻陷全中國31個省市,總共只用了8個月。它並非單純沿著交通幹線逐步推進,而是經常跳躍式地繞過部分地區,直達遠端,顯然,這是人運送帶病豬肉的結果。東北淪陷2個月之後,“非洲豬瘟”已經到達湖南、湖北以及華東地區多個省市;11月中下旬入侵京、津地區,到今年2月華北各省市全都出現了“瘟神”;它進抵遠離東北的西南、中南、西北各省的速度,幾乎與衝擊離東北不遠的華東各省市同步;今年4月3日在新疆發現了“非洲豬瘟”,4月7日在西藏發現了它,4月19日在海南也發現了它,至此,“非洲豬瘟”已經無一例外地蔓延到了中國的所有省市。

在設法防止“瘟神”威脅的過程中,全國各地大量撲殺了巨額數量的生豬。據《天下財經》8月5日報導,“截止7月底全國生豬存欄損失量已近60%。各省生豬存欄損失均較重,尤其市場生豬交易活躍的省份,其中福建、蘇皖及兩廣市場存欄損失均超70%,河北、山東、浙江及湖南市場存欄損失超60%。”活豬被“瘟神”“沒收”,肉價暴漲就是一個非常自然的結果了。

五、“瘟神”尚在

目前中共正千方百計地安撫民心,鼓勵擴大養豬,希望民眾相信,肉源增加和肉價回穩都指日可待。按照當局在疫情爆發之前的規定:疫區解除封鎖6個月內需保持空欄,即不可馬上投入生豬生產。但今年1月29日農業農村部印發的《非洲豬瘟疫情應急實施方案(2019年版)》為了恢復生豬飼養,將疫區解除後原本的6個月空欄期縮短為45天。政策已經下達,但是,“瘟神”是否“買賬”、從此就老老實實地“退場”呢?從種種跡象來看,並沒有多少可以樂觀的根據。

我仔細對比了中共官方已經發布的“疫區公告”和“疫情解除公告”,發現了兩個現象:第一,現已公布的“疫區公告”不完整,有不少地區有疫情卻未公告。例如,遼寧省開原、雲南省昆明、四川省宜賓、甘肅省慶陽、寧夏區銀川、甘肅省蘭州七里河區和蘭州經濟技術開發區共7處發布了“解除疫情公告”,說明這些地方曾經爆發疫情,但疫情爆發之時這些地方並未公開發布過“疫區公告”。第二,從去年9月到今年6月底發布了“疫區公告”的許多地方,至今未發布“解除疫情公告”,說明可能疫情尚在或再度複發。按當局的規定,“非洲豬瘟”的疫區觀察以6周為單位連續監測,若無案例再發生,需向政府部門申請解除疫區。但是,在內蒙古(3處)、湖南(6處)、山西(2處)、重慶(1處)、吉林(1處)、江西(2處)、福建(1處)、安徽(1處)、湖北(2處)、四川(1處)、雲南(3處)、寧夏(1處)、廣西(2處)、山東(1處)、河北(1處)等15個省市的28個疫情爆發區,當地的生豬養殖場或養殖戶並未獲准公告疫情解除。這當然不可能是當地政府或養殖者的疏忽,因為疫區的疫情未解除,當地的養殖者難以出售豬肉,其損失仍然繼續擴大。

從鄰國或毗鄰地區發現的問題也表明,“瘟神”尚在,病源並非消除。今年2月18日廣西北海市銀海區發現該自治區首例“非洲豬瘟”,次日緊鄰廣西的越南也確認,境內出現了“非洲豬瘟”疫情;隨後“非洲豬瘟”在越南全境迅速蔓延,到7月8日,越南全國63個省市當中已有62個省市爆發疫情,被迫撲殺的染病生豬達豬只總數的10%。靠近雲南省的緬甸一些地區也幾乎與雲南同步發生了“非洲豬瘟”。今年5月10日香港一處屠宰場從來自廣東湛江的豬內臟里發現了“非洲豬瘟”病毒。

此外,尚未發生疫情的鄰國也相繼查獲來自中國的旅客所攜食物含“非洲豬瘟”病毒。例如,去年8月20日和26日韓國發現,兩起中國公民攜帶的豬肉製品經檢測顯示該病毒基因,與來自中國的毒株匹配。日本也發出通報,去年10月1日一位從北京去的旅客行李中有1.5公斤豬肉製品,檢測發現含“非洲豬瘟”病毒,基因片段與中國大陸毒株吻合;10月14日從上海去的旅客所攜帶的餃子中檢出該病毒;11月22日從大連去的旅客行李中又發現了此病毒;今年1月再次從兩名分別來自青島和上海的中國旅客攜帶的豬肉制香腸中發現“非洲豬瘟”病毒。台灣與中國大陸的人員往來頻繁,案例更多,從去年10月31日到今年1月10日即攔截並檢驗發現12次帶此病毒的豬肉製品,其病毒均與這次大陸疫情毒株匹配。

顯然,中國大量撲殺病豬後,表面上,在疫情爆發地,似乎疫情已經緩解,豬殺光了,自然就沒有活著的病豬了;但病豬肉被大量製成豬肉製品銷售,而“非洲豬瘟”病毒可在冷凍豬肉中存活3年,因此,不僅海量帶病毒的豬肉製品仍然在中國各地的市場上銷售,而且還不斷被攜帶到其它國家而遭查獲。

“瘟神”並未“退場”,它只是換了種“活法”。如果北京當局痛下決心,完全銷毀所有庫存的豬肉及其製品,或可降低“瘟神”再次肆虐的概率,但這樣的措施不是讓民眾“菜籃子”里缺肉的狀況雪上加霜嗎?現在當局向民眾保證“菜籃子”里有肉,並會儘快增加生豬飼養量。這樣的承諾究竟靠不靠譜,是福是禍,其實政府說了不算,“瘟神”才能主宰。請“瘟”容易送“瘟”難。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文集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