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江靜玲:香港抗爭 英國各界支持 左派為何噤聲?

作者:
香港理工大學圍城事件期間,工黨影子內閣國際貿易大臣把香港暴動分別歸咎於示威者和香港警方,這種各打五十大板的立場,全然無視於香港抗爭的源頭,更漠視香港警民對峙裝備上的巨大差距;曾在英國國會下議院引述毛澤東《紅皮書》的工黨影子內閣財政大臣麥克唐納面對是否賦與持英國國民海外護照的香港市民第二國籍時,更拒絕表示支持。至於工黨黨魁柯爾賓對香港問題則保持一貫沉默。

香港反送中運動屆滿半年之際,12月8日,世界人權日前夕,有80萬香港人走上街頭,持續表達「五大訴求、缺一不可」的堅持。(美聯社)

「國際人權日」(12月10日)今年將邁入70周年。香港民陣本周日(8日)發起「國際人權日」集會大遊行,呼籲全民上街,繼續向港府施壓,「五大訴求缺一不可」;在倫敦這裡,8日下午也與香港同步聲援香港民陣,要求香港特區政府恪守《世界人權宣言》,維護人道主義、尊重人權。

值此同時,距離英國12月12日大選僅四天時間。做為保證香港回歸中國五十年不變《中英聯合聲明》簽署國,英國新選舉出的政府未來對香港問題的立場如何?歷經這段期間香港因反送中引發的民主抗爭,英國下屆政府對中國北京政權態度是否更堅定?繼美國通過《香港民主與人權法案》後,英國新政府會對香港民主採取更實質的支持,包括給予持有英國國民海外護照(BNO)的香港市民第二國籍等等。

香港回歸中國22年,從未在英國大選中成為議題,在英國脫歐和其他諸多英國內政議題討論中,這次堪稱例外------英國第二大在野黨自由民主黨把主張給予持英國國民海外護照香港市民英國居留權列為競選黨綱,更是首見;執政保守黨內支持香港真普選,要求北京恪遵《中英聯合聲明》落實香港「一國兩制」的力度也明顯增加中。

2019年12月9日香港警察在一個公共汽車站執勤。(美聯社)

然而,英國左派人士對香港的民主抗爭活動,尤其是英國第一大在野黨工黨,迄今卻出奇安靜。英國左派對香港民主抗爭,對那些反對中國共產黨政權、爭取香港自由選舉和集會權的香港市民,包括諸多香港年輕一代的嘶聲吶喊,為何充耳不聞,甚至噤聲?

這種現象並非英國左派政治傳統,以1930年代西班牙內戰為例。在那場社會改革複雜的內戰中,英國左派儘管意見分歧,但至少同意在那場鬥爭中捍衛民主選舉產生的西班牙第二共和國至關重要。當時英國詩人奧登,以及史班德等人一致認為西班牙的這場內戰是當代不可避免和必須面對的政治挑戰;另一方面,同期的許多左派刊物編輯和作者,包括英國左翼作家歐威爾,雖然不同意俄國和共產主義在西班牙內戰中的角色,但也都選擇捍衛第二共和國,因為第二共和國代表民主社會。

歐威爾和上千名英國左派份子更進而加入國際軍隊,前往西班牙參戰,支持西班牙民選的第二共和國對抗法西斯主義。不幸,今天的英國左派,全然看不到這種精神,尤其是英國工黨。香港理工大學圍城事件期間,工黨影子內閣國際貿易大臣把香港暴動分別歸咎於示威者和香港警方,這種各打五十大板的立場,全然無視於香港抗爭的源頭,更漠視香港警民對峙裝備上的巨大差距;曾在英國國會下議院引述毛澤東《紅皮書》的工黨影子內閣財政大臣麥克唐納面對是否賦與持英國國民海外護照的香港市民第二國籍時,更拒絕表示支持。至於工黨黨魁柯爾賓對香港問題則保持一貫沉默。

2019年12月9日清潔工人在清理香港街頭的標語和塗鴉。(美聯社)

為什麼英國工黨和左派覺得支持香港人權和民主如此困難?其實不僅香港,在新新疆和維吾爾族問題上,以工黨為主的英國左派也幾乎未有表態。或許,中國對於英國左派來說,長期以來,一直是個盲點,許多人知道蘇共在俄國失敗了,卻未能完全明了中共在中國的暴行。否則,英國國會殿堂也不會出現左派資深政客引述毛語錄這種無知的行徑。

對此,一位同情香港的前工黨布萊爾政府內閣官員分析,英國左派可能錯誤的傾向把中國定位為社會主義國家,忽略了中國實際上是一個由中國共產黨統治的極權國家,更遺忘了歷史反覆告訴我們的一件事------沒有民主,就不會有社會主義存在。

對於香港,英國左派和工黨還有一個更大的盲點,包括柯爾賓在內的老左派一直視香港為資本主義象徵,認定聲援香港等同支持資本主義對抗社會主義。此由美國總統川普訪英時,英國工黨黨魁柯爾賓杯葛白金漢宮國宴,但卻欣然出席英女王為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舉辦的國宴,可以窺知。這種冥頑不靈的左派根深蒂固思惟,蒙閉了英國左派,以致迄今無法全力撐港反中。

(文章只代表特約評論員個人的立場和觀點)

責任編輯: 江一   來源:自由亞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