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中國企業超1200億債券爆雷 創6年新高

《全景財經》12月3日報道,據Wind數據顯示,截至到12月2日,2019年以來已有156隻債券出現違約,涉及違約金額高達1213.51億元,雙雙超過2018年全年,創下近6年來新高。

今年中國企業債券違約超1200億元人民幣

據Wind數據,截至今年12月2日,已經有156隻債券違約,金額超過1200億元,創6年來新高。另外,12月份到期需要償還的債券金額達到5700多億元,對於一些此前發生違約的企業而言,再次違約概率較大。

今年156隻債券違約金額超1200億元

《全景財經》12月3日報道,據Wind數據顯示,截至到12月2日,2019年以來已有156隻債券出現違約,涉及違約金額高達1213.51億元,雙雙超過2018年全年,創下近6年來新高。

2018年全年,125隻債券出現違約,涉及違約金額合計1209.61億元;2017年全年,34隻債券出現違約,涉及違約金額合計312.49億元;2016年全年,56隻債券出現違約,涉及違約金額合計393.77億元;2015年全年,27隻債券出現違約,涉及違約金額合計121.77億元。

在156隻債券中,有50隻發行主體為上市公司,其餘106隻主體是非上市公司。此外,與2018年違約潮相似,民營企業依然是債券違約高發領域,157隻違約的債券中,近90%的違約債券主體為民營企業。

據Wind數據顯示,截至到2019年11月底,民企信用債(剔除金融債和ABS)存量規模為1.41萬億,違約債券規模超3200億元,違約率高達23%。

其他國企產業信用債(剔除金融債和ABS)存量規模約12萬億元,違約債券規模僅560億元,違約率不到0.5%。

對比可見,民企信用債、國企信用債的處境是冰火兩重天。

不過,評級為AAA民企債券較為安全,違約率2.8%,而AAA級以下的民企債券,出現嚴重分化。

AA+民企債券存量規模約5000億元,違約金額1087億元,違約率14.24%,低於民企違約率總體水平。

AA民企債券存量規模約3600億元,違約金額近1800億元,違約率48.69%,意味著買了AA民企債,接近一半的概率會違約。

違約原因基本都和資金流動性短缺有關,多數公司及其債券信用等級遭遇雙重下調。

據光大證券固定收益首席分析師張旭表示,28個申萬一級行業中已經有27個出現了違約,違約主體的行業覆蓋度很高。事實上,部分民營企業過度融資後盲目擴張,一旦資金鏈斷裂,更容易產生連鎖反應,進而發生信用風險事件。

天風證券固定收益首席分析師孫彬彬表示,在去槓桿和強監管的宏觀環境下,違約主體的主要融資渠道普遍受到限制,監管全面封堵各類表外和非標通道。

穆迪大中華區信用研究分析主管鍾汶權則指出,有一部分民營企業在債券違約之前,銀行出於風險控制考慮,已經抽貸了,這也是引發這波違約潮的重要因素。

從行業分布看,製造業、批發和零售貿易業兩個行業違約債券佔比超過一半,農林牧漁業、交通運輸和倉儲業、採掘業涉及違約債券規模居前。

從地域分布看,遼寧、江蘇、浙江、山東等地區違約債券只數居前。

年末5700多億信用債需要兌付

《金融界》12月3日報道,時至年末,債務危機隨時成為地雷引爆市場。

Wind數據顯示,12月份信用債總償還金額為5752.07億元,其中包括企業債、公司債、短融、中票和定向工具五大類別。

12月到期償還債券共有543隻,償還金額5481.23億元,佔比高達95.29%,是今年到期償還比例最高的月份。餘下較少的是提前兌付和回售,這兩者總共需要償付的不足300億,佔比較小。

Wind數據顯示,資本貨物行業總體要償還量最大,達2135.1億元。其後是運輸、公用事業和材料三大行業,每個行業都超過500億。規模最小是家庭與個人用品和製藥與生命科學,各自需要償還的金額不到10億元。

從需要償還債券類型上看,短融需償還3991.3億元,位居首位,佔比超過總量的一半以上,中票需償還741.3億元。其餘公司債、企業債和定向工具都在500億元以下。

從具體的公司來看,12月需要償還債券的公司共有503家。其中償債規模最大的是江蘇交通控股,合計償還量達120億元,隨後為中國華電集團、中國中車等14家,每家償還量都在50億元或以上,全部為國企或央企。

12月也有民營企業發行的債券到期。其中泰禾集團、國盛金控等5家需償債20億元或以上,另外恆逸集團等13家償還量在10億元或以上,剩餘57家償還量稍小,均不足10億元。

報道說,其中少數需要償還的民企前期已經發生國債券違約,12月份再次違約的概率仍較大。

責任編輯: 秦瑞   來源:希望之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