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歷史的恥辱柱 - 對越自衛反擊戰

在赤柬近四年的管治下,大量人因飢餓、疾病、過度工作而死亡;也有大量人因為政治原因、或因犯各種小錯而被刑決。據不同的統計,紅高棉統治期間死亡的柬埔寨人估計在一百二十萬至三百萬,占柬埔寨當時人口的約四分之一,其中還包括21.5萬柬埔寨華裔,並幾乎殺光了1萬餘名在柬埔寨的越南裔。

數以萬計的柬埔寨人於1月7日聚集在金邊的國家奧林匹克運動場內,熱烈慶祝柬埔寨脫離紅高棉統治30周年的紀念日。這個由柬埔寨執政黨人民黨所舉辦的大型紀念活動,共吸引了超過4萬人前來參與,首相洪森以及人民黨的數名黨員也出席了這場盛會。柬埔寨參議員主席謝辛在致詞時表示,這個紀念日的意義重大,它標誌著"柬埔寨歷史中最黑暗的一頁"已告一段落。謝辛特別感謝鄰國越南"拯救了柬埔寨",高度評價越南志願軍為消滅紅棉政權屠殺人民的暴行而作出了重大犧牲,並及時阻止了人民遭進一步屠殺的厄運。(柬埔寨《星洲日報》2009年1月8日)

謝辛對於越南的感謝,很容易讓人聯想到1979年2月17日中國發動的"對越自衛反擊戰",也讓人對那場戰爭的正當性表示質疑,雖然中國現在盡量迴避和不提起那場戰爭,但面對歷史,我們必須要有勇氣正視,客觀公正去看待和判斷。中國當時發動的"對越自衛反擊戰"的主要原因就是因為越南入侵柬埔寨。30年後,面對那場戰爭,柬埔寨人為什麼向"入侵"的鄰國越南表達了誠摯謝意,而對中國隻字不提呢?我們很有必要回顧對於柬埔寨人來說簡直就是夢魘的那段恐怖歲月--紅色高棉政權統治時期。

柬埔寨共產黨於1950年代成立,當時是越南共產黨的分支。至1970年代改為柬埔寨民主黨(Party of Democratic Kampuchea),後被稱為法語的"紅色高棉"。1970年3月18日,朗諾將軍(Lon Nol)趁西哈努克親王(Norodom Sihanouk)到中國訪問時,推翻其政權。西哈努克其後流亡北京,當時赤柬(紅色高棉)與朗諾政府為敵,西哈努克在中國政府的支持下扶持紅色高棉(赤柬)去奪取朗諾政權。1975年4月17日,赤柬攻佔金邊,推翻了朗諾政府,並建立了"柬埔寨民主共和國"(紅色高棉),其領導人波爾布特。紅色高棉政權從此在柬埔寨開始了近四年的血腥統治,柬埔寨人民墜入了人類最為黑暗的悲慘世界。波爾布特執政期間,推行非常恐怖統治,試圖將柬埔寨改造為不分任何階級的社會,將所有城市居民強行驅趕到農村,進行全國大清洗。波爾布特政權以美軍將空襲金邊為借口,向金邊人民喊話,要求居民疏散到鄉下,並許諾三日後可以返回首都,要求居民不必帶任何財產,金邊居民下鄉後,大部分遭到紅色高棉政權的屠殺,能活著回到原住地的不到一半。

紅色高棉執政初期,被清洗者包括原城市居民,特別是與西方有接觸、受西方教育的知識分子和為朗諾政府工作的人員。後期,被清洗者則包括紅高棉革命時的各級幹部。在波爾布特的統治下,貨幣被取消,人民於公社內勞動,並禁止在公共食堂以外取食。在赤柬近四年的管治下,大量人因飢餓、疾病、過度工作而死亡;也有大量人因為政治原因、或因犯各種小錯而被刑決。據不同的統計,紅高棉統治期間死亡的柬埔寨人估計在一百二十萬至三百萬,占柬埔寨當時人口的約四分之一,其中還包括21.5萬柬埔寨華裔,並幾乎殺光了1萬餘名在柬埔寨的越南裔。

1978年5月,紅高棉大清洗激發了反波爾布特的叛亂,流亡者在越南成立了"柬埔寨民族團結救國陣線",領導者是紅色高棉曾任師長、省委書記的高層領導人韓桑林(現任柬埔寨人民黨名譽主席、柬埔寨國會主席)。1978年12月25日,在韓桑林的帶領下,10萬經歷越戰洗禮的越南"志願軍"發動勢如破竹的進攻。雖然不少柬埔寨人對越南軍隊的到來感到恐懼,但越南軍隊仍在不少投誠的紅色高棉人士和受赤柬殘酷統治的柬埔寨百姓引領下,僅用兩周時間,於1979年1月7日,越南人攻佔金邊,推翻了紅色高棉的恐怖統治。中國政府隨後以越南軍隊侵犯柬埔寨為由,於2月17日,中國發動了"對越自衛反擊戰"。

30年後,當柬埔寨人在慶祝推翻紅色高棉政權時,謝辛代表柬埔寨人民向越南協助推翻波爾布特政權表示了感謝,讓我們對那段歷史有了重新認識和了解。在2006年1月25日,中國《參考消息》報在第3版刊發了消息,標題是《審判紅色高棉程序即將啟動》,根據聯合國與柬埔寨政府達成的協議,一個特別權力機構正在為成立審判法庭作準備。"現在終於有望看到,對在1975年至1979年期間導致數百萬柬埔寨人死亡的人,採取一定的司法措施"。紅色高棉的領導人波爾布特於1998年死於心臟病,目前被法庭拘留等待受審的紅高棉領導人,包括二號人物農謝(Nuon Chea)、前外長英薩利(Ieng Sary)和妻子英蒂麗(Ieng Thirith)、康克由(Kaing Guek Eav)。康克由的審訊預計在2009年3月展開。其他人由於年事已高或患病,審訊則將展延到2010年或以後。這些人將面臨戰爭罪、群體滅絕罪及反人類罪起訴和審判,以告慰被他們殘害致死的數百萬柬埔寨無辜民眾。當波爾布特領導的紅色高棉以血腥和殘暴在書寫人類的野蠻史時,歷史必將對這些殘暴和毫無人行的人類垃圾進行清算,把他們牢牢的釘在歷史的恥辱柱上。

中國曾是紅色高棉的支持者,迄今沒有人站出來對那段歷史進行反思。自稱是"毛澤東學生"的波爾布特(見《國際廣角》一書第222頁)1975年6月在中國,已經病重的周恩來還善意地勸告他們,不宜這樣做。波爾布特等人卻驕傲地宣稱:全世界的革命者都可以從柬埔寨學到很多經驗,"從金邊撤出所有人口這樣的創舉,是任何國家的革命都是不可能做到的"(見《國際廣角》一書第221頁,《百年潮》精品系列叢書之一,上海辭書出版社2005年12月第1版)。波爾布特"毛澤東的學生",也得到了現任柬埔寨首先洪森的印證。2007年4月5日香港出版的《亞洲周刊》專題報導,洪森認為"中國文革的思想根源是毛澤東思想,波爾布特的思想根源於毛的思想,毛的思想在柬埔寨得到實踐,但也證明是失敗的"。紅色高棉製造的那段慘無人道的歷史,必將隨著正義的審判而剖開隱藏在他們自稱莊嚴革命理想下的無恥行為。中國曾在讓無產階級革命火種蔓延全世界的精神感召下,給予了紅色高棉無私的"支持援助",正是波爾布特所謂的崇高革命理想,卻把柬埔寨數百萬人推進了萬劫不復的地獄。紅色高棉頂著赤色的光環,終於在歷史的正義車輪下湮滅了光環,留下一道凄慘的人類血紅歷史。

網友跟貼

*毛與波乃一丘之貉、兩個屠夫

*[轉貼]友誼關內埋葬越戰死者的萬人山被推平

友誼關下嘆"友誼"

兩年前,應廣西朋友邀請,我曾參觀了這場所謂自衛反擊戰的象徵性地方--友誼關。

友誼關是中越邊境上最大、最重要的關防,它位於憑祥市區西南18公里處,兩邊高山矗立,形勢險峻,卡在峽谷通道上。它是一座城樓式建築,樓高22米,底層是厚實的城牆,中央為圓拱頂的城門,非常雄偉。鑲在拱門上的"友誼關"三個大字,是陳毅元帥親筆題書的。

友誼關歷史上曾叫鎮南關,始建於明代洪武年間,它是中國古代九大名關之一。1885年,清軍名將馮子材率軍在此痛擊法國侵略者,取得舉世聞名的鎮南關大捷,如今這裡還留有中法戰爭古戰場。中共建政後,先是改"鎮南關"為"睦南關",為更加彰示中越"同志加兄弟"的深厚情誼,後又改為"友誼關"。

可惜友誼關下無友誼,橄欖樹下無和平,這座曾在中國援越抗美戰爭中大展友誼風采的雄關,轉眼間又成為了中越交戰的焦點。從1979年2月開始後的六、七年間,這裡戰火連年,彈痕遍地,無數中國老百姓的子弟,不知為了什麼,命喪邊關,屍陳荒野,就在憑祥高速公路旁,有一座埋葬他們的地方叫萬人山。

陪同參觀的邊防站指導員,指著山上的叢林說,那兒還埋著地雷;指著邊關的牆壁說,這裡還留著彈孔。

然而當我登上友誼關城樓,卻是一番完全不同的情景:上下三層的展覽,全是友誼與和平,全是同志加兄弟,一篇篇文字,一幅幅圖片,令人遙想中越兩黨的親密無間,情深誼長。全部展品中,沒有一個字,沒有-幅圖,說到二十多年前發生在這裡,牽動著全球的那場戰爭,似乎壓根那場戰爭就沒有發生過,友誼關真是名副其實的友誼關。

我為此十分詫異,廣西朋友說,這不算什麼,友誼關內那座埋葬戰死者的萬人山,已經被推土機推平,成了開發區了.........

可憐友誼關下骨,猶是父老夢裡人!

對此,我無話可說。

*學習了,謝謝提供。又了解了一段真相。

高級軍士

生活在恐怖之中的國人,了解真相太難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來源:凱迪網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