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政黨 > 正文

王丹:中共低估了香港人的勇氣

作者:

11月12日,在香港中大,防暴警察瘋狂發射催淚彈,學生統計,發現有2000多發彈殼。(宋碧龍/大紀元)

最近我跟朋友聊天,大家最關心的,還是香港目前的局勢。我們這些曾經參與過八九民運的人,對香港都有一份特殊的情感,也可以叫「香港情結」。是這種情結,讓我們從內心深處關心香港;也正是這種情結,讓我們對香港人的群體特質,香港人的民心,有了更多更深的了解。基於這樣的了解,我必須說,香港這次抗爭運動能夠發展到今天,在很大程度上講,是因為中共低估了香港人的勇氣。

為什麼這麼說呢?讓我先來講一件往事:1991年1月24日,在經過了一年半的秦城監獄的關押審查之後,中共當局對我參與八九民運一案進行開庭審判。消息在之前,已經通過媒體傳到香港。結果,香港大學的學生們推派代表,以「專上學聯」的名義,於開庭當日,來到北京市中級人民法院門前要求出庭旁聽,遭到拒絕;又轉往人民大會堂,向全國人大常委會申述,當然,也沒有結果。這個過程聽起來簡單,但是,不了解那段歷史的人不會知道,在1991年那時的政治氣氛下,敢於赴京,公開為我請願,這需要多麼大的勇氣!他們根本就是冒著陪我一起坐牢的危險來的。而那次冒險赴京的香港學生領隊,就是今天香港「支聯會」副主席蔡耀昌。從那時到現在,以蔡耀昌為代表的香港民主力量,30年來,從來沒有停止過紀念「六四」、爭取民主的鬥爭。

我講這件事,是想要說明:香港人的勇敢,和他們對於民主的堅持,是不了解情況的人,不知道這幾十年來香港發展狀況的人,根本無法想像的。中共在1997年收回香港,按照他們的既定步驟,想通過溫水煮青蛙的方式,慢慢改變相關的社會體制,扼殺香港的自由,讓香港完成所謂的「真正的回歸」。這是他們做出的第一個誤判,他們以為香港人會慢慢地被洗腦,放棄對民主自由的堅持。這次香港抗爭運動的起因,就是港人對大陸中共專制體制的不信任和反彈,這一點就證明了中共的判斷是多麼的錯誤。

接下來,北京就做出了第二個錯誤的判斷。那就是,按照他們習慣的思路和做法,面對港人對民主的堅持,他們決定以國家暴力來鎮壓港人的反抗。在北京當局的授意下,港府擺出強硬立場,絕不接受港人的主要訴求。同時,在中共的配合下,動用警察力量,通過毆打、逮捕、制定新的禁制令,甚至讓港人付出生命的代價。用了種種的暴力手段,以為這樣,就可以嚇唬住港人,讓他們放棄抗爭。事實已經證明,中共對港人真的很不熟,很不了解他們,完全低估了港人的勇氣。前不久,為了悼念莫名死去的周同學,十萬港人集會,點燃憤怒的燭火,這表明港人完全沒有被嚇倒。相反,很有可能會因為這樣的暴力行為而被激怒,導致運動進一步升級,導致勇武派得到更多的同情和支持。中共對港人的勇氣的低估,完全是偷雞不成蝕把米。他們習慣了用暴力打壓來維持統治,這一次,算是踢到了鐵板。

顯然,不答應普選,港人是不會放棄抗爭的。換上誰當特首,都不可能順利管治香港。即使中共派軍隊對香港進行接管,港人也不會因此而被嚇住,必定會以更強烈的意志進行反抗。讓我再說一遍,香港人的勇敢是中共完全無法想像的,再多的暴力,只能帶給中共更大的麻煩。

責任編輯: 李廣松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政黨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