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 精品推薦 > 正文

赫本流產3次 結婚3次 被背叛 被洗劫:絕色背後 全是創傷

原生家庭破碎。

沒有父親。

童年時,納粹入侵,家裡被洗劫一空。

大哥、二哥全部失蹤,生死未卜。

她的舅舅和表哥們,當著她的面被集體槍殺。

成名以後,一度淪為票房毒藥。

婚戀亦不順。

她被稱為「渣男收割機」,結婚3次,被出軌多次,

流產3次。

她墜過馬,肋骨斷過,脊椎斷過,身心都是傷......

她叫奧黛麗·赫本。

史上最美女明星。

人人稱讚她的優雅。

但少有人知,她的絕色背後,有過怎樣的傷痛和孤獨。

1929年,赫本出生。

六周後,她染上百日咳,差點喪命。

她曾說:

「如果將來我要寫自傳,開頭會是這樣:1929年5月4日,我出生在比利時布魯塞爾。六周後,我告別人世。」

據說當時赫本已停止呼吸。

家人以為她已經走了。

但奇蹟般地,她又活了過來。

就像重生。

這件近乎神跡的事情,給了赫本受用一生的好心態。

她不止一次告訴自己:

「世間沒有不可能,如果說不可能,也是:不,可能。」

赫本是記者們的噩夢。

好萊塢的狗仔埋伏她多年,想挖出醜聞。

但多年來,一無所獲。

她乾淨美好如璞玉。

一如鏡頭前。

媒體人說:「是個人都會有醜聞。但,赫本是例外。」

《羅馬假日》男主角派克也說:

「她從不說人壞話、道人短長,從不笑裡藏刀、陽奉陰違......要愛上赫本,實在太容易了......」

當時的好萊塢縱慾成風,吸毒成習,潛規則成了明規則。

但赫本無可指摘。

她在這些混亂之外,活成蓮一般的存在。

她近乎完美,清澈如初。

可《生活》雜誌說:

「她是世界的公主、人間的精靈......心裡卻好像裝著奇妙的孤獨。」

怎能不孤獨呢?

那樣一個成長不順的女子。

赫本沒有父親。

生理上的父親是有的。

但在她6歲時,他就開始缺席。

一個毫無預兆的日子,他提著行李,離開家。

一去不回。

沒有音訊。也沒有交代。

「我感覺天崩地裂......

我6歲時,他就離開了我,讓我非常傷心。

我受不了再也看不到他......

可是,一天又一天,他再也沒回來。

父親離開了我,也讓我一生遠離了安全感。」

後來,父親回來了。住在倫敦的另一處。

從1936年-1939年,他去看望赫本的次數,不超過4次。

再後來,他被囚禁。

再再後來,他失蹤。

再見到父親,已經是20年以後。

他已至暮年,白髮蒼茫。

而赫本已名滿天下。

她遠遠地張開雙臂,想要擁抱他。

他卻無動於衷。

她問:「回家好嗎?」

他一臉漠然。

他似乎從始至終,都未曾知道「女兒」二字的意義。

1981年,父親去世。

她沒有去見他最後一面。

從英國回荷蘭不久,

二戰開始了。

「如果我們知道阿納姆會被德國兵侵佔五年之久,我們一定會飲彈自殺。

當時,我們以為噩夢下周就會結束,也許六個月後,或者明年——

我們就是這樣一天天挨過來的。」

納粹入侵後,

赫本家族被洗劫。

德軍沒收了家族的所有財產——工廠、房子、土地、證券、黃金、珠寶......

一夜之間,家裡空空如也。

她們陷入赤貧。

可還沒來及等她們回過神來,更可怕的災難到了:

殺戮。

當時納粹已經開始大規模屠殺猶太人。

赫本曾親眼見過,

老人、小孩、孱弱的人們......

被裝進運牲畜的車輛,

開往集中營,遭受集體大屠殺。

她自己,也差一點成為犧牲品。

有一回,赫本經過街頭,

被一隊納粹士兵發現,

趕上軍用卡車。

卡車前往的地點,是另一種人間地獄:

德國官兵俱樂部。

到了那裡,女人就是必死的玩物。

當時卡車上已經有很多女人,

大家蹲在地上,

被槍聲嚇得蜷縮成一團。

赫本以為自己沒救了。

但她命不該絕。

機會來了。

當時路邊忽然出現了幾個猶太人,

納粹士兵一見,停了卡車,舉著槍,跳下車,用槍托砸他們的臉,並大聲吼叫。

赫本趁此機會,

立刻敏捷地跳下了車,

彎著腰,一滾,從車底穿過,避開司機的視線,飛快地逃離。

每每想起此事,她都感到驚悚不已。

此後的每一天,

之於她,

都是劫後餘生。

赫本的親人,

卻沒有這麼幸運。

德軍入侵後,

赫本的母親和舅舅,暗中召集志願者,發起地下抵抗聯盟。

他們炸毀了德軍的軍需供應者。

不幸的是,

舅舅和表哥被捕了。

那天,納粹在中心廣場公開處決他們。

並將全城人都趕去觀看。

赫本和母親,就在人群中。

她看著親愛的舅舅和哥哥們,從卡車上推下,一字排開,被納粹士兵驅趕著走近圍牆,用槍抵在牆上。

她看著他們絕望的雙眼。

她看著一聲聲槍響後,子彈穿過親人的身體。

她看著他們當面被射殺……

她渾身都在痙攣般顫抖,

嚇得話都說不出來,

但不敢哭,因為納粹就在旁邊。

她只有抱著母親,無聲哽咽。

不久以後,

她的大哥和二哥也相繼失蹤。

大哥在戰爭中被俘。

二哥在抵抗時被抓捕。

都杳無音訊。

生死未卜。

「我們的天黑了,黑暗如潮水一般,淹沒了城市......」

但悲劇還在繼續。

1944年9月,「市場花園」戰役打響,

納粹的裝甲部隊開進,盟軍幾乎全軍覆沒。

十天後,

盟軍戰敗,

全城居民被迫撤離。

「到處都是廢墟和炮火,我們在轟炸中倖存,又被迫離開......」

大流亡開始了。

死傷無數。

多年以後,赫本說:「我才十多歲,就已然明白人性的殘酷。」

後來,她和母親躲在一所被遺棄的老房子里,度過戰亂。

她常年藏在地下室里。

沒有書。

沒有光。

沒有葯。

沒有食物。

她得了黃疸,差點死掉。

她買了一本《安妮日記》,一直不敢讀。

60歲時,她終於打開那本書。

然後痛哭失聲。

《安妮日記》的作者和她一樣大。

她們都在地下室避難過。

不同的是,赫本生還。

安妮不幸離世。

赫本說:「讀她的日記,如同從她的視角里翻閱我的經歷。我感到震撼,也悲痛得不能自抑。」

責任編輯: 趙麗   來源:周沖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精品推薦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