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評論 > 文集 > 正文

林輝:中共70年來殺了多少人?

鎮反、肅反、反右、大饑荒、文革、六四、法輪功,中共篡政70年殺人數千萬。(網路圖片)

當中共慶祝“十一”的焰火升起時,當中共軍人蹬著皮靴邁著正步走過天安門時,中國人千萬不要忘了當局打造的絢麗和威武背後,是由70多年來無數中國人的鮮血和屈辱鋪就的。且不說中共自其成立之日起至1949年建政前的“紅色血腥”,僅其建政70年來,就完全可以用嗜血成性、濫殺無辜、殺人如麻一以貫之,實在是罄竹難書。

研究表明,中共不僅屠戮了眾多無辜的中國人,而且一半以上的中國人受過其迫害。迄今為止,約有六千萬到八千萬人非正常死亡,超過人類兩次世界大戰死亡人數的總和。一方面,中共在國內、黨內通過發動的各種運動,殺人殺得興高采烈、花樣翻新;另一方面,還通過輸出革命的方式參與屠殺海外華人和他國民眾。

按比例殺人的鎮反運動

所謂“鎮反運動”就是“鎮壓反革命運動”。中共建政初期,為了消滅對中共政權構成威脅的土匪、特務,國民黨殘留分子、惡霸、反動會道門和黨團分子等,中共中央於1950年3月發出了《關於嚴厲鎮壓反革命分子活動的指示》。

1950年12月,劉少奇下達指示稱:“匪特分子,包括首要分子在內,既已向我自新投誠,不再進行反革命活動,即使過去負有血債,亦不應殺。”但是毛將這個批示改為:“如果血債重大,群眾要求處以死刑,並估計情況在處死之後比較不處死更為有利時,亦可以處以死刑。”毛還為一些地方下達了殺人指標。他說:“上海是一個600萬人口的大城市,按照上海已捕二萬餘人,僅殺200餘人的情況,我認為1951年內至少應當殺掉罪大的匪首、慣匪、惡霸、特務及會門頭子3000人左右。而在上半年至少應殺掉1500人左右。”

在毛的建議下,中共中央開會討論殺人比例問題,“決定按人口千分之一的比例,先此數的一半,看情形再作決定”。當時的中國人口是5億5千萬,千分之一的一半就是27萬5千人。

“鎮反運動”按比例殺人,到底殺了多少人?時任公安部副部長徐子榮在1954年的一份報告中說:鎮反運動中,全國共逮捕了262萬人,其中殺了71.2萬人,佔全國人口的千分之1.31;判刑勞改129萬人;管制120萬人;教育釋放38萬人。北京大學教授、中共黨史研究專家楊奎松認為,“如果注意到1951年4月下旬毛澤東及時剎車並委婉批評一些地方太過強調多殺,以至有些地方明顯地出現了瞞報的情況,故實際上全國範圍實際的處決人數很可能要大大超過71.2萬這個數字。”

至少二百萬地主死於改造運動

為了鞏固政權,中共在政治經濟等各個方面實行了“消滅”和改造政策,並稱之為“社會主義改造運動”。這場“改造運動”在農村就是進行土地改革,目的是消滅地主,奪取地主富農的財產,並建立中共對農民的控制。

1950年2月24日,中共政務院通過了“關於新解放區土地改革及徵收公糧的指示”。同年6月28日,中共通過了“土地改革法”開始了土地改革。毛還表示,不能和平地搞恩賜,要組織農民通過鬥爭奪回土地,要與地主階級進行面對面的鬥爭。

在中共高層的指令下,中共的幹部們分成若干工作小組深入到全國各地農村。他們來到農村後,鼓動無田的農民,特別是農村中的流氓農民鬥爭有田的農民。此外,還在農村劃分階級、成分,全國至少二千萬人被帶上“地、富、反、壞”的帽子,使他們成為在中國社會沒有公民權利的“賤民”。而且,每一地區有一些聲望的地主,都被定為“霸”,還分為惡霸、善霸、不霸。被定為“霸”的地主都要被處死。

那麼,究竟有多少地主被殺被鎮壓呢?1990年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的美國歷史學家費正清編撰的《劍橋中華人民共和國史》中稱:中共掌權初期,鎮壓地主富農,一百到二百萬。

而根據旅美當代歷史學者辛灝年的研究,在中共中央“將土改中的打擊面規定在新解區農民總戶數的百分之八、農民總人口百分之十”的指示精神下,中國大陸農村至少有三千萬農民遭到了不同程度的打擊,即遭遇了形形色色的批判、鬥爭和非刑折磨,至少有二百萬以上的地主遭遇了鎮壓並被剝奪了所有的財產,他們不僅失去了土地,而且許多是家破人亡。特別是當鎮壓反革命的運動“接踵而至”時,中共以村對地主大開殺戒而建立新秩序的願望遂迅速得以實現。比如土改後,甘肅省僅因幾個農民打了一個鄉幹部,就全部被判定為反革命份子,其中四人被處以死刑,三人被判重刑。

更可怕的是,在土改中殺地主幾乎就是按比例,按名額來完成任務,完全不問青紅皂白。據有關專家保守估計,當年的土改殺死了200萬“地主分子”。一位美國學者甚至估計有多達450萬人在土改中死亡。

朝鮮戰爭近百萬中國人喪命

解密文件顯示,中共一直吹噓的“抗美援朝”實際上是一場支持朝鮮邪惡政權的侵略戰爭。1951年1月30日,聯合國大會第一委員會以四十四票贊成、七票棄權的表決結果通過了譴責中國為侵略者的提案。當年5月18日,聯合國還通過了提案,要求成員國對中國實行禁運。

在美國的領導下,聯合國軍將打過“三八線”的中共軍隊打了回去。斯大林死後,內外交困的中共同意簽署停戰協定。朝鮮戰爭爆發五十周年之際,時任美國總統的柯林頓在國會的授權下,發表了紀念文告,其中說道:“美軍和我們的盟邦苦戰數月,有攻有守,有得有失,但始終拒絕向敵人屈服。……最後於1953年7月27日在板門店簽署停戰協定。朝鮮退回三十八度線以北,大韓民國保住自由、民主。這是歷史上第一次由各國組成的世界性組織出兵對抗侵略,並獲得成功,當然這還得感謝將近兩百萬美國人的英勇。”

而在支持這場侵略戰爭中,究竟有多少中共軍人戰死、凍死、病死在朝鮮戰場,迄今仍不是十分清楚。2010年10月2日,新華社瞭望新聞周刊在《十八萬抗美援朝烈士尋蹤近七成犧牲時不到三十歲》中透露了中共“志願軍”的死亡人數(包括病死)先後更正的三個數字:開始說是15.66萬人,後來在多方質疑舉證下改稱是17.17萬人,後又被迫承認有18.3萬人。

另據近年曝光的一套《抗美援朝衛生工作經驗總結》中透露,入朝“志願軍”總減員達978,122人。如果這一數字準確,那麼入朝的135萬“志願軍”只有37.2萬人返回。

而蘇聯官方解密文件顯示,中共“志願軍”陣亡人數為100萬。70年代中期,美國統計的數字是:“志願軍”陣亡908,447人,失蹤4471人。

為了支持侵略者,近百萬中共軍人喪命朝鮮,他們中一部分是國民黨投降中共的部隊,而毛澤東將這些“心腹之患”送到朝鮮戰場當炮灰的一個主要目的,就是清洗軍隊,清洗受到國民黨影響的部隊。毛和中共何時將人命當回事?

工商業改造運動有多少資本家跳樓?

中共建政後,在農村進行土地改革消滅地主和鎮反的同時,在城市中也開始了打著“五反”名義的消滅城鄉民族資產階級的工商改造運動。1952年5月26日,中共提出了針對資本家的“五反運動”,即“反對行賄、反對偷稅漏稅,反對盜騙國家財產,反對偷工減料,反對盜竊經濟情報”。2月上旬,五反在各大城市展開,很快掀起了改造資產階級的高潮,其中以上海為第一目標,因為上海作為商業中心,有著眾多的資本家。

資本家或白天黑夜被叫去“交代問題”,或被帶到私設公堂審問,強迫“交代罪行”。在腥風血雨中,資本家、業主、商販被迫上交了他們的資產,其中也有不少不堪屈辱而輕生的,有吞毒藥自殺的,也有跳樓自盡的,如大名鼎鼎的冠生園老闆冼冠生。據說,當時上海馬路上無人敢走,因為擔心突然自空中飛下一人,將自己壓死。為什麼不選擇其它的死法呢?原來如果去跳黃浦江,中共見不到屍體,就會說其去了香港,而繼續逼迫家屬,所以只能跳樓而死,讓中共看見屍體死了心。

靠著這種逼迫方法,在幾年內,中共在全國全面取消了資產階級和私有制,將商業收歸中共所有。可以說,“五反”實際上就是搶資本家的錢,甚至是謀財害命。

在“五反”運動中,上海到底有多少資本家成為“空降兵”恐怕至今仍是個謎。根據1996年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等四個部門合編的《建國以來歷史政治運動事實》的數據,在“三反五反”中,有32萬3千1百多人被逮捕,280餘人自殺或失蹤。在真實的數字無法披露之前,這個大概只能僅供參考吧。

肅反運動的後果

1955年至1957年中共發動的“肅清反革命運動”,肇始於“肅清胡風反革命集團”的鬥爭,其主要目的是肅清中共黨政機關、革命團體、民主黨派內部隱藏的反革命分子、台灣特務。

1955年7月1日,中共中央發出《關於開展鬥爭肅清暗藏的反革命分子的指示》,隨後肅清暗藏反革命集團的鬥爭在全國範圍內展開。根據毛劃定的好人和壞人比例,各單位在肅反運動中,就以“大約有百分之五左右的暗藏的反革命分子和壞分子”的規模進行“肅反”。

“肅反運動”結束後,公安部部長羅瑞卿在工作報告中稱:全國規模的內部“肅反”在1800多萬職員中開展,共查出10萬餘名反革命分子和其他壞分子,其中混入黨內的有5000多名,縣級以上領導幹部260名,混入共青團的3000多名。根據解密檔案:全國有140多萬知識分子和幹部在這場運動中遭受打擊,其中逮捕21.4萬人,槍決2.2萬人,非正常死亡5.3萬人。

反右運動中二百萬知識分子消失

因恐懼匈牙利知識分子的反抗在中國出現,1957年,中共開展了“整風反右運動”。“整風”是共產黨的整風,“反右”是給黨內、黨外人士確定“右派”身份,並進行打擊。毛採取了“引蛇出洞”的方法,誘使黨外人士給中共提意見。在天真的知識分子真誠地批評中共後,毛露出了魔鬼的真面目。

根據1958年5月3日中共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上宣布的數字,“反右運動”中被定性為右派分子的317.8萬人;定性為右派集團22,071個;定性為反黨集團4127個。文革後,中共中央根據1978年55號檔對右派進行“平反”,共摘掉右派帽子552,973人;予以“改正”552,877人;不予“改正”96人。錯劃率為99.998%。至1986年,全國約剩右派5000餘名。消息人士稱,至90年代中期,全國只剩下不到1000名“右派”。其中中央級“右派”只剩五人。

資料還顯示,1957年,全國317萬“右派”知識分子遭受迫害,到1978年,全國55萬人摘掉右派帽子。這意味著,在“反右運動”過程中,全國有262萬知識分子神秘消失。他們死在了哪裡?

三年大饑荒餓死了至少四千萬人

1959年至1961年,中國大陸出現了罕見的大饑荒。在城市,民眾們憑票購買食物,每天食不果腹;而在農村,農民們在有限的口糧吃完後,不僅吃起了草根、樹皮,甚至還吃起了人。這場大饑荒究竟餓死了多少人?

中共內部解密文件中透露:在1959年至1962年的檔案解封后,合計全國餓死3,755.8萬多人!而且,1959年人口增長率為負2.4%;1960年為負4.7%;1961年為負5.2%;1962年為負3.8%。需要注意的是,上述數字只是部分地區的統計數字!

2007年,海外學者丁抒先生在《陽謀》一書中,指出大躍進一共造成了3,500萬人到4,000萬人被餓死的嚴重後果。2009年底,著名水稻專家袁隆平在接受採訪時,首度提到當年大饑荒時餓死了4、5千萬人。2010年,荷蘭研究中國近現代史的學者馮客(Frank Kikotter)博士在其專著《毛製造的大饑荒:中國最大災難的故事》中認為,有4,500萬人死於大饑荒。

顯然,根據各方的研究,死於三年大饑荒的人數應該不低於4,000萬。而導致這場駭人聽聞的慘劇既不是因為中共所言的發生了歷史上罕見的自然災害,也不是因為蘇聯逼債,根本原因是中共的體制問題。“中國的一黨制消滅了社會和人民的所有自由,沒有言論、遷移、旅行、信息……的自由,老百姓只有聽命令,按黨的指示去做,錯了完全沒有辦法去糾正,連幹部也是不自由,一點辦法也沒有,全國像一個軍營一樣,農民只有等死,死路一條。”

文革浩劫死二千萬人?

1966年5月至1976年10月期間,由毛澤東與中共“中央文化革命小組”發動和領導的“文化大革命”,無疑是一場浩劫。它不僅徹底摧毀了中華傳統文化,毀壞了大量文物、古迹,而且戕害了無數中國人。

美國漢學界權威、哈佛大學的費正清教授在專著《中國:新歷史》里估計超過100萬人被迫害致死。海外華裔學者丁抒教授則以史料分析推論的方法,得出文革非正常死亡人數大約在200萬左右的結論。

加州大學爾灣分校蘇揚教授窮十年之功,通過收集中共公開出版縣誌中的死亡數字以及內部檔案等,推斷文革中的中國農村至少有75萬到150萬人被迫害致死;同樣數目的人被毆打致殘;至少3,600萬人經歷不同程度的政治迫害。這一受害者數還不包括主要城市。

美國研究世界上大屠殺的權威、魯密爾教授在著作《一百年血淋淋的中國》中認為,文革中喪生者大約為773萬人。

中共新華社高級記者、《炎黃春秋》前總編楊繼繩在題為《道路.理論.制度——我對文化大革命的思考》一文中提到,中共高官葉劍英在中共十二屆一中全會後的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上,曾披露文革遭受迫害及死亡人數:(1)規模性武鬥事件4,300多件,死亡123,700多人;(2)250萬幹部被批鬥,302,700多名幹部被非法關押,115,500多名幹部非正常死亡;(3)城市有4,810,000各界人士被打成歷史反革命、現行反革命、階級異己分子、反革命修正主義分子、反動學術權威,非正常死亡683,000多人;(4)農村有520多萬地主、富農(包括部分上中農)家屬被迫害,有120萬地主、富農及家屬非正常死亡;(5)有1億1,300多萬人受到不同程度的政治打擊,557,000多人失蹤。換言之,中共承認文革中超過200萬人非正常死亡。

不過,在1997年出版的由山東大學副教授董寶訓與山東黨史副主任丁龍嘉合著的《沉冤昭雪——平反冤假錯案》一書中,曾引用時任中共中央副主席的葉劍英在1978年12月13日中央工作會議閉幕式上的講話:“中央經過兩年零七個月的全面調查,文化大革命死了2,000萬人,受政治迫害人數超過1億人,佔全國人口的九分之一,浪費了8,000億人民幣。”

蹊蹺的是,葉劍英的此次講話並沒有被中共中央文獻收錄,但卻出現在人民出版社1996年3月出版的《葉劍英選集》里,但具體數字消失。

而據《鄧小平文選》記載,鄧小平1980年8月在接受義大利女記者法拉奇採訪時,說“文化大革命真正死了多少人,那可是天文數字,永遠都無法估算的數字”。鄧口中的“天文數字”難道是在暗示死亡人數不只兩千萬?

六四至少一萬人被殺

1989年6月4日這一天,中共軍隊進入北京,屠殺“反腐敗,要求民主”的手無寸鐵的學生和民眾。究竟有多少人遇難,雖然中共官方的數字一直沒有公布,但依據1996年3月初召開的中國社會科學院的《當前社會狀況》研討會上公布的一些內部檔案材料,可知,全國共有931死亡,22,000餘人受傷。

而“六四”前夕擔任時任中共總書記趙紫陽秘書的鮑彤,2013年透過運出境外的一段視頻指在“六四”事件中,首次透露當年紅十字會曾經披露,在血腥鎮壓之下死亡的人數高達2000多人。此外,2013年,俄羅斯解密的前蘇聯檔案中稱,六四大屠殺死傷3,000人。

如果說死亡幾千人已經讓世人感受到了中共的殘暴,那麼白宮披露出的檔案則讓人們更多的是恐懼:一個政府怎麼能屠殺如此多手無寸鐵的百姓?

另據2015年有媒體援引香港蘋果日報旗下《壹周刊》於2014年“六四”25周年時刊發的報導,稱美國白宮的機密檔案顯示,六四死傷民眾多達四萬人,當中10,454人被殺。報導指,上述機密檔案現保存在美國前總統布希的檔案館,關於“六四”大部分相關文件由時任美國駐華大使李潔明(James R. Lilley)在北京撰寫,部分來自時任駐港總領事安德遜(Donald M. Anderson)。

2017年,英國最新解密的文檔顯示,“六四”事件中,中共軍方殺害了至少一萬人。該數字由時任英國駐華大使阿蘭·唐納德(Alan Donald)通過一名中國國務委員的朋友獲得,之後通過一條秘密的外交電報傳回英國。

然而,中共的殺戮並沒有終止。

法輪功學員有多少人被害?

1999年7月,江澤民與中共掀起了鎮壓法輪功的運動。二十年走過,迫害依舊在持續。在這二十年中,無數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被酷刑拷打,被虐殺,甚至被活摘器官。由於中共的刻意掩蓋,迄今有多少法輪功學員被害還是個謎。

不過,根據海外明慧網的統計,迄今有4千多有名有姓的人被證實被迫害致死。那麼沒有披露的還有多少呢?

此外,遭到中共迫害的維吾爾族人、西藏人、基督徒、天主教徒等,他們中又有多少人死於中共之手呢?

中共輸出革命害死了多少人?

中共鞏固政權後,仿照蘇聯也搞起了“支援世界革命”,可以說,向世界各國介紹毛主義和中共革命的模式直至輸出革命,一直是中共對外政策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其輸出對像主要是亞非拉國家,特別是有著大量華僑的東南亞國家。這種輸出在文革爆發後最為激烈。

其中,中共輸出革命培養的一大暴君是柬埔寨紅色高棉的波爾布特。儘管紅色高棉在柬埔寨僅僅維持了四年的政權,然而從1975年到1978年,這個人口只有不到800萬的小國卻屠殺了200萬人,其中包括二十多萬華人。波爾布特是毛的絕對崇拜者,從1965年開始,他曾經四次來中國當面聆聽毛的教誨。“槍杆子裡面出政權”、階級鬥爭、無產階級專政等理論和經驗都成為他後來奪權、建國、治國依據。回國後,他將原來的黨改名為柬埔寨共產黨,並仿照中共農村包圍城市的模式,建立了革命根據地。

還有印度以馬祖達為首的印共,完全按照毛的暴力革命那一套,並模仿毛髮動的湖南農民運動,在印度一些地區組織農民建立農民協會,取消債務,燒毀地契、重分土地,該運動被稱為“那夏里特運動”,其主要戰略是殘殺地主、借貸者、基層官吏和鄉村教師在內的鄉村精英。在這種殺戮中,馬祖達鼓勵其成員不用槍支,而是用其它較原始的武器甚至雙手去殺死受害者,甚至砍下受害者的雙手和頭顱,分解肢體。

“那夏里特運動”還很快波及到城市。1970年春天,印度著名的大城市加爾各答的一些大學中,激進學生模仿中國的紅衛兵,掀起了學生造反運動。

據印度內政部的統計,印度全國發生的91%的暴力事件和89%的因暴力事件而導致的死亡都是由印共(毛)引起的。至2009年7月印共(毛)已製造了6,000多起暴力事件,造成至少3,000人死亡。

此外,秘魯共產黨的左派頭目古茲曼於1967年到1968年間在北京受訓,除了學習爆炸和使用武器,更重要的是領會毛思想。回國後他成立了名為“光輝道路”的暴力組織。該組織不擇手段,擾亂秘魯社會近20年,殺人無數。被殺害的人不但有警察和政府職員,甚至有鄉村教師。

1976年文革結束後,中共對外輸出紅色革命也告一段落,然而,其遺禍卻並未肅清。中共在戕害中國人民、損害中國的利益的同時,究竟造成了多少他國人員以及海外人員的死亡,目前並沒有準確數字,但從上述有限的數字披露中,可知至少在千萬以上。

中共這樣一個為禍中國、為禍世界、血腥的政黨,還有存在的必要嗎?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文集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