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習主席行了 毛主席完了」——貿易戰衍生豬肉政治

作者:

美中貿易戰的利好消息傳出,儘管中國股市並沒有較為興奮的反應。同時,不確定因素仍然存在,即是說,中國方面開出的「全面取消加征關稅」(不只是25%升到30%那部分)作為大量進口農產品的條件,是否被美國接受,仍有懸念。好一點的情況是,這個條件提出來後,第一步協議實施後,再慢慢談。

無論如何,貿易戰對中國社會心理產生的巨大影響,遠遠超過經濟層面。直言之,習近平數年民生牌的好效果悄然歸零。

有紮實調查形成的分析數據可以證明上面的結論:

第一,2019年5月初—9月末,一百五十天,純豬肉上漲172.6%,豬骨上漲126.8%;同時,其他肉類(主要是雞肉)被帶動上漲75%,而蔬菜則環比(九月比八月)上漲30%——這裡面天氣變冷因素佔到一半。

第二,2019年1—9月,縣級財政完成預算的38.3%——時間過了四分之三,任務完成為四分之一點五二。到年底最好完成率不會達到65%,除非到十一月末,央行有「不言而喻」的提閘行為,容忍地方經濟實體將貸款絕大部分變通為地方財政收入(其如企業「借給」稅務機關「稅錢」即被迫提前繳稅)。

第三,前九個月的中央級預算收入水分很大,因為從地方上解而來的部分,靠信貸形成的比例不會低於30%,這是最保守的估計。但貸款繳稅不犯法,只繳納應繳部分不違規。

貿易戰期間尤其激烈時段,中國宣傳系統絕對不提國內受影響程度,而是以對美國總統的人身攻擊來做替代,以數據指謂美國農業損失慘重更是不二法門。中國的宣傳完全陷入罪性,比起過去曾有過的「討伐中宣部」之知識精英激憤,現在「血洗宣傳系統」的情緒在通過網路了解世界的青年中頗有之。當然,任何「血洗」都是不值得鼓勵的,但若社會發生崩解性情形,民眾手提鎬頭、棍棒「搗毀宣傳系統」的可能性是大概率事件。相比於政法系統,宣傳系統更為體制外知識精英所仇視,因為:(一)畢竟政法系統對基層民眾還有一個基本保護,儘管「警察脫下防寒服披在雪中老太身上」那樣的細節不乏形象策劃因素,但政法系統向民眾提供稀缺性保護還是基本事實;(二)宣傳系統除了站在高端進行蒙蔽,剩下的就是展示利益權威——每年公務人員的「年終精神文明獎」決策權在宣傳系統,而這項財政支出佔到地方財政支出的5%,是基層公務人員收入的六分之一。

反腐不指向宣傳部門是基本事實——成本不到千元的習近平新時代思想牆體化橫幅,可以在宣傳經費裡面報銷到七千元。有體制內一線經濟官員說:「除了賣搖頭丸,就數著宣傳部賺錢了。退了休,咱要是開個這樣的買賣兒就好了!」

在國安委運行機制中,宣傳系統是重要參與者,由它提出對體制外(有時會包括一些體制內的)知識精英的安全監控意見,其如,某位學者在境外發表一篇(不管是否政治性的)實名文章,會遭遇國安委宣傳構成人員的圈注。圈注(下載列印)後,交由國安委辦公機制討論,而後交給公安國保「去作業」——找作者(學者)談話,實施勸誘、威脅等。

特務統治中的言論控制導致了古典悖論復現,是為「忌則多怨」(語出《左傳·僖公九年》,秦穆公評論晉惠公)。白話說,就是統治體系禁忌越多,積累的社會怨恨就越多。所以,上面說到「血洗宣傳系統」,在社會崩解時期是很有可能的。既然搗毀的暴力行為出現,其稍微升級就是「砸爛狗頭」了。製造越來越多的禁忌成為最好的政治正確,也成為最微妙的形式主義。據悉,一位女教師因為稍有工作不滿而在即時社交平台說了幾句不滿,被自己的上級「連夜召見」(從鄉下趕到城裡)。據悉,全國不少初級法院有自己的內部條規,那些條規比程序法更有作用。

一般百姓的怨恨或許能被宣傳系統的蒙蔽降低不少,但是,貿易戰帶來的豬肉價格飛漲,使得他們不再相信習政治的民生牌。「喝上肉湯」是朝鮮的國政目標,並被中國人在網上諷刺,但是,現在「喝上肉湯」卻成了不少中國人的奢望。豬肉越來越政治化,中國的「豬肉政治」已經成型。這裡的豬肉政治不是指北京的中央層級有副國級領導人專門出來「抓豬肉」,而是說,習政治的民生牌在豬肉一節上大敗,從而導致了「不及格」情況下的「五十九分全算沒努力」。

在實際生活中,低檔餐館或是減少純豬肉類菜品供給(其如小燉肉與紅燒排骨只留一種),或是減量(其如一份紅燒排骨由原來一斤半減到一斤),或是加價(升幅均不低於25%),而加價並減量的情況亦有之。一些就餐者調侃說:「血壓高的,省葯了!」

中檔餐館提價幅度較大,未見可觀測的減量,但是,約有70%的毛氏紅燒肉菜品供給者取消了這道菜。因此,有官員身份的人在十分私人場合開玩笑(也是表達對習政治的不滿),說:「習主席行了,毛主席完了!」可以說,豬肉政治大大動搖了中國左翼政治的基礎。這裡的左翼政治不僅僅是指習近平「回歸毛澤東」的政治一系,更指向民間與官場交集的「崇拜毛澤東」之政治化程度較低一系。當然,無論是「回歸毛澤東」還是「崇拜毛澤東」,都是沒有真正理解毛澤東的表現。

在思想本質上,毛澤東有深刻且微妙的親美情節,其如青年時期對華盛頓的崇拜。再如,在文革之前,毛早年經楊昌而受的洛克主義還起作用。毛澤東贊某個合作社而言「一張白紙可畫最新最美圖畫」,就是洛克人類理解能力論及教育理念「Tabula rasa」(拉丁語)的翻版。後來,毛的「德智體全面發展」主張,更是對洛克德在智先主張的化用。有這些,才有毛在1969年一改持久戰而為主動聯繫的對美改善(促建交)決策。

從思想底蘊山,習近平不可能「回歸毛澤東」,而是學習斯大林。斯大林鄭治的根本就是「多忌」,最後,消滅了體制內知識分子的精英意識——現在,更多的俄國知識精英醒過味兒來,指稱斯大林消滅精英的國策才是蘇聯解體的罪魁禍首,而不是赫魯曉夫的秘密報告,也不是勃列日涅夫的腐敗泛化,更不是戈爾巴喬夫的公開性政策。應當說:消滅一個文明,在於消滅它的道統。文明的道統就是知識分子的精英意識,精英意識的效用在於在危機時期、危亡之際承擔社會責任。至於已經被念得俗濫的「滅國去史」,連三流的見識都達不到。不足與論!

以消滅道統為己任的習近平在中美貿易戰中,不會實質性「斬獲」。就算美國農產品大規模進口後,中國豬肉價格降下來,也不會回到今年五月前水平。而今的中共黨內,越來越多的官員開始「公開發表不當言論」。如果不是級次比較高,加上在官場競爭結下私仇,沒人會舉報此類言行。「習主席行了,毛主席完了」——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官員自身的思想灰化程度,就是說:當官沒了自尊,甚至官員身份成為高端私人交際中很沒面子的符號。所以說,貿易戰產生的豬肉政治絕對不是一件簡單事情。從戰略學上講,貿易戰的真正效果已經超過了經濟博弈本身,而成為改變中國社會廣義政治生態的基因改造工程。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縱攬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