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鮮事 > 萬花筒 > 正文

物來順應 未來不迎(深度好文)

如果你因錯過太陽而流淚,那麼你也將錯過群星。

 01

聽過這樣一個故事。

三伏天,禪院的草地枯黃了一大片。

小和尚著急了:“快撒些草籽吧,好難看啊。”

師傅揮揮手說,“等天涼了,隨時。

中秋,師傅買了一大包草籽,叫徒弟去播種。

秋風突起,草籽飄舞。小和尚大喊:“不好了!許多草籽被吹飛了。”

師傅安慰小和尚:“吹去者多半中空,落下來也不會發芽,隨性。

撒完草籽,幾隻鳥來啄食,小和尚又急了。

師傅繼續翻著經書說:“沒事,草籽本來就多準備了,吃不完,隨遇。

半夜一場大雨,小和尚衝進禪房:“這下完了,草籽被沖走了。”

師傅正在打坐,眼皮都沒抬說:“衝到哪兒,就在哪兒發芽,隨緣。

半個多月過去了,光禿禿的禪院長出青苗,一些未播種之院角也泛出綠意,弟子高興得直拍手。

師傅卻面不改色地點點頭:“隨喜。

故事看完,感慨萬千。

生活中我們常會因為突如其來的意外而焦慮不安,像小和尚一樣,擔心著這些意外所帶來的變故,陷入整日悶悶不樂的窘境。

而故事中的師傅,卻用隨時、隨性、隨遇、隨緣、隨喜十個字,詮釋了隨遇而安、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至高境界。

真正厲害的人,從不懼怕意外,更不擔憂未來。

02

物來順應,未來不迎。

也就是說事情沒發生之前不患得患失,如果事情來了,就坦然面對。

杞人憂天的故事我們都聽過。

一個原本無憂無慮的農民,卻突然擔心:如果天塌下來了怎麼辦?

於是啊,他每天都在為明日天塌下來這樣的幻想,而惶惶不可終日。

水無常形,兵無常勢,生活充滿未知與變數,與其不安揣測,不如專註當下的生活。

《菜根譚》有云:“寵辱不驚,閑看庭前花開花落;去留無意,漫隨窗外雲捲雲舒。”

泰戈爾曾說:“如果你因錯過太陽而流淚,那麼你也將錯過群星。”

未來是個未知數,沒有誰能夠準確地預測到明天會發生什麼.

但是我們若能擁有豁然明朗的性情,與自心清凈的處世之態,坦然面對,便會把當下過成人生最好的時節。

03

今年年初,一部名為《四個春天》的紀錄片火了。

紀錄片的名為《四個春天》,可我們看到的卻是永恆的春天。

母親永恆的笑容和父親的多才多藝,是春天一樣的存在。

“哉呦”、“安逸”是這老兩口的口頭禪,他倆一路走過來,什麼苦都吃過,但什麼都難不倒他們。

在導演陸慶屹寫的《我爸》里,有這麼一段故事。

他父母當初下鄉的時候,因為所住的鎮子條件不好,平時做飯都成問題。

其他的老師都一籌莫展,可他父母背著柴刀就去上山砍柴,就算要走十來里的路,也絲毫不當回事。

後院就挨著山腳,他們就用兩把大鎚,開山劈石,硬是自己錘出了兩塊地。

自己挖泥、屯地、種菜,再養上點雞鴨,伙食也就慢慢改善了。

有空的時候,就在菜地邊種上李子樹和葡萄,幾年之後,全校師生都能享用。

用導演的話講,他的父母生命力都極旺盛,沒有什麼困難能難得住。

1999年冬天,陸慶屹家著了大火,火滅時,家中幾乎沒了完好物件。

一家人都在沮喪嘆氣時,爸爸卻拿起了快燒成炭的小提琴,坐在天井裡,把小提琴細細擦凈,拉了兩個小時。

這個場景對陸慶屹觸動很大,甚至改變了他一輩子的生活觀。

“如果失敗或意外是苦的,那我就找點甜的東西來稀釋它。

就像寫下“一世多艱,寸心如水”的葉嘉瑩先生,她這一生,17歲經歷喪母之痛,24歲遭受牢獄之苦,52歲白髮人送黑髮人。

命運待她從來不公,但她卻從未抱怨生活,只是一次次從痛苦中自我救贖,用詩詞平和內心。

凄美中透著樂觀,淡然里彰顯從容。

她的恩師顧隨對她說過:要以無生之覺悟為有生之事業;以悲觀之心態過樂觀之生活。

破釜沉舟,所以勇敢;絕處逢生,所以樂觀。

漫漫人生路,幾多艱與險。

只有學會順其自然地接受生活的意外,才能在生活的逆流里轉逆為順,化險為夷。

04

想起一個故事。

一位正培養葡萄球菌細菌學家,突然發現自己的培養皿里,出現了一塊綠色的黴菌。

而在綠色黴菌的周圍,葡萄球菌全部失活。這就意味著,他所有的心血,都因為這一團小小的綠色黴菌付諸東流。

他憤怒不已,告訴了導師。

導師卻告訴他:所有科學實驗的結果,都是科學研究的對象。

於是他重新回到實驗室後,將那團綠色的黴菌放入培養皿。

夜以繼日地研究它的結構,探索它為什麼能夠殺死其他細菌。

最終,他終於發現了這種黴菌的來源與作用。

從此,醫學界多了一種叫做“青黴素”的藥物。

它的發現者亞歷山大·弗萊明把這次發現經歷稱作“幸運的過失”。

記得香奈兒的藝術總監老佛爺說過,90%的努力成果都是進了廢紙簍。

生活就是這樣,它總是扔給你意外,卻又無意間帶來驚喜。

當你以坦然的心態面對一切意外,就會發現,不幸中也可能藏著幸運的彩蛋。

所有的失去,都會以另一種方式歸來。

05

荷蘭阿姆斯特丹有一座古寺院,院里有一塊石碑,碑上刻著一句話:

“既已成為事實,只能如此。

就是說:如果這個事情已經是事實,我們不能改變它。

那麼我們要做的,就是用最快時間接受它,而不是糾結和逃避。

只有接受並面對,才有解決的可能。

蘇軾一生起起落落,不停遭貶謫,深陷貧窮與壓抑,可他卻始終曠達樂觀。

一日蘇軾外出,在沙湖道上趕上了下雨,拿著雨具的僕人先前離開了,同行的人都覺得很狼狽,只有他不這麼覺得,這就有了著名的《定風波》:

竹杖芒鞋輕勝馬,誰怕?

一蓑煙雨任平生。

我想,一個人若有了“一蓑煙雨任平生”的洒脫,那此生無論是怎樣的困境都不值得畏懼了。

面對紛雜的生活,不斷調試自己內心的指針,坦然面對突如其來的挑戰,你才能找尋到生活的彩蛋與平靜的內心。

物來順應,未來不迎。

願我們都能做一個不畏縮的勇者,一個不憂慮的智者。

與諸君共勉。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麗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萬花筒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