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新聞 > 科教 > 正文

NASA:火星上有生命痕迹 人類恐缺乏承受力

火星上有生命嗎?距離謎底揭曉的日子可能不遠了。

“水手”探測器上世紀70年代拍攝的火星。NASA

近日,NASA行星科學部主任Jim Green在接受採訪時表示,在尋找火星生命方面,NASA正在接近一個重要時刻。屆時,NASA將會有一些重要的結論要宣布,但人類可能還沒有做好接納這些發現的準備。

在接受英國《每日電訊》報的採訪時Green表示,那會是“革命性”的發現,就像哥白尼宣布“我們圍著太陽轉”一樣。它會為人類開闢一條新的思路。他認為人類還沒有為接受這一發現做好充分的準備。

隨著NASA日益接近這一革命性的發現,Green感到的是憂慮,因為他不知道這樣的發現在公布之後,會在人類社會中引起什麼樣的後果。

發現被公布後,必將會引發一系列科學疑問。比如那些生命是否和我們相似?我們之間有什麼樣的聯繫?生命是否能夠跨越行星遷徙,亦或我們只是偶然之間,在合適的環境中基於我們所在環境的化學特點而產生的?

在通過福克斯新聞發布的聲明中,NASA新聞發言人Allard Beutel表示,NASA對於前往火星的考察任務感到興奮,未來的火星任務會提升人們對發現地外生命的期待。

他表示,登月促使人類對自身在宇宙中的地位進行了反思,發現地外生命也足以使人類文明在整體上發生變化。在此過程中,NASA將會努力確認所有發現,並儘可能地與全世界分享所獲的信息。

NASA將於2020年7月發射“火星2020漫遊車”,其主要使命就是尋找火星生命的真相。NASA已經選定了Jezero撞擊坑作為漫遊車的著陸點,它將於2021年2月18日著陸在火星表面。Jezero撞擊坑被認為是最具科學價值的考察點之一,原因之一是那裡可能有一個河流三角洲遺迹,古老的有機分子和微生物活動的跡象可以在那裡留存幾十億年直至今天。

與此同時,歐空局的ExoMars火星車也計劃於2021年3月在火星著陸。Green表示,這兩大著陸探測任務將讓我們有極大的機會在火星上發現生命,因為它們都將在火星表面進行深層的挖掘探測,而這是人類以往在對火星生命探測的過程中從來沒有做過的。

上世紀90年代起,一門新的學科“天體生物學”開始興起。自那以後,人們便一直致力於尋找極端環境下的生命。人們發現地球深處存在著大量生命,人們發現核反應堆中存在著大量生命。在地球上,生命的底線是只要有水,生命就會在哪裡出現。

2018年,NASA宣布“好奇號”在火星上的一處古代湖床的岩石中發現了有機分子。這些石頭形成於幾十億年以前。而8月發布的一個研究結果表明,火星曾是溫暖和濕潤的,暴雨曾經在火星上肆虐,河流曾經在火星上流淌。在距今30億至40億年前,火星曾經擁有一個對生命十分友好的環境。本月7日,NASA又宣布在火星上發現一塊富含礦物鹽的岩石,而這塊岩石,是火星上曾經存在含鹽淺水湖泊的證據。

“好奇號”在一塊火星岩石表面發現的裂紋網格。這樣的網格可能是30多億年前的泥漿層乾燥形成的。NASA/ JPL-Caltech/ MSSS

火星上有生命痕迹!發現鹹水湖其中或藏有火星生命

在太陽系中,地球是一個獨一無二的存在。和其它星球不同,它是一個充滿了生命氣息的星球,和其它星球顯得格格不入。而科學家們相信,在太陽系中一定還有存在其它生命的星球,這也是我們不斷探索太陽系中各大星球的原因。而不負眾望,科學家們發現,有很多星球的確很可能出現生命,最有可能的就是火星了。

早前,科學家發現了火星上有水流的痕迹,預測火星在很早之前一定存在液態水,而存在液態水就說明在很早之前,火星上很有可能有生命的存在。而最近的一個發現,似乎讓我們離火星生命更進一步。

最近NASA的好奇號在火星勘探時,發現火星上出現了鹹水湖的痕迹,而且裡面很有可能隱藏有火星生命。

這處火星的鹹水湖位於火星著名的蓋爾環形山附近,通過分析在蓋爾環形山採集到的突然樣本,美國科學家發現其中蘊含有各種鹽類,而其中的硫酸鹽被證實是在水蒸發後留下的東西,這就證明了,在很久之前這裡存在有一個古老的鹹水湖。

科學家很早就發現,火星在距今37億年以前,是一個溫暖濕潤的星球,但是在之後的時間裡,突然氣候發生了某種劇烈的變化,導致火星表明變得乾旱。這次的發現再次驗證了這一點。

在地球上,像這類的鹽水湖中會出現很多不同的生物群落,所以在火星上的鹹水湖中,很有可能存在有類似的生命,即使現在這些生命消失了,但是很有可能發現這些生命存在過的蛛絲馬跡,比如各種化石等。目前科學家們並沒有能力往火星更深的地下探測,但是隨著好奇號對火星地表更加深入的觀察,一定有更多驚人的發現。相信總有一天,人類能夠發現火星變成現在這樣的秘密,這對於人類掌握地球的氣候變化也有很大的幫助。

現在地球的氣候相對於之前來說,有了非常大的變化。對很多野生動物來說,現在的地球環境變得越來越不適合它們的生存,因為不能適應環境的變化,它們也在逐漸消失。地球環境對人類的影響也同樣很大,如果地球上的物種進一步滅絕,地球的生物圈可能會被極大地破壞,到時候人類必將自食惡果。

前NASA科學家:確信美國上世紀70年代火星探測發現生命存在

據《科學美國人》(Scientific American)近日刊發的署名文章,一位前美國宇航局(NASA)科學家提出,他確信NASA在上個世紀70年代的火星探測任務中已經發現火星存在生命的鐵證,但NASA令人意外地中止了進一步探測。

吉爾伯特·列文(Gilbert Levin)是前NASA科學家,曾經負責NASA在上個世紀70年代探測火星微生物的科研項目。

吉爾伯特·列文(Gilbert Levin)是前NASA科學家,曾經負責NASA在上個世紀70年代探測火星微生物的科研項目。在近日刊發於《科學美國人》的專欄文章《我確信我們在1970年代發現了火星生命的證據》(I’m Convinced We Found Evidence of Life on Mars in the1970s)中,列文表示,當年的火星探測任務已經發現了生命存在的鐵證。

“有什麼反證證明火星不可能存在生命呢?令人震驚的事實是,一條都沒有。”列文寫到,“而且,實驗室研究表明,某些陸地微生物可以在火星上生存。”

列文表示,NASA於1976年首次開展火星實地探測,將“維京著陸器”(Viking Landers)1號和2號送上了火星。兩個探測器分別在相距4000英里的兩個地點著陸,並在那裡提取了火星土壤樣本。NASA的科研目標是檢測火星是否存在生命跡象。

列文負責一項名為“標記釋放生命”(the Labeled Release life)的檢測項目,該項目將火星土壤樣本跟有機化合物相混合,觀測是否有二氧化碳的釋放。列文表示,如果火星土壤中有微生物,它們就會代謝這些有機化合物並釋放出二氧化碳。

NASA於1976年首次開展火星實地探測,將“維京著陸器”(Viking Landers)1號和2號送上了火星。兩個探測器分別在相距4000英里的兩個地點著陸,並在那裡提取了火星土壤樣本。

令人震驚的是,最初的檢測出現了4項陽性結果(即有二氧化碳釋放),兩台著陸器的測試結果相同。

然而奇怪的是,當NASA試圖檢測到底是何種微生物時,卻一無所獲。

按列文的說法,NASA的結論稱,多項實驗“沒有提供著陸點附近土壤存在活體微生物的清晰證據”。

列文表示,自維京探測任務以來,其他探測任務也發現了諸多支持火星存在生命的證據,例如水和有機化合物,以及43項後續研究都不能直接解釋維京探測任務的發現。

“要而言之,我們發現:一個廣泛採用的微生物檢測實驗得到的陽性結果、通過有力和多樣控制得到的支持性結果、兩個著陸點可重複的LR實驗結果,以及43年中的任何其他實驗或理論都無法論證維京LR實驗結果不是微生物。”列文寫到。

列文表示,儘管維京探測任務的證據表明火星存在生命,NASA後續的火星實地探測任務卻沒有解開謎團。

“NASA已經宣布,2020年的火星登陸器不會進行生命探測實驗。”列文寫到,“根據公認的科學規則,我認為下一次火星任務應該進行生命探測實驗。”

列文建議,將來的火星探測任務應該配備更高精度的微生物識別設備,重新檢驗當年發現的證據。

“對於NASA所追求的‘聖杯’(holy grail)而言,新的研究將會提供重要的指導。”列文寫到。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南方都市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科教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