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言論 > 正文

李怡:面對無底線黑警 香港青年下一步怎麼辦?

作者:
現實是:警隊不可能崩潰,反而因為獲得政府和背後中共給予有史以來最大權力,和一張張禁制令讓他們對付示威者更加肆無忌憚;社會上大部份資本家、財團,始終站在有權者一方;國際媒體對香港的關注,已很難得,但不可能長期維持每天都高度關注;幾乎肯定政府已組織秘密警察或政治警察;接管港台、廢除公共廣播改為類似中央台的喉舌角色,對電視及新聞出版加以限制,看來日子都不遠了。

蔣芸昨天的文章問:下一步在哪裡?她說現在是年輕人最困難的時刻,進也不是退也不是,下一步該怎麼辦?

這也是香港許多人的疑問:抗爭的前景會如何?香港是回不到從前了,但往後該怎麼走下去?

網上有兩篇文章談到抗爭前景。一篇刊在「基進報導」上,講「軍政府時代已來臨:抗爭運動需要面對的八個現實」。現實是:警隊不可能崩潰,反而因為獲得政府和背後中共給予有史以來最大權力,和一張張禁制令讓他們對付示威者更加肆無忌憚;社會上大部份資本家、財團,始終站在有權者一方;國際媒體對香港的關注,已很難得,但不可能長期維持每天都高度關注;幾乎肯定政府已組織秘密警察或政治警察;接管港台、廢除公共廣播改為類似中央台的喉舌角色,對電視及新聞出版加以限制,看來日子都不遠了。文章又指韓國與台灣,從專權政治走向民主都奮戰了幾十年。因此,香港未來也會經歷極長的抗爭歲月,或3年或30年,香港目前這種灰暗局面可能成為日常。

另一篇刊在連登。文章引述美國政治科學家Erica Chenoweth作的研究,指出從1900到2006,世界323場社會運動,成功的幾個關鍵:一是參與運動的活躍人數占人口3.5%;二是支持者來自社會不同界別;三是非暴力成功機會53%,暴力行動成功機會26%;四是要作長期經濟戰,罷工、罷市、罷消費最有效。文章認為,以上幾個條件,香港都具備,尤其和勇不分、互相合作,以及罷消費和黃色消費圈等已在實施。文章說見到許多手足被濫捕很心痛,但被捕的手足絕不想抗爭者內訌和灰心,累同頹就休息一陣,之後就是繼續行動!

兩篇文章都各有道理。但我也有些不同意見。

關於一百多年的社會運動的成功率,我覺得應該分開社運是在文明國家發生,還是在專制國家發生。就世界範圍來說,相信323場社運絕大部份是在文明國家發生的。在專制國家發生的社運,專權鎮壓的力度大得多,我相信3.5%人數參加是不會成功的。許多人講非暴力抗爭的成功例子,包括甘地、馬丁路德金、曼德拉等,實際上他們的抗爭對象,都是較文明的政府。曼德拉在自傳中說他在南非監獄裡,常常與獄警對抗,獄警也奈何他不得,因為這些南非種族主義者雖不是好人,但做人還有底線,這底線就是不隨便打人。但在中國,和香港的黑警,有做人的底線嗎?

此外,韓國、台灣爭民主的對象,是本國的強權,強權依靠的外國是民主國家特別是美國;而香港的抗爭對手,則不僅是本地的港共,而且是背後更強大更野蠻的中國強權。難度比韓台都大得多。但另一方面,現在的國際形勢、全球的主流意識又與數十年前不同了。而中國面臨的經濟困境,中國對香港這個國際金融中心的依賴,美國和西方國家在經濟上、在對華方略上,對香港的重視程度,都不是當年的韓台可比。這是對香港抗爭形勢各有利弊的因素。

中共四中全會後,許多人都去分析中國對香港的未來政策。我同意蔣芸所說,「與其去想當權者的套路、手段,不如找出一條真正可以走下去的道路」。利用現在民意中大幅度傾向抗爭者的優勢,擴大和延續在經濟和社會範圍的擁黃制藍的抗爭,保持長期作戰的心態,就是可以走下去的路。如連登的文章所說:「要記住:輸咩都可以接受,就系唔可以輸自己」。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