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好文 > 正文

這一代的留學生們究竟是怎麼了?8964年代中共使領館曾是臭狗屎

六四以後,中共駐外使領館這顆毒瘤,完全被留學生們擯棄而成了臭狗屎,除偶爾派員來學校集中為留學生和家屬們辦理護照延期和換髮外,他們再也不敢來學校向留學生們兜售中共的那一套邪教,更不敢組織任何向中共效忠的政治活動。直到千禧年前,在中國留學生群體再也聽不到任何他們的聲音,沒有了他們的喧囂和騷擾。

加拿大留學生駕著豪車來參加撐香港警察的集會(網路圖片)

新學年開學之際,九個回國度完暑假、興沖沖返美的亞利桑那州立大學中國留學生,在洛杉磯機場被邊境官員自費遣返,連校方也一頭霧水,不知就裡。而執法的美國海關邊境保護局(CBP)則稱原因是通關檢查時“發現的信息”。據ABC電視台稱,調查人員發現,這些學生有花錢請別人寫作業的行為,違反了F-1學生簽證的要求。但亞利桑那大學(ASU)發言人岡薩雷斯(Jerry Gonzalez)在聲明中指出,“據ASU所知,這次拘留並非基於學術不誠實的指控,CBP沒有告訴ASU與學術不誠實有關,CBP沒有告訴ASU究竟發生了什麼的任何信息”。又據“亞利桑納共和報”報導,學校官方對該報表示,如果有學術不誠實的問題,那應該是學校的管理許可權,不應該是海關的,“所有這種情況下的學生,在學業上都應有資格(academically eligible)持簽證進入美國回到ASU”。

看到這則報道,不禁令人深思,這一代的留學生們究竟是怎麼了?實在令人不安。暫且不論這幾個留學生是因何被拒絕入境遣返,也不論其違反學術誠信的指控是否屬實,海關是否有權因學術問題而遣返留學生,但這些年來,中國留學生因學術不端和其他劣跡而被處罰、開除、遣返的實例卻不絕於耳,時有發生,有的簡直就是混跡學界的紈絝混混和留學垃圾,這是不爭事實。

2014年大約有8000名中國留學生被美國大學開除,令整個學界震驚。美國留學生綜合教育機構厚仁教育曾發布《2015留美中國學生現狀白皮書》(簡稱白皮書),專門就被開除的學生群體做出分析。其數據顯示,被開除的原因,57.6%是因為學業表現太差,23%是因為學術不誠實。白皮書認為,學術不誠實是中國留學生最容易犯的問題,例如抄襲、考試作弊或協同作弊(例如對答案)、代考或代課、成績造假、篡改成績被舉報等。值得注意的是,被開除的並非都是“差生”,厚仁數據里收錄的數十個被開除的學生甚至來自常青藤大學。另外一個與誠信有關的問題,就是在申請美國大學過程中的欺詐和造假的問題。根據教育諮詢公司ZINCH在中國前幾年進行的一個調查,90%的中國申請者有推薦信造假的行為,70%請別人代寫陳述論文,50%假冒高中成績,10%偽造獲獎記錄。雖然這些調查數據是否全面準確尚不能確定,但申請美國大學過程中的造假和欺騙絕非個別的現象。

幾乎與此同時,美國匹茲堡的聯邦檢控官2015年5月28日對15名中國學生提起訴訟,指控他們在SAT、GRE、托福等考試中採用欺詐手段,收買槍手來替考。如果罪名成立,有可能面臨幾十年的監禁和幾十萬美元的罰款。

2015年2月,來自中國安徽合肥、就讀於加州大學爾灣分校的中國留學生周某,駕一輛白色寶馬750轎車因蛇形駕駛和超速引起警方注意。高速公路巡警亮起警燈試圖將其攔截時,此車突然加速逃跑,巡警隨即開車追逐,直到40多分鐘後將其圍堵逼停。這輛車在逃逸過程中最高時速競高達185公里。警察逼停涉案汽車後,發現車上二男一女均為中國留學生,就讀於同一學校。警方立即通知校方,學校得知後,決定將這三名學生開除。學校發言人表示:“無論你是誰,無論你講何種語言,在美國就要懂得並遵守美國法律。”

2015年3月,三名加州中國留學生涉嫌欺凌同學,遭美國法院判處6年至13年的有期徒刑。就讀高中的這幾名嫌犯,夥同其他中國留學生,對兩名16及18歲的中國女同學施以虐待,施虐內容包括強迫脫光衣服、用煙頭燙傷乳頭、掌摑、剃頭髮,其暴行令人髮指。其中18歲的受害者是被綁架至公園施暴,過程持續五小時。此案共有10名華人留學生涉案,施暴者最小14歲,最大21歲。此案中三名超過18歲的成年學生獲刑。凡是具有正常思維和健全人格者都不禁要沉思,他們這些人,小小年紀為何竟會如此殘忍和血腥,他們究竟是來美求學的學生,還是已滅絕人性的惡魔。他們為何與剛開放的上世紀七、八十年代,甚至是千禧年前負笈海外的中國留學生相比,會有天壤之別,今昔留學生之間的這種巨大差別,著實令人感嘆!

那時的中國留學生,不論是工科、理科,還是人文藝術專業,不論在美國、日本、歐洲還是澳洲,無不是學界的翹楚。他們中絕大部分人在國內就是品學兼優的佼佼者和尖子,國門剛開,他們便幸運地獲得了出國深造的機會,出國後他們格外珍惜這來之不易的學習機會,更加勤奮學習,刻苦鑽研。不論在課堂還是實驗室,兢兢業業,踏踏實實,在學業和學術研究中大都取得了不俗的成績,中國留學生成了海外各校及教授和導師們競相競爭吸引和爭奪的目標,他們為能招收到中國留學生而感到驕傲。

那時的留學生,除部分人有剛夠維生的少量資助和獎助學金外,不少人還要靠業餘打工來賺取學費和生活費。現在那些開著插有五星紅旗豪車招搖過市的紈絝們,很難體會當年懷揣30美元就來美國闖世界的窮留學生們。他們在繁重的學業之餘,還要用汗水去賺每小時幾元的微薄辛苦錢,有人甚至要打幾份工,每天只能睡幾個小時,才能維持正常的學業和生活。即便條件如此艱巨,要付出如此高昂的代價,但他們依然順利地完成了學業,取得了令人矚目的優異成績,也為自己的前程和發展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作為從一個專制獨裁的極權國家第一次來到自由民主的西方發達國家的留學生,他們不僅勤學苦讀,孜孜不倦,大部分人也時刻關注著國內的改革開放和自由、民主運動的發展。他們在認真地學習西方科學技術的同時,也如饑似渴地學習和實地考察著西方發達國家的權力構架和運作程序,以期作為改造和推動中國社會的借鑒。雖然,大部分人,尤其是公派的留學生和訪問學者,還要受駐外使領館節制管轄,從那裡領取每月的生活費,定期要向使領館“彙報思想”,又有學成必然要回國的現實,但多數人仍能獨立思考,從自由、民主的西方世界,汲取有益的政治營養,逐步有了異於黨國曾灌輸的政治見解。儘管也曾發生過震驚美國校園的“盧剛事件”悲劇,但無論是凶手還是受害者中的中國留學生,也都曾是學界精英,只因凶手盧剛極強的好勝心、嫉妒心和報復心理作怪,一時鬼迷心竅,做出了如此驚天的大案。

1989年4月以後,國內的學生們以悼念胡耀邦為契機,在全國掀起了聲勢浩大的“反腐敗,反官倒”、強烈要求政治改革的學潮。國內民主運動立刻吸引了留學生們的密切關注,在那一段時間裡,國內學潮的動態緊緊地牽住了留學生們的心,他們與國內的學子們心心相印。在世界各地,幾乎所有學校的中國留學生們都投入到這場偉大的運動中,與國內的學子們遙相呼應。他們紛紛脫離使領館控制的官辦“留學生聯誼會”,毅然改換門庭,仿照國內成立了“中國留學生自治聯合會”(“學自聯”),組織留學生們示威遊行,聲援國內的學運。

六四血腥屠殺的消息傳到海外後,悲憤交加的中國留學生們,第一時間湧向校園、街頭,向全世界控訴、揭露中共屠夫們的滔天罪行。雖有個別混入留學生中的特務學生監視和告密,但學生們依然不為所動。筆者當年所在的大學裡,有一位來自北京的留學生,每次遊行他都一馬當先,擎著學自聯的大旗勇敢地走在隊伍的最前面。幾天後他在國內的親屬就受到國安特務的騷擾和警告,要他們管束和制止他參與政治活動。他在安慰了受到驚嚇的親人後,依然積极參与各種活動,成了學自聯的骨幹力量。一些駐外使領館的外交人員們,懼於中共的淫威,不敢公開發聲支持留學生,但卻默默地同情學生們的正義行動,我所在大學裡的留學生們還成功地策反了一名領館職員。

林子大了什麼鳥都會有的,也有個別特殊身份的留學生,對於倒在中共坦克和槍彈下的國內死難同胞置若罔聞、冷嘲熱諷甚至惡言相對,公然站在中共劊子手一邊,激起公憤。我的老闆手下有一來自安徽的官二代學生,當眾幸災樂禍地說那些被屠殺的死難者罪有應得,差一點被其他義憤填膺的中國學生爆打,以後,他在校內躲著中國學生,形影相弔沒人理睬,猶如喪家之犬。

今年5月1日,一個叫沈致襄的人以“羊市大街”之名在博客上寫了《三十年前明大校長給我的親筆簽名信》的博文,講述他三十年前曾因充當中共鷹犬,在《人民日報》發表污衊和攻擊學運和六四受難者的惡文向中共獻媚,並向芝加哥中共領館告密參加學運的學生,而被明尼蘇達大學中國留學生“警告”和“威脅”的經過。當時驚魂不安的他只好求助校方,在得到保護的同時,作為例行公事,校長給了他一封信,提及保護言論自由云云。他將此信視為保命符密藏多年,終於在網上曬出,至今還在沾沾自喜地炫耀他死心塌地追隨中共極權的醜惡經歷。據知情者透露,此人系來自山西的官二代,憑藉國內的權勢混到明大留學,可又無心向學,專門從事監視、告密留學生的特務勾當,混了多年依舊無法完成學業,不得不在當地一所中學食堂幫廚為生。後來實在在美國混不下去,只好回國去討生活,雖曾賣身於黨媽效犬馬之勞,無奈,經多年鑽營卻仍無人買賬賞一口飯,混不上一差半職。晚年就又返回美國,整日在自媒體上繼續為黨國歌功頌德、獻計獻策,攻擊民主運動,以潦度殘生。

六四以後,中共駐外使領館這顆毒瘤,完全被留學生們擯棄而成了臭狗屎,除偶爾派員來學校集中為留學生和家屬們辦理護照延期和換髮外,他們再也不敢來學校向留學生們兜售中共的那一套邪教,更不敢組織任何向中共效忠的政治活動。直到千禧年前,在中國留學生群體再也聽不到任何他們的聲音,沒有了他們的喧囂和騷擾。

千禧年前後,這批留學精英們陸續畢業離開學校進入社會,大部份留在西方國家者,仍保持了當年的政治敏感和責任心,關心國內自由民主事業的發展,並為之做出力所能及的努力。不少人幾十年如一日,孜孜不倦地維護、關注和支持已為數不多的海外民主運動陣地。

隨著國內經濟的發展,有能力出國留學者劇增,進入本世紀以來,大批中國留學生湧向海外。其中不乏如老留學生一樣的精英和學者,但卻也魚龍混雜,良莠不齊。他們中既有因在國內高考失利的落榜者,也充斥著為貪官污吏轉移不義之財和打前站、安排後路的官二代,還有那些暴發戶的“富二代”們。尤其是後兩種,他們到海外雖是入了學,卻根本不是來學習的,心思不在學習上。他們住在豪宅里,開著豪車飆車於公路,沉迷於犬馬聲色,肆意炫富揮霍不義之財,其結果就可想而知了,翹課、作弊、違反校規也就成了常態,本文開頭提及的現象就不足為奇了。為他們拖累,中國留學生群體的聲譽滑落到慘不忍睹、自清末“中國幼童留美”以來的歷史最低點,成為他人鄙視和嘲笑的對象。

六四以後,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對中共僅象徵性地短期制裁後,因寄希望與其結成反蘇同盟,又一廂情願地以為只要中國經濟發展了,國家富有了,自然會走上社會制度的變革和自由、民主之路,於是對其施行了愚蠢的綏靖政策。在經濟上,助其進入世貿組織,享受特殊經濟貿易優惠,使其經濟快速發展,短期內聚集了大量財富,有了在世界上稱王稱霸、挑戰普世價值的本錢。在政治上,放任其濫用西方言論自由和民主制度,觸角入侵和滲透到西方社會的許多層面,肆無忌憚地影響、干涉當地的政治生活,攫取極大的政治、經濟利益。近年中共對澳大利亞,紐西蘭等國的滲透,赤裸裸地干涉其內政,干預選舉,甚至已有人在美國大學裡成立了中共黨支部。他們在收買議員和政、經人士地同時,由其豢養的海外同鄉會,華人商會甚至幫會等偽裝成當地“廣大華人”的聲音來影響、滲透西方,已對海外華人造成非常不利的影響,嚴重損害了他們在當地的聲譽和形象。

打著推廣中華文化幌子,而推行專制極權腐朽意識形態的“孔子學院”,在短短几年時間裡,就遍及西方世界。與此同時,中共使領館的黑手也赤裸裸地再次直接伸入西方各國的校園,牢牢地把控住各校的“中國學生會”,並通過其將廣大中國留學生綁架在中共的戰車上,為他們的罪惡行徑搖旗吶喊。有不從者,則直接予以“教育”和恐嚇,並以騷擾、威脅國內的親人為手段。許多美國學生和校園媒體也直率地表達了對中國學生的看法,一針見血地指出不少中國留學生被中共洗了腦,他們中許多人對此不僅不以為恥,反而洋洋得意、不勝榮幸,深感皇恩浩蕩和黨媽的“關懷”。其實中國留學生在海外“自發”表現擁護官方立場的做法,近年來已經屢見不鮮,他們其實早已成了中共在海外的打手和“招之即來,來則能戰”的“衝鋒隊員”。

2017年5月在馬里蘭大學畢業典禮上,中國留學生楊舒平發表畢業演講時,因將中美之間的空氣、民主和言論自由作對比,讚揚了美國“言論自由的清新空氣”,呼籲為“民主、自由”的清新空氣而奮鬥,並表達了“自由是氧氣,自由是激情,自由是愛”的觀點,遭到了中共黑手所組織的圍剿。馬大前學生會主席朱力涵威脅道“以詆毀祖國的方式博眼球是堅決不能容忍的”,一些中共的走卒們攻擊她的演講是“一種為了融入美國社會的策略”。黨媒也不甘寂寞,《環球時報》對此次演講進行了大篇幅的宣傳報道,並且表示其為辱華的行為;在微博、微信等社交媒體平台上,楊舒平被打上了“辱華”、“賣國求榮”、“漢奸”的標籤,要她道歉、悔罪,她的家人在國內也被“人肉”,受到騷擾和威脅。

2017年美國加州大學聖迭戈分校邀請達賴喇嘛在夏季畢業典禮上發表演講,這本來是西方學校一項極正常的安排,卻引起了中國留學生的無理反對和惡意抵制。受領館操控的該校中國學生會發出聲明,指控達賴喇嘛是“分裂分子”,有中國留學生題為“我留學美國交百萬學費,你卻讓我畢業典禮看達賴分裂祖國?!”的文章在社交媒體上被廣泛傳閱,企圖施壓校方取消這一安排。他們的無理要求自然被校方斷然拒絕,見改變達賴喇嘛的演講計劃已不能得計,隨後又派代表同校長見面,要求對達賴喇嘛的演講內容和措辭做出限定。這一在美國國土上非法、粗暴踐踏言論自由的惡行也被校方嚴斥駁回,不能得逞。值得關注的是這個中國學生組織事後公開承認,他們此前的一系列活動都請示、諮詢過中國駐舊金山領事館,並得到他們的具體指示。

今年2月,加拿大多倫多大學世嘉堡校區(Scarborough Campus)加拿大籍藏裔女生齊美・拉姆(Chemi Lhamo)當選為學生會會長,引發該校的中國留學生抵制。他們號召中國學生上網請願,要求學校廢除她競選資格,並在社交媒體上發起聯署,指她支持藏獨,一旦當選,其言行將“損害國際生的關係和感情”,並號稱接近一萬人響應。一場本應再普通不過的校園學生選舉,竟活生生地被推進了莫名其妙的政治風暴。更有甚者,竟大言不慚、無知地抱怨“多大中國留學生一萬兩千多,貢獻7個億學費,但是多大允許藏獨社團存在。”還有人毫無根據地指控、誹謗競選學生會會長的Chemi Lhamo將會拿中國學生繳納的學費去推廣“藏獨”。這些中國留學生按照中共官方宣傳的觀點思維、去看待問題,不僅顯示他們的知識貧乏和無知,而且他們的行為已經嚴重違反了西方民主國家關於言論自由的相關法律。從不甘寂寞的黨媒《環球時報》也趁機伸出黑手,渾水摸魚、煽風點火,“拿著中國學生的錢支持‘藏獨’!多倫多大學你的良心不會痛嗎?!”如此無知、無恥的濫言只能令人作嘔。這些中國留學生的無知和霸凌行徑自然激起了公憤。拉姆獲大學校刊《The Varsity》發文支持,該文嚴厲譴責了那些侵擾拉姆個人言行的不當和不法行徑。當地人權組織也強烈譴責了中共這一公然在加國國土上踐踏民主、人權的醜惡行為。

最近,一個新詞cao ni ma bi(CNMB)在整個世界上火了,還被收入英語詞典,其詞義解釋是,“f**k your mom’s vagina”。這個詞是8月16日,由澳大利亞南澳阿德萊德市中國留學生新創造的,破了一項世界文明底線的紀錄。該日,澳大利亞南澳大學香港學生髮起了支持香港示威者“反送中”的活動,當一位香港女孩高喊:“Hong Kong stay strong!”(香港加油)後,非法闖入示威者人中的一群中國留學生,以極其下流的流氓腔調,整齊劃一地集體回應:CNMB!震驚世界!在全世界所有的示威遊行活動中,從來沒有聽到過有這樣集體性公然侮辱女性的聲音,而這個集體的聲音,競來自中國留學生。野蠻、無恥、下作!這些留學生已不僅是民間傳言已久的花錢去國外買文憑或者根本在國內考不上大學的留學垃圾,而已墮落為留學流氓。他們的無恥行徑激起了整個文明世界的憤怒,有人形象地說,“這些人肉身雖然在牆外,腦子還在豬圈裡,奇葩的‘愛國’行為博眼球,卻讓世界人民看清了天朝人的醜陋”。有網文回擊這些留學流氓,“這些糞坑裡爬出來的蛆,應該送他們回到糞坑裡去。”他們的如此“愛國”的“英雄壯舉”,自然受到黨媽的誇讚和充斥大陸媒體的亢奮力挺。

其實不僅是中國留學生抵制、干擾加州大學聖迭戈分校邀請達賴喇嘛演講的行動受到中共黑手的策劃和操縱,在西方校園裡,凡中國留學生的所有反民主、反言論自由、推行中共腐朽意識形態和外交路線的行為,其幕後都與當地中共使領館脫不開干係,有時他們甚至就直接跳到前台,公然充當指揮。

面對中共在世界各地的頻頻出手,西方社會終於開始感覺到現實和潛在的威脅,並開始出手反擊了。美國國會兩黨6名議員6月份提出的《反制中國政府及共產黨政治影響力運作法案》,矛頭就是直指這樣的團體,那些死心塌地為中共效勞的所謂“僑領”和“學生領袖”們,還是收斂些好,否則就會有人找上門來吃上官司。

美國智庫在最新一份研究報告中,就如何精準打擊中共科技間諜的同時,繼續歡迎中國學生和研究人員來美學習和工作提出了三招,其中一招就是“取消充當中共代理人的中國人簽證,比如在美國大學監視其他中國學生的‘看管人’”。他們建議,“美國政府要區分出中共使領館在美國各大學安插充當中共政府耳目的‘看管人’(minders),這些看管人監督其他中國學生的政治觀點是否與中共保持一致。”他們表示,從過去的行為來看,中共當局在世界各地,通過大使館官員和大學“看管人”,精心策划過一系列反民主、反人權的示威活動。例如最近反對香港的“反送中”抗議,而這些人就是中共政府的代理人,應該取消他們的簽證。近期,一批又一批的“孔子學院”開始被關閉、趕出西方校園,一些特殊留學生的簽證被取消、被長時間審查,就是這些措施正在或將要施行的先兆。

這無疑具有巨大的震懾作用,對那些以留學生身份為掩護,為虎作倀,甘當中共馬前卒的“政治學生”和“特務學生”不啻當頭一棒。也為那些跟在這些特殊留學生後邊,助紂為虐,為中共極權獨裁者們搖旗吶喊者敲響警鐘。近期以來,針對香港民眾的“反送中”抗爭,在加拿大、澳大利亞及其他國家的一些中國留學生做了充分的醜惡表演。他們或仗著人多勢眾打壓、攻擊和破壞當地香港留學生的聲援活動,或直接赤膊上陣,力挺中共和港府傀儡,成了全世界接受普世價值民眾們眼中反民主、反自由和反人權的政治小丑。而唯獨在有數十萬中國留學生的美國,甚少聽到規模較大、影響惡劣的同類惡行,看來這些“看管人”已感到末日的寒意,開始收斂蟄伏起來了,這大概與美國政府正在採取的上述措施不無關係。

廣大留學生們漂洋過海,花費巨大的代價來到西方國家,不就是為了學習別人的長處嗎?在學習西方先進的科學技術的同時,也應該了解和學習西方國家的政治構架和社會形態,並和中國社會做相應、細緻的比較,以找出各自的利弊和優劣,得出自己的結論。至少不應被人洗腦,先入為主,抱著對西方世界的極深成見,盲目地排斥、敵視和詆毀西方社會。否則你為何不心安理得地待在國內,繼續沐浴黨國的陽光雨露;或直接去朝鮮、俄羅斯、古巴這些和天朝制度同樣的獨裁極權國家,卻偏要來到你不喜歡甚至仇視的西方國家“受罪”,受自由、民主、人權之罪。

筆者曾撰文寫道,“那些被裹脅在裡面的鬧事者,大多數只是因被極權數十年洗腦,又不諳民主真髓的無知稚嫩學子,他們鬧出此等笑話,尚情有可原。但願他們嗣後在民主國家的學習、生活,不僅學習科技、文化知識,同時也能關注民主社會包括選舉在內的運作,比較兩種社會制度的利弊,將來學成回國後,能為中國的自由民主作出貢獻。他們應當警惕和揭露那些躲在青年學子身後煽陰風、點鬼火,挑撥和破壞中國學生與其他國際學生關係,操控甚至利用他們的官方身份,來威脅留學生和他們家人生命安全的職業特務。他們也應當和那些為回國後能飛黃騰,而向黨國納投名狀的政治扒手,和那些熱衷於在校園裡限制別人學術和言論自由的‘政治學生’、‘特務學生’保持距離,拒絕參加一切為極權、獨裁政權造勢、張目、火中取栗的活動。如擔心自己和國內的家人受到迫害,不敢公開反對和揭發他們,至少可以保持沉默,不做有違自己良心和心愿的壞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華夏文摘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