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論 > 動態 > 正文

林忌:港共圍剿黃色經濟圈 證明我們做對了

作者:
連串炮火,彷佛將香港人杯葛親中共商鋪、建構自己經濟圈的行為,指認為傷天害理的事,要令港共動員一切友好,以至統戰對象,以至地下的潛伏,一起出聲反對黃色經濟圈。然而,這系列行為正正說明黃色經濟圈打中了港共的要害

港共近兩個月來的文宣,不斷找人攻擊黃色經濟圈,上星期更令商務及經濟局局長邱騰華出來批判,而以「收成期」聞名的保險界議員陳健波,更要拍短片去反對;至周一(30日),更出動多份港共報紙與親共報紙,紛紛以社評攻擊黃色經濟圈,由抹黑為「黑社會行為」,到扭曲為「納粹德國」強分顏色,不一而足。

更奇怪的是,有一些長期罵香港人「港豬」、質疑港人未能「持久抗共」的政治人物,如陳雲,竟說「黃色經濟圈立場歧視」,質疑違反「普世價值」;又如黃洋達說黃色經濟圈是「政治審判別人」——與文匯大公香港商務等黨報有共同觀點。而另一方面,有些所謂「本土KOL」則不斷唱衰唱淡黃色經濟圈。而長期站在對立面的梁文道說要「明白」選擇政治消費模式的同時,卻把有人「裝修」破壞親共立場的「藍店」與黃色經濟圈的自由拉在一起講,簡直就是莫名其妙。

上述的連串炮火,彷佛將香港人杯葛親中共商鋪、建構自己經濟圈的行為,指認為傷天害理的事,要令港共動員一切友好,以至統戰對象,以至地下的潛伏,一起出聲反對黃色經濟圈。然而,這系列行為正正說明黃色經濟圈打中了港共的要害——因為港共在香港的統治,正是依靠紅色經濟圈,或以往學界稱為北京與香港商家的「邪惡聯盟」(Unholy Alliance)。

以往商家在香港做生意,同時在中國則全面配合中共的干預,再以「愛國」名義去做出種種配合中共的行為;當中國干預香港時,他們說要符合中國的法律,說要愛國愛港;由於以往香港人「政治冷感」,因此這些商家無論如何親共,都不需要付出任何的後果,仍然可以在香港與中國兩邊賺大錢──因為中共會欺壓港商,而香港人不會反抗。結果當然是向北京低頭,而受害的就是香港人本身。

即使沒有黃色經濟圈,港共都從未停止打壓過香港各行各業。就以中聯辦所操控的「三中商」書店為例,由於壟斷香港的出版印刷,令中共不喜的作者連書籍也遭禁售;又如國泰航空,早前只不過是要航班經過中國領空,為此就要政治審查到其員工,甚至連員工工餘在香港境內參加示威集會,也會被停飛禁,甚至把這些職員無理解僱,連工會主席也不例外;再來是近日香港的教育局局長更多翻批判香港的教師以至校長,甚至審查教材!近日有小學用美國國家公園的河流去比較中國受污染的河流,明明只是討論事實,也可以說成是「散播仇視國家的訊息」,然後再以此來審查打壓香港的教師。

上述的事例說明,港共天天在做的事,商界連反對都不敢,然而當香港人構建黃色經濟圈,他們就說成是「違反自由經濟」、反對選擇自由,以至「納粹」了。真相就是中共是絕對的欺善怕惡;假如港人沒有自己的經濟實力,就只有任人魚肉,這既是目前中共盡情打壓香港所說明的,亦是歷史上近鄰如韓國台灣爭取民主時,所最需要的支持;早前中共對「送中條例」的檢討,就是歸咎於香港的商界,並沒有齊心支持「送中」;因此我們成立黃色經濟圈,將持續地對香港商界造成壓力,也同時令北京無法全面肅清在商界的反對勢力(即使只是消極反對的微弱力量)。

要對抗港共的經濟封鎖,就只有倒轉操作的反封鎖;否則,單憑口說反對政治審查者,能阻止得到中共政治審查嗎?

責任編輯: 趙亮軒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